换一个角度看红楼梦(八)—糊涂的贾母导致混乱的大观园(全文)

换一个角度看红楼梦(八)—糊涂的贾母导致混乱的大观园

付明泉

红楼梦中对贾母的描写几乎是除了贾宝玉以为最多的了。这个贾府中健在的辈分最高的人被称为老祖宗。而其子贾赦,贾政对她的“言听计从”的绝对孝心也使得贾府所有人对贾母都是恭敬到了极点,这也正是封建社会家族权的核心,即族作为封建统治的基本单位,族长拥有对族人几乎任意处置的权力。

在这种情况下,族长的清明与否,或者说是否头脑清楚,具有修身养性治家的能力就显得无比重要了。红楼梦中对贾母描写基本是客观性的描写,几乎没有夹杂作者的看法在其中,如果非要找出点,似乎是比较敬重的态度,这当然和中国自古敬老之风有很大关系。

然而,在贾府中,贾母显然算不上什么明智的家族管理者, 她虽然拥有最高权力,但是似乎既不具有明察秋毫的智慧,也不具有含而不露的深沉,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糊涂透顶的老太太。

贾母喜爱贾宝玉,祖母喜欢孙子,无可厚非,然而还有几个同样的孙子则被她几乎忽略,这种偏心在一个大家族是要命的。更重要的是,她这种偏心毫无任何底线,这导致贾政(贾宝玉之父,贾母之次子)对贾宝玉也经常是无法管教,而贾宝玉,林黛玉,和所有贾府小姐丫鬟都清楚,贾宝玉有真神–贾母庇护,所以再惹出麻烦也没关系。

正因为如此,贾宝玉才大胆随心所欲的每天和一些丫鬟厮混,并且有了喜欢同性的嗜好–如琪官蒋玉涵(古代唱戏的男子)互换情物。读书成了绝对的副业,不谈功名还可理解,但是很多事情也因此变得刁蛮异常,如对丫鬟下属的窝心脚(踢到了袭人身上),把精力几乎都用在贬低丫鬟,或者为他们改变的名字(说丫鬟糟蹋了好名字)等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对于孙子贾琏,在贾琏偷腥被王熙凤看到后又来要砍杀王熙凤,贾母也仅仅说了几句,就马上对王熙凤说“谁没年轻过,和偷腥的猫一样,算不得什么”“谁以后再提这个事情,我就不饶谁”,这种毫无原则的溺爱孙子,自然使得贾琏等人更是变本加厉有恃无恐的沉溺酒色荒淫。

贾母在思维上固执而自负,这本来是很多有权力者和老年人的通病。但是很多拥有权力者依然能广泛的听取意见并加以深入分析和思考。这也是人们常说的“全听则明,偏信则暗”。贾母几乎是完全偏听偏信的,在别人和她说了尤二姐刁蛮之后,她马上相信了,对尤二姐马上180度转弯,说,“凤丫头对她不薄,她还这样,可见是个贱骨头”。而对她喜欢的凤姐等等则是一味的宠爱,对不喜欢的为她儿子的妾的赵姨娘则不论说什么,都像叱喝狗一样吆喝,完全丧失原则和底线,这样的做事,如何能让众人承认和归心?

拥有权力者的一个重要的原则是:可以让人不满意,但是不可以让事情不合理。因为人很容易因为自己的私利得不到满足而不满意一个事情,但是如果这事情本身是合乎情理的,那么旁观者清。显然,贾母完全没做到这点。贾母的偏听偏信和根据个人好恶不加分析的下结论已经成了一个致命之处。即使对她疼爱的林黛玉,当听说林黛玉生病是因为对宝玉有心所致,贾母马上说,“如果这样,我就白疼她了,那也就算了”,那种冷酷和下结论之快让人吃惊,至少要弄清楚原委思考后再下结论。这和清朝著名的孝庄太后(康熙之祖母)形成鲜明的对比,孝庄太后即使对所有大臣勤奋而为的奏折,也说出了“折子是最不可相信的东西”,可见其踏实和不偏听之心态。而被称为昏庸的晚清的慈禧太后,也对地方官员拜见报喜不报忧的时候,问出了几十个切中要害的问题,以至于官员出门汗流浃背,慨叹“老佛爷真神人也”。

当然,有人说,贾母当然不能和统领一国的太后相比,但是显然,这个庞大的家族犹如一个国家,层层的管家和下人丫鬟都需要最高权利者有高屋建瓴的智慧,贾母,显然,是无法做到这点的。

这么看来,一个糊涂的贾母,是造成胡乱大观园和家族最后惨败的原因所在,当然,贾府贾母之下的儿孙辈的愚孝和无能也是重要的因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