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角度看红楼(六)—-工于心计的袭人和率性真实的晴雯

另一个角度看红楼(六)—-工于心计的袭人和率性真实的晴雯

付明泉
2010年11月

每读红楼梦,看到太多女子的悲剧人生,总会无限的感伤。而落笔想写,第一个想写的却是红楼梦中着墨不多的出身低微女子–晴雯。在所有有着悲剧人生的红楼女子中,晴雯在所有女子又是如此不同,她因莫须有的勾引宝玉的罪名而被赶出贾府,不仅他人,连她自己都觉得担此无中生有的罪名是最为不值的。

在感到内心愧疚的宝玉的亲自前往她哥哥家去探望病危的晴雯时,晴雯说出了那个时代女子大不敢说的话“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只有一件,我死也不甘心;我虽然生的比别人好些,并没有私情勾引你,怎么一口咬死了我是个‘狐狸精’!我近日既担了虚名,况且没有远限,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而此刻的晴雯,已经无以送给宝玉,她狠命一咬,把指甲齐根咬下,将指甲搁在他的手中,又挣扎“将贴身穿着的一件的旧绫小袄脱下,递给宝玉”。

如果时间可逆,我们把时间回拨,也就这不久前,就在晴雯病后,精于女工的她还熬夜为了缝补一个贾母给宝玉被宝玉不小心弄坏的俄罗斯毛皮衣,也正是这拼死的一次修补,晴雯从此病情加重。

晴雯敢说敢做,性情直率。和她相反的则是那个被王夫人看作”温良淑德”的袭人,袭人和晴雯一样,都是贾母派来照顾宝玉的。但是袭人则”认定自己是贾母许给宝玉的“,于是很早就悄然做了宝玉的”婚前侍妾”。之后,则在王夫人面前表现出了对宝玉“不听话,不读书”的“忧虑”。王夫人也为此专门命令王熙凤给袭人的待遇要按“姨娘”的二两银子。

在晴雯为宝玉拼死修补衣服后,袭人则对晴雯说出了,我们这些人都可被打发,你是不能被打发的。表现了她的心计和忧虑。而率性的晴雯除了笑笑调侃,毫无防备。尽管袭人在宝玉看起来有所不同,但是显然,在大丫鬟的地位上,袭人依然感觉到更加貌美女红更好的晴雯的威胁。正是如此,袭人则终于找到机会,使得王夫人大怒,将晴雯赶出贾府。

袭人之后则在试探黛玉后,感觉黛玉过来后对自己威胁,于是在王夫人等面前则同王熙凤一起,努力使得王夫人贾母相信,宝钗更适合宝玉,而袭人终于可以得以在宽和的“二奶奶”宝钗下得以继续保持其重要的得宠的妾的地位。

在宝玉出家后,袭人依然通过背后的工作,使得王夫人相信,要把袭人另嫁,而嫁给蒋玉涵,众人都称”奶奶”也让袭人终于最终感觉满意,这也是袭人一直的奋斗目标,从下层社会步入上层社会的最终目标。

从红楼梦潜在的作者的描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工于心计的袭人,甚于利用自己达到个人目的的袭人,和一个率性真诚,敢怒敢言,内心善良的晴雯,正是作者的写作艺术,描绘出了两个本来同起点的女子因个性不同而导致最终命运不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