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毛泽东选集(7)—广大民众的行动改写历史 从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谈开去

mb_strimwidth(strip_tags(apply_filters(‘the_content’, $post->post_content)), 0, 190,”…”);

我读毛泽东选集(7)—广大的民众的行动改写历史  从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谈开去

付明泉
2011年2月12日

当埃及刚刚爆发街头游行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能想到这场民众运动会使得统治埃及30年的这个铁腕人物–试图终生任职并进行世袭家族统治的埃及的穆巴拉克最终无奈的辞去总统职务。然而历史就是历史,如同奥巴马后来所说的,“我们在见证历史”。 穆巴拉克在长期拒绝交出大权后,最终在民众的巨大压力下交出了总统的权杖。

这次运动,再次验证了“历史不是几个英雄人物写成的,广大民众才是真正能推动社会发展和改写历史的主力”。由此想到毛泽东在湖南做了32天的考察工作,在1927年三月写出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在这个报告中,毛泽东对不重视民众,尤其不重视中国农民运动的思潮和行为进行了批评,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毛泽东正式向党内和社会各界表明了农民在中国革命和发展中的巨大历史作用。毛泽东在其中,对农民作用的轻视思潮,对农民运动的否定思潮进行了全面的批判。他总结在半封建半殖民的中国社会,农民运动的具体工作,包括: 第一件 将农民组织在农会里; 第二件 政治上打击地主; 第三件 经济上打击地主; 第四件 推翻土豪劣绅的封建统治; 第五件 推翻地主武装,建立农民武装; 第六件 推翻县官老爷衙门差役的政权; 第八件 普及政治宣传; 第九件 农民诸禁; 第十件 清匪; 第十一件 废苛捐; 第十二件 文化运动; 第十三件 合作社运动。 其中毛泽东给了详细的说明,他尤其指出的是,千百年来没有做到的诸多点,在当时的农民运动大潮中都被实现。他尤其指出, “中国的男子,普通要受三种有系统的权力的支配,即:(一)由一国、一省、一县以至一乡的国家系统(政权);(二)由宗祠、支祠以至家长的家族系统(族权);(三)由阎罗天子、城隍庙王以至土地菩萨的阴间系统以及由玉皇上帝以至各种神怪的神仙系统——总称之为鬼神系统(神权)。至于女子,除受上述三种权力的支配以外,还受男子的支配(夫权)。这四种权力——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 而一个农民运动,则轻易将这些束缚打碎,这些绝对不是什么有意义的社会道德观,而是封建宗法压迫的东西。

而民众的力量,确实是最伟大力量,任何让人望而却步的独裁统治和一切看似强大的剥削权贵的警察军队系统,在民众的呼喊中,最重要的是在正义和进步的声浪中,最终出奇的脆弱,而一个微小火花,都使得独裁和一个看似铁统江山的政权瞬间瓦解。

广大的民众的呐喊和行动,是社会的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广大民众的正义的呼声和行动,是任何祭坛,警察,监狱,法庭和军队挡不住的,这就是人类的最高逻辑,是社会的规律,也是任何国家当政者和管理者必须遵守和理解的历史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