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毛泽东选集(6)—对毛泽东《实践论》的哲学的思考

我读毛泽东选集(6)—对毛泽东《实践论》的哲学的思考

付明泉
2010年4月14日

毛泽东思想,对中华民族近代是影响巨大的,全面的历史的而不是片面的割裂的认识毛泽东思想,对于分析中国社会,指导中国建设和革命,都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毛泽东曾被高举到神的位置,又被从神到了三七开,即三分错误,七分成绩。更有后来人用割裂的非历史的解释毛泽东思想,形成断章取义的理解和修正,甚至如南北迥异。

改革之初,有一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开始了真理大讨论。似乎邓小平这未可知的理论才是实践总结的理论,而实践长期总结出的毛泽东的一些理论就不是实践总结的理论。以此为开头,邓小平走上了领导岗位,开始了他的“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方针政策。而这个文章,作为所谓“思想解放的武器”和全面准确理解毛泽东思想的典范被抬高到一个特别的位置。在本文中,我们来讨论实践和理论的关系,那我们就不能不提到毛泽东的《实践论》。

什么是真理?在自然科学和社会学中,真理的问题,都依然在讨论之中,但是人们认识有普遍真理和局部真理的说法,类似一个全局变量,局部变量,也类似全局连续函数和局部连续函数。人们也认识到有相对真理和绝对真理的说法。总体来说,人类的认真都是阶段性认识,都是局部的,局限的,而非全程的,全局的。但是这个局部和阶段有长期和短期的区别,有更普遍和不普遍的区别。实践是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个回答是肯定的,是不是唯一标准,这个不清楚,姑且认为是肯定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这个实践是多大范围的实践,是多长时间的实践,是多少次的实践,而在形成了理论之后,实践是否又形成了理论,这个理论是否再次接受了再次实践的检验?

毛泽东在他的《实践论》中说明了实践的重要性,他说:“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实际的情形是这样的,只有在社会实践过程中(物质生产过程中,阶级斗争过程中,科学实验过程中),人们达到了思想中所预想的结果时,人们的认识才被证实了。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人们经过失败之后,也就从失败取得教训,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所谓“失败者成功之母”,“吃一堑长一智”,就是这个道理。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把实践提到第一的地位,认为人的认识一点也不能离开实践,排斥一切否认实践重要性、使认识离开实践的错误理论。”

实践是重要的,但是任何实践是否都准确呢?比如,我到了一个城市,连续几天都是下雨,于是,我总结,这个城市总是下雨,这对不对呢?显然是不对的。我又生活了一年,发现这个城市只有那个季节下雨,这对不对呢?这可能接近了真理,但是依然未必准确的反映这个城市的气候特征。毛泽东说过,”你想知道梨子的味道么?你就要亲口尝尝”,但是显然,毛泽东虽然强调实践,但并不认为实践的认识就是正确,他提出了螺旋式上升认识和实践的辩证关系。这也真正说明,我们不能吃一口鸭梨就说世界的梨都是这样的味道一样。

毛泽东在实践论中又说:“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从感性认识而能动地发展到理性认识,又从理性认识而能动地指导革命实践,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

显然,毛泽东承认并认识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是他同时也强调了实践总结的理论,再去指导实践的重要性,而不是单纯的唯实践论。因为单纯的一次的局部的少量的实践绝对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更不要说唯一标准,就如科学实验,不可重复的实验不是骗局就是谣言一样,是很难让人信服的。

 而简单的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就推翻长期时间总结的理论的指导作用和高瞻远瞩的效用,显然是孤立的,片面的,静止的,武断的看问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是是长期实践总结的理论,用实践又加以证明并没有反例出现的,这样的总结的理论可以说是无限接近真理,但是依然不是真理。

对于很多人类总结出的理论和经典道理,依然需要实践的不断检验,但是仅仅因为权谋之益,就用还没进行的实践或者简单的实践,或者自己凭空设想的实践去否定已有的也是经过长期实践检验的理论和思想,去替代以后的思想,而非要搞一套新的理论,然后就说成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貌似过去的思想就不是真理也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现在的新的完全不同的理论才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这是典型的障眼法,是错误引导,就如“摸着石头过河”(邓小平语)就不是普遍的实践总结的真理,也无法指导普遍的实践,因为河水不同,深浅不同,河流状态不同。先是混淆了实践的主体,实践的时代特征,实践的外在条件,实践的检验结果之后去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就会使之成了最不符合实践的,非客观的,非理性和非正确认知的非科学精神的说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