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毛泽东选集(4) 酸甜苦辣唯独没有甜:37岁的我再读当年41岁毛泽东写下的《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

我读毛泽东选集(4) 酸甜苦辣唯独没有甜:37岁的我再读当年41岁毛泽东的《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

 付明泉

2011年2月

上个世纪的一九三四年一月二十二日至二月一日在江西瑞金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毛泽东做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报告,在这个报告中,有个结论就是这篇著名的《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

这是一篇如此让人充满希望的文章和报告,这是一个让任何一个关心中华民族前途命运和有正义感的人不可能不激动的文章,这是一篇千百年第一次划时代的关心群众生活的文章。然而今天再读这篇文章,再看看今日中国腐败的社会和官场,心中真如翻倒了的五味瓶,酸甜苦辣却唯独没有甜。

毛泽东在这里谈了两个问题,他提出的第一问题就是关心群众生活问题。他说:

“我们对于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问题,群众的生活问题,一点也不能疏忽,一点也不能看轻。因为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 ”

他指出: “我们要胜利,一定还要做很多的工作。领导农民的土地斗争,分土地给农民;提高农民的劳动热情,增加农业生产;保障工人的利益;建立合作社;发展对外贸易;解决群众的穿衣问题,吃饭问题,住房问题,柴米油盐问题,疾病卫生问题,婚姻问题。总之,一切群众的实际生活问题,都是我们应当注意的问题。假如我们对这些问题注意了,解决了,满足了群众的需要,我们就真正成了群众生活的组织者,群众就会真正围绕在我们的周围,热烈地拥护我们。同志们,那时候,我们号召群众参加革命战争,能够不能够呢?能够的,完全能够的。”

他说,“ 在我们的工作人员中,曾经看见这样的情形:他们只讲扩大红军,扩充运输队,收土地税,推销公债,其他事情呢,不讲也不管,甚至一切都不管。 ”,他说, “我郑重地向大会提出,我们应该深刻地注意群众生活的问题,从土地、劳动问题,到柴米油盐问题。群众要学习犁耙,找什么人去教她们呢?小孩子要求读书,小学办起了没有呢?对面的木桥太小会跌倒行人,要不要修理一下呢?许多人生疮害病,想个什么办法呢?一切这些群众生活上的问题,都应该把它提到自己的议事日程上。应该讨论,应该决定,应该实行,应该检查。要使广大群众认识我们是代表他们的利益的,是和他们呼吸相通的。要使他们从这些事情出发,了解我们提出来的更高的任务,革命战争的任务,拥护革命,把革命推到全国去,接受我们的政治号召,为革命的胜利斗争到底。 他们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真心实意的爱戴, … 那末,就得和群众在一起,就得去发动群众的积极性,就得关心群众的痛痒,就得真心实意地为群众谋利益,解决群众的生产和生活的问题,盐的问题,米的问题,房子的问题,衣的问题,生小孩子的问题,解决群众的一切问题。

毛泽东说: “同志们,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反革命打不破我们,我们却要打破反革命。在革命政府的周围团结起千百万群众来,发展我们的革命战争,我们就能消灭一切反革命,我们就能夺取全中国”。

再读这篇文章,真是有说不出的滋味,在新政权建国70多年后的今天,在改革开放33年的今天,中国高官依然在高谈民生,而很少关注一个个冤屈的案子和无数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只注意漫天焰火歌舞生平,而不去真正关心和踏实注意民众的生活;他们只注意自己政绩、派系和权力斗争,而从没有去真心实意的关心人民生活,从没有真心去了解人民生活,从没有实在的去解决民众苦难。官员高高在上,依然以老爷自居,恨不能在有生之年,拿完几百代花不完的财富。说假话,办假事,装假脸,整个官场除了骗就是假,这样的政府官员和社会如何能关心人民疾苦,关心人民生活呢?

我亲眼看到政府门前和公安等部门门前的申冤者,一些满头银发的老人在雪地中长跪,而被保安公安警察牢牢的防守在外,他们仿佛如临大敌,我不相信这些人都是暴民,都是刁民,也坚决反对那个所谓“大知识分子的北大教授”称呼的访民99%精神都不正常的话。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毛泽东当时说的不满意政府工作的群众都是精神不正常者么?

中华民族千百年的悲剧是没有建立起真正的民众做主的制度,官员总是高高在上的,民众永远不是奴才就是暴民,而兴和衰,都是一些人的改朝换代,不是把人看做人的社会,官员从不认为自己是为民众服务的,而是觉得自己是为上级服务的并奴役民众的,中国一提管理,不是觉得该学习更多的提高管理效率的知识和学问,而是马上想到自己要当老爷,想到如何升官享受和为自己子孙聚敛财富。

在这个巨大执政党的创始人之一和开国者毛泽东做这个报告将近80年后的今天,中国广大民众依然是有冤无处诉,有苦无处诉,在剥削和压迫下,在毫无社会正义和社会公平的号称无阶级压迫的社会受着贵族特权阶层和多个衙门剥削,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民众的悲哀,有着千年文明的中国的悲哀,中华民族的悲哀,全世界每个华人的悲哀。

将近80年后,37岁的我再读当年41岁的毛泽东的这篇充满激情的讲话,我的全部感觉就是—-酸甜苦辣除了没有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