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毛泽东选集(3)—阶级的真实存在: 21世纪中国的中国的阶级状况 由毛泽东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谈开去

我读毛泽东选集(3)—阶级的真实存在:21世纪中国的中国的阶级状况  由毛泽东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谈开去

付明泉
2011年2月

随着社会发展,很多人鼓吹阶级的消亡和阶级划分的无意义。说什么资产阶级是最好的,人人都会是资本家。因为在一些人看来,”阶级的产生是必然的,社会不存在剥削”,而“能人主义”则大行其道,“有能力必然居于上层”“没能力人自然处于底层”遮蔽了阶级剥削的实质。

阶级的形成绝对不是能人主义和简单的能力造成,阶级的形成本质是剥削造成的,这种剥削是贵族利用特有的权力而形成制度而进行的剥削,比如提高工业产品价格,降低农产品的价格就可以实现对农民的剥削,对土地的无偿掠夺进行投资住宅等建设后就可以提高价格以实现对消费者的剥削等等。而税收,低劳动者工资,提高普遍必须生活品价格等都可以实现对劳动者的巨大剥削。

毛泽东在他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一文中,曾对中国20世纪20年代的社会阶层进行了分析,他指出:

一是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毛泽东在文章中指出: “在经济落后的半殖民地的中国,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完全是国际资产阶级的附庸,其生存和发展,是附属于帝国主义的。这些阶级代表中国最落后的和最反动的生产关系,阻碍中国生产力的发展。”。

二是中产阶级。毛泽东认为: “这个阶级代表中国城乡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产阶级主要是指民族资产阶级,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的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其政治主张为实现民族资产阶级一阶级统治的国家。”

三是小资产阶级。毛泽东划分其为:“自耕农,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 其中他认为由划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有余钱剩米的,即用其体力或脑力劳动所得,除自给外,每年有余剩。这种人发财观念极重,对赵公元帅礼拜最勤,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中产阶级地位。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敬的小财东,往往垂着一尺长的涎水。这种人胆子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和中产阶级颇接近,故对于中产阶级的宣传颇相信,对于革命取怀疑的态度。这一部分人在小资产阶级中占少数,是小资产阶级的右翼。

第二部分是在经济上大体上可以自给的。这一部分人比较第一部分人大不相同,他们也想发财,但是赵公元帅总不让他们发财,而且因为近年以来帝国主义、军阀、封建地主、买办大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他们感觉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从前的世界。他们觉得现在如果只使用和从前相等的劳动,就会不能维持生活。必须增加劳动时间,每天起早散晚,对于职业加倍注意,方能维持生活。他们有点骂人了,骂洋人叫“洋鬼子”,骂军阀叫“抢钱司令”,骂土豪劣绅叫“为富不仁”。 这一部分人数甚多,大概占小资产阶级的一半。

第三部分是生活下降的。这一部分人好些大概原先是所谓殷实人家,渐渐变得仅仅可以保住,渐渐变得生活下降了。他们每逢年终结账一次,就吃惊一次,说:‘咳,又亏了’这种人因为他们过去过着好日子,后来逐年下降,负债渐多,渐次过着凄凉的日子,“瞻念前途,不寒而栗”。这种人在精神上感觉的痛苦很大,因为他们有一个从前和现在相反的比较。’

四是半无产阶级。此处所谓半无产阶级,包含:(一)绝大部分半自耕农⑽,(二)贫农,(三)小手工业者,(四)店员⑾,(五)小贩等五种。绝大部分半自耕农和贫农是农村中一个数量极大的群众。所谓农民问题,主要就是他们的问题。半自耕农、贫农和小手工业者所经营的,都是更细小的小生产的经济。绝大部分半自耕农和贫农虽同属半无产阶级,但其经济状况仍有上、中、下三个细别。半自耕农,其生活苦于自耕农,因其食粮每年大约有一半不够,须租别人田地,或者出卖一部分劳动力,或经营小商,以资弥补。春夏之间,青黄不接,高利向别人借债,重价向别人籴粮,较之自耕农的无求于人,自然景遇要苦,但是优于贫农。因为贫农无土地,每年耕种只得收获之一半或不足一半;半自耕农则租于别人的部分虽只收获一半或不足一半,然自有的部分却可全得。故半自耕农的革命性优于自耕农而不及贫农。贫农是农村中的佃农,受地主的剥削。其经济地位又分两部分。一部分贫农有比较充足的农具和相当数量的资金。此种农民,每年劳动结果,自己可得一半。不足部分,可以种杂粮、捞鱼虾、饲鸡豕,或出卖一部分劳动力,勉强维持生活,于艰难竭蹶之中,存聊以卒岁之想。故其生活苦于半自耕农,然较另一部分贫农为优。其革命性,则优于半自耕农而不及另一部分贫农。所谓另一部分贫农,则既无充足的农具,又无资金,肥料不足,土地歉收,送租之外,所得无几,更需要出卖一部分劳动力。荒时暴月,向亲友乞哀告怜,借得几斗几升,敷衍三日五日,债务丛集,如牛负重。他们是农民中极艰苦者,极易接受革命的宣传。小手工业者所以称为半无产阶级,是因为他们虽然自有简单的生产手段,且系一种自由职业,但他们也常常被迫出卖一部分劳动力,其经济地位略与农村中的贫农相当。因其家庭负担之重,工资和生活费用之不相称,时有贫困的压迫和失业的恐慌,和贫农亦大致相同。店员是商店的雇员,以微薄的薪资,供家庭的费用,物价年年增长,薪给往往须数年一增,偶与此辈倾谈,便见叫苦不迭。其地位和贫农及小手工业者不相上下,对于革命宣传极易接受。小贩不论肩挑叫卖,或街畔摊售,总之本小利微,吃着不够。其地位和贫农不相上下,其需要一个变更现状的革命,也和贫农相同。

六是无产阶级。现代工业无产阶级约二百万人。中国因经济落后,故现代工业无产阶级人数不多。二百万左右的产业工人中,主要为铁路、矿山、海运、纺织、造船五种产业的工人,而其中很大一个数量是在外资产业的奴役下。工业无产阶级人数虽不多,却是中国新的生产力的代表者,是近代中国最进步的阶级,做了革命运动的领导力量。”

毛泽东的这篇文章,写于1925年,而其调查研究,应在这之前数年。实际上,毛泽东这一中国的现实阶级划分绝对不是表明“有钱就是犯罪,发财就是错误的”,他只是真切的指出中国社会的各个阶级的真实状况,中国社会的阶级存在和剥削关系的实质。那么今天中国社会是如何呢?中国科学院曾有中国官方发布的中国社会阶层的分析报告,有兴趣可以去读读。但是那仅仅是官方说辞,其中语言含糊不清,不能也不敢于谈论问题实质。中国近年网络广泛流行的过去的大款,官商,太子党,后来的蚁族,鼠族等等则代表广大民众的真实声音,也一定程度描绘出了中国社会的阶级状况的一些方面。

总体来说,从1949年新政权建立开始,中国就已经形成新的贵族阶层,建国元老和其后代阶层。由于毛泽东担心腐败的产生,担心他建立的政权进入古代封疆王朝的“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所以他试图通过一场场的政治运动对干部进行反复的整顿,这种方式虽然在一定程度遏制了腐败,但是由于历史的局限也造成了中国社会的一定程度的破坏。邓小平在1978年执政后,忽然一个转身,从革命走向了改革,而这个改革,则宣扬广泛的发财梦,不顾及任何道德原则和抛弃历史发展的延续性,从而使得中国大地出现新一轮的混乱和无序。“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论””摸着石头过河论”“发展是硬道理”“干部先富起来”等所谓的似是而非的理论使得中国大地沉渣泛起,各种自私自利的浑水摸鱼的龌龊不堪猥琐私利的东西全都泛滥起来。发财成了高层官员的真实梦想的实现,成了中层阶层的梦想,成了劳动民众的梦魇。在歌舞生平之下,工人农民的社会地位经济状况更糟,而官员则一掷千金,整个社会出现了极端不正常的畸形状态。

那么21世纪的中国的社会阶层如何呢?不论是否承认,不论欢迎还是反对,中国的资产阶级已经彻底形成,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而且这个新兴的资产阶级,不是封建社会末期那个代表那时时代进步的那个资产阶级,而是相当中国南北朝时期暴虐愚蠢的腐朽的没落的“用人乳喂猪,杀人如草芥”的腐朽的士族阶层。

文革结束后,中国出现了国家的貌似贫穷,但是邓小平为代表的元老看到了中国潜在的巨大财富,那就是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既不内债也无外债的现实状态。这是很容易造成几十,几百,几千,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富翁的社会状况。在毛泽东带领下,中国已经形成了门类齐全的工农业基础,基础建设基本完成,国防,科技,教育的基础已经全面完成,全国重工业部门齐全,在这样一个现实状况下,发展轻工业,用很少的代价和投入就能满足民众基本需求的改变是最能得到民心的。

正因如此,开放初期,全国民众欢心鼓舞,毛泽东时代的贫穷似乎一扫而空,过去政策错误成了家喻户晓的真理,而能带领大家发财致富的人也成了远近的能人。各级官吏招商引资,不亦乐乎,大家看到外面的世界,确定了这么年就是在愚民,害民,而这下改革,人们都富了。

在一阵狂热的时期过去以后,人们逐渐发现,巨大的财富逐渐被权力垄断了,过去属于人民和民众的工厂和企业在厂长负责制,股份制以后逐渐变成了家族的企业,一阵眼花缭乱的重组,合资,股份改造,外资进入,租赁以后,工人们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企业的主人,而等待自己的只有下岗,再就业和黯然离开。

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曾经无比欢欣鼓舞,他们感到自己的光辉时代到来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以后,他们才发现,自己需要一个老大,要当一次奴才,不然依然发不了大财,这个老大,就是中国新官僚和各级新权力者,民族资本家发现没有这些官僚做主子,自己永远是土人一个,没有他们自己永远还是下层的打工仔的头。而只要靠上了任何一级官僚权贵,人生就完全不同,资本的积累变得容易和便捷。一个政策或通知,一个规定和条例,就完全可以让自己财源广进,钞票如水,否则不论如何努力,也是朝不保夕。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招商引资显得拙劣,贷款办企业显得缓慢,直接从国有企业通过重组股份改造而探囊取物才来的快捷。大大小小的民营企业都通过各种办法以上市作为敛财的目标而不是继续发展企业的方式。由于资源的有限,如马克思多年前所说,直接赤裸裸的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成了有产者对无产者的直接掠夺方式。土地和工厂成了官僚特权阶层最能直接获得利益的物质资料。而通过有利于自己集团的政策,又使得广大工人农民的无偿劳动创造的有形和无形价值很快落到自己手中。

中国的当代的资产阶级,以特权阶层为第一个资产阶级,这个阶层十分隐蔽,他们无需企业和厂房,利用政策做杠杆,就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把银子轻易拿到自己的手中。他们高喊为人民服务,而很多人已经完全丧失了任何信仰,唯一信仰的就是“闷声发大财”。当然,他们最不能丢掉的就是权力,这个是他们命根子,丢掉这个,就丢掉了一切。

在特权阶层之下,是权贵阶层,这个阶层没有前者权力大,或者已经不在正规的权位上,但是他们和第一个阶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或者是前高官,或者是相应亲属,在一些委员会,理事会,协会中挂职,但是他们能力通天,和第一个阶层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他们可以影响政策的指定,可以轻易为了自己的一个利益就让无数劳动者蒙受损失。他们的私心是很大的,完全没有任何纪律约束,他们貌似自由主义者,他们装作能人,但是他们是可以为了自己煮熟鸡蛋而烧掉别人的房子的,他们利用政策的杠杆来达到剥削的目的。

在此之下,就是民族大资本家,他们很多人也非实干发迹,但是比前两者要辛苦些,起步也艰难些,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拼杀接触到了前两个阶层的人物,然后就开始利用其中的关系运作,他们是开始被民众定义为企业家和能人的人,或者叫做老板的人,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不是真正的老板,真正的老板,能决定他们生死大权的人是前两个阶层的人。

在民族大资本家下是中小民族资本家,他们和上层权贵资本阶层也努力保持联系,不然也很难生存,但是他们很难巴结上真的大权力阶层,因为他们的资本不够雄厚,手法不够大,还不足以让官僚资本和权贵和他们合作,他们每天渴望的就是如何真正走入上层社会,或者期盼国家有一天忽然下达什么政策,有运气的让他们改变命运。

在这几个阶层的资本家中,中小资本家的迷梦最多,他们有时摇摆的摆向下层民众,当他们对上层权贵和大资本阶层有牢骚的时候。但是更多时候是靠向上面的,他们高谈精英政治,希望中国实现民生资本主义的政策,自己能够参政议政,自己的经商环境更加公平和宽松,进入官僚资本的垄断行业中,但是,显然,他们这些迷梦是很难变成现实的,也因此,他们时而沮丧,时而牢骚,他们一样大骂社会不公,大骂贪污腐败,但是他们是因为参与不上,而非骨子痛恨。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和其他三个大的阶层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在之下的小企业主和朝不保夕的工薪阶层,不论白领还是蓝领,还是小公务员,其本质都是劳动阶层,他们唯一的梦想是中国出现一个肚子大,两头小的中产阶层社会,自己可以衣食无忧,有个小房一住,但是他们的这个迷梦也是无法实现的,他们每天为了工作奔波,为了房子和物价的飞涨痛苦,他们在中国更贫困的工人,农民,地方无业者和工资很少的阶层看来也属于有钱人,但是只有他们本人知道,他们的经济更像建立在沙滩上楼房,时刻都有坍塌的危险。他们只能通过大的群体高呼一下户籍改革,高呼一下房价太高,他们通过高喊爱国和出国来宣泄心中的不满,他们通过呐喊和群体性的呼喊表达一下并没有丝毫作用的疾呼。他们相信民众的力量,但是也现实的感受到了作为个体的无力。

中国各级权利者在改革后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中国特色权力”在经济活动中的独特地位和作用,新兴民族资产阶级那种“唯利是图”,“拉拢贿赂”的本能再次显现,于是,官商勾结,共同搜刮民脂民膏的传统套路和方法再次显现时,而最高统帅的小平的“宁右毋左”的政策也让各级官吏和新兴资产阶级看到了国家的方向标,“步子大一点,胆子大一点”,“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开始成了这些特权阶层的座右铭,而“做一个明白人,做一个能人,做一个赚钱的人” 甚至做一个嗜血的资本家和大富翁的目标和荣辱观已经压倒了毛泽东在全社会曾大力提倡的“做一个高尚的人,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的社会道德价值观。甚至极端再次回归到了1949年前的“笑贫不笑娼”的社会状态。

从裸体做官到和黑社会公然勾结,从暗中对检查官下手到省部级官员大都市公开炸死情妇,中国的官场的官员已经从横征暴敛,犹抱琵琶半遮面到了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公然暴虐横行的阶段。从引资融资,招商引资,出卖土地到直接参与入股,官员已经从羞答答的隐蔽拿钱阶段发展到了公开掠夺共有财产的阶段; 从溜须拍马到直接跑官,中国官员已经从间接发迹之计开始学会迅速升迁之法,从为人民服务到为人民币服务,中国官员已经从掩饰时期发展到了公开扯下遮羞布的阶段。 有些官员携带着无知,夹杂着私欲,走向了无耻。

中国官僚阶层和权贵阶层的腐朽,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任何一个黑幕被揭开,都让世界为之震撼。 毛泽东从20世纪60年代初期开始担忧并用全部后半生与之斗争的特权资本家和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连同这些官僚和权贵的资本家无耻的掠夺广大民众的卑鄙手段和肮脏的货色,已经一样不少的出现在中国社会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