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毛泽东选集(2)—-谈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

我读毛泽东选集(2)—-谈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

付明泉

近80年前,毛泽东曾经写了一篇《为人民服务》,这篇文章,更像共产党员发刊词,共产党建立以来,这篇文章更是为共产党赢得了很高的声誉,让当时的各个阶层人们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政党的不同。而实际上,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只是一个他全部选集所谈为人民服务的一个提纲和精华版而已,他的其他文章中,除了军事问题,他自始至终提倡和说明的一个中心问题就是“为人民服务”。

毛泽东在1934年的《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的讲话中说:“我郑重地向大会提出,我们应该深刻地注意群众生活的问题,从土地、劳动问题,到柴米油盐问题。”。 他说:“妇女群众要学习犁耙,找什么人去教她们呢?小孩子要求读书,小学办起了没有呢?对面的木桥太小会跌倒行人,要不要修理一下呢?许多人生疮害病,想个什么办法呢?一切这些群众生活上的问题,都应该把它提到自己的议事日程上。应该讨论,应该决定,应该实行,应该检查。”。 他说:“要使广大群众认识我们是代表他们的利益的,是和他们呼吸相通的。

毛泽东在这次讲话中说:“我们真要得到群众的拥护吗?要群众拿出他们的全力放到战线上去吗?那么,就得和群众在一起,就得去发动群众的积极性,就得关心群众的痛痒,就得真心实意地为群众谋利益,解决群众的生产和生活的问题,盐的问题,米的问题,房子的问题,衣的问题,生小孩子的问题,解决群众的一切问题。我们是这样做了么,广大群众就必定拥护我们。”
 
毛泽东一直觉得官僚主义是为人民服务思想的大敌,他在1933年8月12日的《必须注意经济工作》的讲话中说: “动员群众的方式,不应该是官僚主义的。官僚主义的领导方式,是任何革命工作所不应有的,经济建设工作同样来不得官僚主义。要把官僚主义方式这个极坏的家伙抛到粪缸里去,因为没有一个同志喜欢它。每一个同志喜欢的应该是群众化的方式,即是每一个工人、农民所喜欢接受的方式。”。 毛泽东又说:“官僚主义的表现,一种是不理不睬或敷衍塞责的怠工现象。我们要同这种现象作严厉的斗争。另一种是命令主义。命令主义者表面上不怠工,好像在那里努力干。实际上,命令主义地发展合作社,是不能成功的;暂时在形式上发展了,也是不能巩固的。”

毛泽东早已指出,中国共产党能够区别于其他政党,得到群众拥护,重要一点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除了为人民服务,没有其他个人和政党的目的。 现在那些大叫“你是替群众说话,还是替党说话”的人显然是忘记了这个宗旨。

中国的民族资本家和官僚资本家已经忘记了很多历史,列宁说,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 他们自认为自己是能人,超级聪明,仿佛自己是外星人,智商情商高达几万,他们忘记自己的中国特色的财富是依靠中国特色的权力获得的。而执政党和所有的利益,本质来源于民众,而民众的支持,在中国,能都得到最广大民众的支持,在于这个政权是否真的能够做到“为人民服务”。

几年来,一直有人在鼓吹中国很多人已经进入了中产阶级的社会,即很大部分人是中产阶级,少量人是富人,少量人是穷人,这样的社会很稳定。实际上,中国远远不是这样的一种社会形式,中国目前的社会,所谓的中国式的中产阶级,很多是苦苦挣扎在温饱线的打工阶层,而他们能进入上层社会的唯一途径和就是和官僚资本和特权阶级的互动与有效合作。

毛泽东犀利而深刻的发现在中国社会,任何集团,任何政权,要得到广大民众拥护的最重要的法宝,就是为人民服务。不仅仅要服务,而且要服务的好,服务的真诚,服务的实在。所以他再次强调,不仅仅要“为人民服务”,而且还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背离这样的准则,任何大炮,枪支和现代武器都是没有意义的。也正因为如此,他说:“决定胜负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

当今社会的很多人,用发掘真相做幌子,对历史人物,一叫妖魔化,一叫娱乐化。不看一个人物提出的思想和有价值的东西,而是喜欢挖掘人性的弱点和花边故事,来达到自己的嫉妒的,肤浅的,无聊的,或者险恶的目的。我始终认为,很多人不能简单定义的,一个人能长期从事和宣传一种思想,一定是源于他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也正因如此,我始终不认可说张春桥一辈子写的任何文章都是为了讨好毛泽东,为了升官发财的,我想,张的一切文章和思想,和邓的发展经济一样,而是他的世界观使然。张春桥一直不喜欢邓小平,不赞同邓小平,也并非及仅仅因为他是野心家,邓是伟大人物,而是双方的”道不合,不相为谋”。在张看来,邓小平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他的那一套在中国是会造成祸患的。张春桥和毛泽东一样,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是深信毛的理论和思想,深信左派的革命道路可以防止中国资本主义的颠覆和复辟,他深信毛的远大理想,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理论,并在思想上试图加以阐述和论断。这样一个复杂的历史人物,是不能用简单的褒贬和野心就加以概括定义的。

有人说,毛泽东的一生中,最恐惧的是大权旁落。但是,从史料来看,我认为,毛泽东很担心的,是他终生领导的事业变形,他在文革中提出的,重上井冈山,就是担心他领导建设的国家已经不是他想要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国家”。他最担忧的是,他的战友和下属包括他本人,“经不起敌人糖衣裹着炮弹的进攻”。他提出的不用国家领导人命名,照相不要站在中间,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就是希望中国不出现搞特权的新的贵族,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不出现新的特权阶层。

为了实现为人民服务,毛泽东开展全面的整顿党的作风,他的矛头指向,依然是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虽然由于各种因素,毛泽东没有能推行做到他早年所有希望实现的,但是他对广大干部的会议上曾经常强调的就是:“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

在建国已经60多年,毛泽东去世也已经近34年的今天,中国的官僚阶层和官僚资本家已经完全忘记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经济和钞票已经成了绝对的风向标,特权阶层和官僚资本人物甚至认为是“人民为我服务”“我来管理百姓”的思想,封建大吏那种“为父母官”的说法再次显现。中国的官场成了一个垂直的体系,而压在最下面的民众,成了最要被管理的人。

邓小平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这话让人听着感动,然而,我确实始终不相信很多也依然复述邓小平这段话的官僚资本家和特权阶级是真的深爱着祖国和人民,比起后来横征暴敛,自己和家族发财致富特权阶层,我倒更相信当年那个审判席上一言不发的前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政治文人代表,张春桥也是比他们更爱祖国和人民。

丢掉为人民服务,丢掉群众路线,任何政权都会成为空中楼阁,即使西方大资本家和权贵阶层,依然知道社会的发展趋势,他们哪怕作秀,也要让全国民众选择出民众认可的最杰出的代理人,并在大的问题上实现公决和投票,这也算是一种尊重民意的姿态和方式。

为人民服务,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口号,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姿态,绝对不仅仅是可有可无的装饰和脱口秀,为人民服务,关系到一个国家政权的荣辱兴衰,关系到一个民族的自尊独立,关系到民心向背。官吏来自民众,并非外星超人,而不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反民意而动,唯上是尊,唯利是图,唯我独大,其结果在广大民众和民意面前,会如同蚂蚁落海,如同蚍蜉撼树,老鼠过街,结局凄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