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中国之前途和命运(八)——-资本主义,封建主义还是社会主义?

21世纪中国之前途和命运(八)——-资本主义,封建主义还是社会主义?

付明泉

中国流传很多政治幽默故事,其中之一如下: “在一个标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岔道口,苏联的戈尔巴乔夫看到了,犹豫一下,然后选择了资本主义道路。美国的里根坚定的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邓小平来到岔道口,看了看,把路标对调一下,然后坚定的沿着社会主义的标识的道路前进了。”

这也充分说明了中国民众对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认识,资本主义的道路。至少是和毛泽东当初的道路有显著不同,甚至南北相背的道路。

其实用资本主义来形容邓小平选择的建设中国的道路显然是不恰当的,至少是不完备的。邓小平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依靠元老逼迫华国锋辞职并重新上台后,实际上是实现了一种特殊的政策和制度。这种政策就是在经济建设上和毛泽东时期完全相反,真正实现了”毛泽东反对的,我就赞同,毛泽东赞同我就反对“的方针政策。这不胜枚举,比如毛泽东一直反对所谓的“承包到户”的个体经济,邓小平实行了“分产到户”。毛泽东反对外国资本进入中国关键的行业如矿山石油;邓小平则以引进外资为名,实行了股份制,投资制,合资制等。毛泽东反对买办的官僚控制国有企业的经济形式等等,邓小平提出了“厂长负责制”,毛泽东提出“为人民服务”和“干部必须吃苦在前享受在后”,邓小平提出了“干部先富起来”,所有几乎毛泽东反对的经济政策都被邓小平反其道而实行了。而在政治上,邓小平并没有实现任何改革举措,他更加一言堂,先以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将文革后恢复位置的老干部都塞进“顾问委员会”,提拔自己人马,接着看到所谓不听话的总书记,提出“总书记不行我们就换“,完全不按组织纪律办。邓小平实际上实行的是一条政治上封建主义,经济上买办加官僚的李鸿章式的引进外资的经济政策。邓小平在社会道德领域,更是把中国几十年共产党人艰苦奋斗的教育理念和指导理念完全抛弃。正因为如此,中国出现了改革后短期物质增加后的道德缺失,干部官僚化,干部腐败化,干部商业化,干部老爷化,而毛泽东担心的顾虑的斗争的’小农经济”“洋奴哲学”“外资控制”“官僚资本”“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人民二次苦,被二次剥削”一样不少的出现在中国大地上。

建国那么久的人民大会堂,南京长江大桥,和无数水利国防工程依然完好如初,而刚刚建成的大桥则顷刻之间倒塌,大桥的裂缝居然要用胶水来修补敷衍验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而中国出现的毒奶粉,毒食品的问题,中国出现的俯卧撑,躲猫猫,激情杀人的可笑司法问题;强拆农民住宅和侵占农民耕地建政府大楼和风景区或直接变卖给其他资本家,都在向世人展示中国当今社会出现了一切被压迫被剥削社会出现的最严重的问题:司法不公和贫富严重分化。

可以说,邓小平即使没有使中国一夜回到了解放前,但是32年的改革过程,确实就是回到比所谓解放前更极端的剥削社会的过程,即官僚和权贵以各种方式剥削和侵吞全国普通劳动者财产的过程。他们利用中国式的权力,以所谓发展经济的邓小平理论为面具和依托,把中国大地变成了赤裸裸剥削的弱肉强食的热点雨林。在社会救助体系,社会安全体系,社会分配体系,社会司法体系都达到了国民党统治时期都没有过的可怕状态。而执政者依然用所谓的“发展经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来中饱私囊的欺骗广大民众。

毫不夸张的说,中国的目前执政阶层是中国历史上最缺乏良心,最没有爱国心和国家民族感的阶层,他们的颓废和私欲超过了历史上的所有贪官污吏,而他们整体的良心和远见甚至不如最腐败的清王朝晚期的官员群体。所有的礼仪廉耻勇在中国官场已经化为零,有的,只是升官发财贪欲女人子孙万代的享受和发财发财再发财。

目前的中国,不是清朝末期洋务派大臣要复兴的中华帝国,不是维新派要建立的君主立宪走向民主宪政的国家,不是孙中山等革命派要建立的民有民治民权的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不是方志敏要建立的可爱的中国,不是李大钊陈独秀要建立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国家,甚至不是这个政权创立者毛泽东理想中要建立的“全民所有的社会主义的国家”。

资本主义不是洪水猛兽,中国人民不担忧建设一个完全的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不是洪水猛兽,中国人民也不担忧建议一个完全的社会主义强国;但是善良的勇敢的勤劳的中国人民最担忧中国出现一个如南北朝用人乳喂猪,杀丫鬟如杀昆虫的腐朽官僚集团控制的封建主义的国度,中国人民最担忧挂着羊头卖狗肉的社会国度,中国人民最担心没有公义,没有基本司法公正没有基本分配公正随便拆毁人家房屋和占有人家财产杀死人家妻女还无处诉说的国度。

中国未来必将走向光明,但是绝对不是靠什么邓小平理论,更不是靠所谓同情中国人民,施舍中国人民的,对外屈膝投降还美其名曰韬光养晦,破坏式的开采矿产石油,变卖祖宗土地和最宝贵的地下资源,还美其名曰发展中国经济的政策的一群自私自利的腐朽的既得利益集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