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和他的自我五五开评价

邓小平和他的自我五五开评价

付明泉
2011年6月

邓小平在20世纪80年代初接受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采访,尽管后来信息有所删减,但是有些得以记录,以反应敏捷提问刁钻的著名记者法拉奇在得到邓小平回答对毛泽东夫人江青评价为零分以下后,马上抛出问题,“你对自己如何评价?” 邓小平回答说,“我对自己半开(五分罪责,五分功劳)就不错,但是有一点可以讲,我一生问心无愧,你一定要记下我的话,我都是好心犯的错误,不犯错误的人是没有的…”。

邓小平离去多年了,多年来,和毛泽东一样,对邓小平一生的评价趋于两级,正面评价认为邓小平让中国人富起来,邓是智慧的,邓的政策是实用的,实际的,真实的,人性的。负面评价认为邓阴险的改变了毛的政策,说话言不符实,而邓的政策是虎头蛇尾,没有全局观念,甚至完全错误,使得中国贫富分化,道德彻底丧失,诚信为零。

邓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也许要更多的史料来分析和评价。但是从邓的执行政策看,邓至少在几个方面,是要被重新评价和分析的。

第一,邓在革命年代的忠诚度问题,邓曾在红七军最危险的时候离开军队,这也是邓小平一直在文革中被斥为逃兵问题。邓为此和中央做过深刻的检讨。

第二,邓小平到底是领导建立一个全国共同富裕的社会,还是要让老干部和子女,中国一个利益集团富裕起来?先富带动后富已经被证明是不现实和不可行的,而邓小平是可以预计到这点的,那么,在邓小平内心深处到底是试图建立一个富强的共同富裕的中国,还是要建立一个有着贫富严重分化但是经济发展,有上智下愚,“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阶级社会,邓是否认为后者是经济发展必然的社会状况和未来社会终归将有的情况?

第三,邓小平对中国的政治改革到底是有目标的还是无期限的。他对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的铁血镇压到底是出于对形势的错误判断,对庸碌的总理李鹏的偏信还是文革对学生运动的积怨?邓提出的干部年轻化和其他主张一样,往往行和言矛盾重重,这和他自己的独裁掌权几乎到被迫下台是一种矛盾,但是他内心的主张到底是什么?

第四,邓小平说自己不是赫鲁晓夫一样的人,而邓小平很多对毛泽东的身后评价却恰恰反应出了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式的矛盾,批判个人和保护体制之间的矛盾,而邓小平的所谓‘我们不会如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一样对待毛主席”早某种程度正反应了他的矛盾和他内心的想法。毛泽东和斯大林该不该评价是一个问题,但是批判个人和保护体制本身就是一种私欲的保护自己利益和家族利益与利益集团的行为。对毛的评价正是反应邓小平思维和行为的一种尺度。
第五,邓小平的五五开,是他对自己跟随毛泽东犯错?自己争当总书记犯错,还是抓右派犯错?他没有说,但是显然,他的内心是理解自己把开国毛泽东37开后,自己是很难超过这个高度,而为何要55开,而不是46?是表达一种谦虚还是真的心有愧疚?

对邓小平的评价将不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的一些思想注定已经和将要影响中国1949年后的政权比毛泽东影响还要长久的时间,他的一些讲话和思想被定位“一百年不动摇”的邓小平理论。而这个理论显然是和毛泽东建设社会主义思想背道而驰并森严壁垒的一个理论,这样的理论对中国到底是灾难还是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