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早已随君去”—-再谈江青

“灵魂早已随君去”—-再谈江青

付明泉

2011年5月31日

1991年,在1989年学生反腐败运动被邓小平用铁血政策结束后,与此毫无关系的江青等确被联系上了,主流党的喉舌一方面说,“这学潮是被西方敌对势力支持的”,一方面又居然说这些学生是四人帮的残渣余孽。至此,已经服刑几十年的前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的遗孀江青,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党中央副主席王洪文,前中央政治局常委,解放军政治部主任兼国务院副总理张春桥,前政治局委员姚文元所谓的四人帮再次被提起。

江青,是毛泽东正式的最后一个夫人,也是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时期一直陪同在毛泽东身边的女人。在解放后,在刘少奇的夫人和诸多夫人都参政的时代,江青一直没有参与政治。只有在毛泽东在和刘少奇的矛盾白热化,毛泽东在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刘少奇嫡系彭真领导下的北京发表不了一篇文章的时候,在毛泽东痛苦的和昔日最信任的军事将领林彪表达了自己的要再次革命的决心,和夫人江青表达了自己的苦闷的时候,作为毛泽东夫人的江青才走上前台,并说出了“自己会坚定的站在毛泽东的一边”。

从情理和传统来说,我始终不认为江青的决定有什么问题,在中国传统的夫唱妇随和从西方感情家庭的角度,江青的做法都是无可非议的。更确切的说,江青是文革中的执行者而不是决策者,在这样一个论资排辈无神论的马克思主义的大党内,决策还是不能到江青的。而我们知道的,不要说很多军方高级将领,就是周恩来,康生的地位也一直是在江青之上的。而邓小平一个1975年的复出,就已经做了副总理,解放军总参谋长,地位就远远高于江青。江青即使贵为毛泽东的夫人,也不过是在严格执行毛泽东的一些决策,包括毛泽东一直对邓小平的留党察看以观后效,江青也积极执行,很多邓小平的检讨书都是通过江青转给毛泽东的。

庸碌的华国锋以为逮捕江青等就可以使得自己永远成为英明领袖,当他和同样庸碌的毛泽东生前最信任的警卫局长汪东兴用宫廷政变的方式非正常的逮捕了江青等人后,他们自己很快就被元老强迫辞去一切职务。之后元老开始了把对毛泽东的仇恨全部发泄到江青身上,他们对江青开始了历数罪恶和清算,把过去元老互相的争斗,一切残酷的政治斗争,都加在这个女人的头上。

对江青的审讯是荒谬的,法庭称她是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对毛主席和反对文化大革命,当然,还有反对邓小平同志等罪名,在今天看来,这是多么的荒唐可笑。因为也许称呼邓小平和子女经商把银子存在美国和瑞士银行的后来掌权的元老们为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和反对文化大革命(当然,后来成为殊荣)是更恰当的。江青在法庭上保持了她青年时代和后来受到毛泽东影响的一贯风格,她倔强和孤傲,她说,“这些你们当时都是举手的,都是同意的,你们把所有文化大革命的事情都加在我的头上,这是我一个人能做的事情么?”。

不论如何的泼脏水给江青,但是必须承认的是,江青除了享受了中共官员那时都享受过的现在依然或者更加享受的特殊医疗特殊保卫等外,她个人是简朴的,她的个人服装的今日展示让任何一个人都感到寒酸。而她当时最早打报告给毛泽东要求解放数学家陈景润等知识分子的故事也被修改到了元老和邓小平等人的身上,她的一切对主席的爱,都被描绘成了“功利投机”和“武则天的政治权谋”,她的一切延安时期的随同毛泽东转战陕北都成了投机分子做的事。

江青喜欢吃包子,她在监狱中,私下藏几个包子被女管教发现,严厉命令她拿出来,她感到羞愧。而她在监狱坚持劳动,复出的彭真急忙跑去看这个昔日“政敌”,要她要好好劳动改造。当然,彭真看到的并没有哭泣的屈服的江青,彭真无比失望,彭真跑去劝告一言不发的张春桥也被碰了冷钉子,这点上,邓小平总算比也算他老对手的彭真聪明些,他对彭真说,“别指望这些资产阶级分子向我们无产阶级人物屈服了”。

在学潮运动后,依然在监狱服刑的毛泽东的遗孀江青等再次被与这和她毫无关系的学生运动联系起来。她看到的是邓小平的铁血镇压。1991年的江青想必是孤寂的,绝望的。她早年追随的理想主义的革命理想,在毛泽东去世后已经消失的荡然无存,而她被当作毛泽东夫人被任意泼脏水和污水,在毛泽东死后,毛的威名和创立的政权依然是特权阶层的护身符,而这些特权阶级不能不敢也不能全面否定毛泽东,在这样的情况下,江青作为毛泽东的夫人,当时运动的参与者,必然成了一个毛泽东的替罪人。

不论后来元老如何蛊惑和造谣说毛泽东当时想解决四人帮问题,江青深信如果毛泽东在,她的个人处境是不会如此的不堪的,她也不会是如此的悲凉和凄惨。而江青最后选择了自杀,她说,一个无产者是无所畏惧的。

江青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主席,我爱你,你的学生和战友来看你了”。尽管无数软骨文人急忙批判说这是演戏江青的最后表演,但是我始终不相信这些软骨马屁随风倒文人的话。我相信一个跟随他几十年的女子是可以深爱上这个有着钢铁意志领导中国半个多世纪的男人–毛泽东的,我相信江青的政治理想和灵魂从延安时期,就已经注定和毛泽东不可分割的。而随着毛泽东的去世,江青的灵魂已经随同毛泽东而去,正如那句话,活着没灵魂,才明白生死之间的意思。

灵魂已经随君去,那一句,“主席,我爱你,你的学生和战友来看你了”,这是江青晚年全部心意的写照。也只有这句,连同她和毛泽东的几十年的风雨人生,这让我们看到了江青,曾经存在的、和那个时代不可分割的,理想主义的、真实的女性和作为毛泽东妻子的江青,在她自杀前在中国残酷政治斗争中的真实的心境和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