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的痛——–折翼的自由飞翔

64的痛——–折翼的自由飞翔

付明泉

1989年春天开始的“反腐败,要官倒,反专制”的运动过去有22年了。而除了几个流亡国外的民主人士偶尔发声和外国记者的偶然提问,中国外交部的“义正词严”,一切似乎都没有踪迹了。然而,22年前的5月和6月,号称人民军队的枪炮对准了真正的人民–爱国的青年学生和广大良心未泯的知识分子。

一个被中国政府称为“友人和“老朋友”的外国人在事件后说“把枪口对准自己人民的政府不是人民的政府,而把枪口对准自己人民的军队也是不能称为人民的军队的”。而1976年,闹起的远小于64运动的反对毛泽东的45天安门运动,毛泽东也仅仅命令用工人纠察队的方式驱散,而他也在病榻上听了汇报后,依然定性为“人民内部矛盾”。然而,1989年,当执政11年的邓小平面对反对自己和自己政策的青年学生,却用“四人帮残渣余孽”这样啼笑皆非的话来形容,并正式将这些青年学生发起的全国民众支持的运动定为“反革命暴乱”。

之后的很多细腰软骨的文人总是高度赞扬那时的铁血政策,称这才有中国的稳定和和平,是的,中国从此开始政治和政策上除了高官无人敢于提出异议的寂静无声,全面情色和贪腐的时代,中国开始了全民惧怕政治,谈政治恐怖,谈情色无错,谈爱国就是爱党,谈民主恐慌,谈自由被嘲笑的时代。中国出现了发财就是有理,发财就是光荣,发财就是一切的发财敛财的时代。

1989年的64,把枪口对准民众的军队看似取得了胜利,却让全国人民心彻底寒冷,这也标志着从1945年中国共产党对民众要求民主的直接回答和表白。这枪响,最终使得一层民主和人民利益的遮羞布彻底撕下,使得无数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被逮捕和流亡,这也标志这中国从此进入一个20和30年代国民党一党专制的轮回时代。

从此,有那么多流行歌曲,让人听着心痛,“自由飞翔”,怎么飞,在狂野里奔跑还是在天空中飞行?是花前月下还是不问今夕是何年?只有这样的醉生梦死,也许才能自由飞翔,因为真正的自由在1989年已经随着枪响而彻底消失和终止了。

自由飞翔,从那一天起,善良的中国民众终于知道,一切的人民二字是徒有虚名,这人民是统治者手中的玩偶和道具,这执政者谈论的人民二字和每个个体的人基本没有任何联系,而号称是“人民的儿子”也是可以杀死老子的,“儿子”是不能被提反对意见的,不论他和他的利益集团做了什么。

正因为如此,尽管64是自由飞翔之物的折翼,但是64是有意义的,这意义不会因为几个民主运动人士的私心和他们个人的弱点和堕落而减少,64体现了中国从清朝末年开始知识分子,民众寻求真正的民主科学自由的精神的延续,64也体现出了中国从知识阶层到劳动民众基本人权意识的觉醒和对不公正的反抗,中国百年的自由民主科学的火炬代代相传,中国对抗那种专制欺骗和谎言的精神没有泯灭,而从反抗袁世凯称帝到反对官倒腐败的所谓中国特色的64运动正是一脉相承。

64的痛,开启中国民众反抗官僚谎言和专制追求自由和基本公民权的曙光。

1 thought on “64的痛——–折翼的自由飞翔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