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新华社

也谈新华社

付明泉

中国的新华社,由于是一个党的媒体,受到多种限制,所以向来发表有价值的东西很少,不是做党的喉舌: 把卑鄙说成高尚;把中国最高执政者的话说成圣典;要不就是发表一些没用的东西来批评小人物。比如中国有个小丫头“凤姐”,不知道是炒作的还是自己跳出来的,反正说了很多狂话,所谓自信到了自负的程度,马上被新华社发了一篇秀才的小文批判,叫什么“人至贱则无敌”。这话我一直觉得形容中国高官和腐朽统治阶层更恰当,那些人包小三,养二奶,拿国库的钱如同自己家,还道貌昂然的在主席台讲话教育“群众”百姓,我觉得当今很多高官和专家倒是真的“人至贱则无敌”,也可以形容新华社本身,那真可谓“社至贱则无敌”。

翻开几十年新华社的文章和头版,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看看,真可以说是“至贱则无敌”,因为几乎没有几句实话。比如20世纪40年代高歌民主,批判国民党一党专政,后来吹嘘刘少奇,然后高歌林彪,接着讴歌邓小平,然后评论什么学生运动是暴乱,之后总理李鹏和学生对话又说,“我从来没说过学生运动是暴乱”,之后,又说是了,新华社从来都是跟着走,这不是“至贱则无敌么?”,怎么安凤姐头上了?

当然,新华社也是无奈,奴才是不好当的,说实话的编辑总编不是被开掉就是被逮捕,要不就是被划成右派反革命,谁不怕呢?当年任职的李慎之,后来还做过周总理的翻译,不是也划为多年的右派么?

而这社下的记者日子也不好过,不是被省长大人夺录音笔大骂,就是被拳打脚踢,那自然不敢了写啥真文章了。于是,只能抛出一点对凤姐的攻击:“人至贱则无敌”。

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到今天,官员都一直奉行“树没有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规则的,为了目的,不管什么贱不贱,也不管什么皮不皮,所以,现在弄个凤姐批判,这实在是有点意思。

也许,我们换个角度理解,新华社的文章是影射全体官员和自己:“人至贱则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