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罪恶:都是以“人民”的名义

多少罪恶: 都是以“人民”的名义

付明泉

斯大林进行布尔什维克党内大清洗的时候,很多列宁时期的老革命老党员老干部都是以人民的敌人的名义被枪决的;而被杀害的托洛斯基,则也是被冠以人民的敌人。萨达姆曾声称自己代表伊拉克人民,卡扎菲正声称自己代表利比亚人民。

人民,多么美好的称呼。而金光灿灿的几个大字,对当代的中国人是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为人民服务”。人民政府,人民公社,人民军队,一切都是人民的。

人民这么高尚,在省政府前下跪的老太太老大爷不算人民了,这个还有个高考的哲学辩题,那就是一个人是人民么?答案是,不是,而潜在的答案是告诉我们,具体的人和人民基本没有啥联系。难怪当年的袁世凯对革命派言必称人民嗤之以鼻,他对手下说,“我没见过什么人民,我只见过一个一个的人”。

在省政府和各级衙门前下跪上诉的老太太老大爷是不算人民了,这是肯定的。他们是访民,而有冤无处诉爬上北京电视塔的老太太则是“不懂事不按套路出牌的访民”。北大一个教授更是说出了“上访人群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精神不正常者”。当然一些其他北大清华教授说,每个教授家里有几辆汽车,中国才是真正的小康社会。这见识这语言,让我,一个普通的人,绝对不是人民的人,吃惊不小。这么多年的知识,学哪里去了呢?这教授确实够禽兽,这“专家”的确是够“砖家”。

人民,多么美好的称呼,多少罪恶,都是借助人民的名义。古代皇帝说自己是龙的儿子,表明自己的非人类。现在的统治者则学聪明了,不再说自己不是人,而号称是人民的儿子,奇怪的是,儿子就能代替老子的一切思想么?儿子就可以借助老子的名义对其他人甚至老子使用屠刀么?

人民成了权贵者手中的玩具,成了当政者手中的工具,凡是反对权贵者执政者的,就是反对人民的人,就是人民的敌人,就是国家的敌人。而借助人民的名义,一切猥琐的罪恶的阴暗的卑鄙的狡猾的无耻的自私的交易和行为都变成了光明正大和无限伟岸。人民高于龙和上帝,人民就是一切,而这个人民和所有的国民公民则没有任何关系。

红色高棉借助人民的名义,处决掉的“人民的敌人”占了古国柬埔寨人口的六分之一,而“人民”依然高度拥护执政者的三妻四妾,穷奢极欲,挥霍浪费,无法无天,这人民二字,真是权贵者最大的护身符。

如果封建皇帝还在,如果古代奴隶主复活,他们一定给当代的当政者跪下,因为他们会惊叹自己怎么没想到用“人民”的名义,他们用天,用地,用神用鬼假托权力来吓唬统治国民,怎么就没想到用“人民”的名义。

统治者从非人的禽兽(上天的儿子)成了人民的儿子,但是这个儿子太特殊,他可以借助人民的名义完成太多的罪恶。

多少罪恶,都是借助“人民”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