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就如沉积的岩层

历史就如沉积的岩层

付明泉

看东西方的博物馆,你都会感觉到一种时间为主线的恐怖,时间永不停息,把一切都悄然带走,留下的物品房间,都让你感觉到了那人去楼空的空寂感。

记得过去学过石油学中沉积的地质岩层,而历史正如这沉积的岩层,一层层,一代代,每一个人,每一代人都有他们的喜怒哀乐和时代的故事,或喜或忧,然后被时间扫荡的干干净净,除了依然的大地山河和曾经的物品。

慈禧太后陪葬的珍贵夜明珠被盗窃后,最后被镶嵌到了宋美龄的绣花鞋上,而古代汉景帝妃嫔程姬之侍女唐儿景帝酒醉后当成了程姬,这个唐儿后来生下长沙王刘发。历史记载,唐姬出身卑微,虽然生有儿子刘发,却仍然并不受宠,连带其儿子亦备受冷落。不过刘发的六世孙刘秀则是东汉的开国皇帝。

历史就是,一代代人都曾是世界的进行时,一瞬间,就成了过去时。 而更确切的说,他们的住所成了历史的古迹,就在那里,他们的故事为后人或评说或遗忘或归入茫茫祖先的人海的平淡故事,这就是人类社会史,发展史,进步史。

人类的事件,在当时人看来,似乎天大海大,在后人看来,则成了微小不足道也的几句话,这正是历史的特征,人类的特征。

而代代的人类,正构成了人类进步和发展的本身,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历史,厚重也重复,浩繁也简约,一层层,一代代,以时间为专线,不可逆,不可细看,正如沉积的岩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