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战天斗地”

谈谈“战天斗地”

付明泉
2011年5月

偶然看文革时期的报纸和书籍,经常会看到“战天斗地”的词汇,让人感慨“无产阶级领袖革命者和战士们”的“伟大”和“豪迈”,想想,一群蚂蚁,想要改造所有的河流山脉;一群蜜蜂,要改良所有的花朵,地球的宇宙的,想想,几个麻雀,商量好要改造全部的森林环境,想想这些,都会感到热血沸腾,十分豪迈。

我不是悲观主义者,但是想想,虽然人类有智慧,自认为区别于其他生物,但是人类在宇宙中的概念和智慧大概比蚂蚁对于地球还要微小,其科学的幼稚程度,对自然宇宙的认识,绝对不比蚂蚁和螳螂对他们居住环境认识的更深,这样一个科学水平,这样一点知识,就要战天斗地,就要改造宇宙,就要让寰球震撼,不是让人很感可笑么?

想一个故事,也许有点启发,想想,全球的人类一起跺脚,地球会如何?如果分秒不差,是不是会发生地球轨道出轨?是不是会发生大的星球变动? 那声音,那震撼? 那就想想吧,一群蚂蚁在一个巨大的岩石上跺脚?会发生什么呢?貌似什么也不会发生!

爱因斯坦曾说,“我们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就如一条鱼,对其终生畅游的水又知道多少呢?” 而号称仅仅在科学的岸边捡到点贝壳的牛顿晚年更是对一切感到困惑,他极力鼓吹是自己发现的,那个同时代的伟大德国人莱布尼兹是剽窃他成果的所谓那个时代的似乎高深的无所不能的微积分,也不过是人类数学理论认识的一小步,就如后来的科研工作者所说,有时,想单纯用微积分的工具解决很多更复杂的世界问题,则更像骑着自行车想去月球。

今天的人类,研究不清楚宏观的宇宙空间–时间和空间,他们的起源和存在,研究不清楚微观的世界–粒子和无限的微小世界,甚至研究不清楚人类自身的身体和大脑,如何能改天换地呢?

天就在那里,很难去斗,今天的人类,依然依靠太阳的发光,没有了太阳,一切都消失了,也许未来人类真能造成一个太阳,但是那就是战天了么?战胜了么?还是模拟的?与其说战,不如说顺应自然,和天的战斗,只能是人类的灾难。

战天斗地,貌似是说遇到自然困难就努力去克服,但是根本上来说,这种豪迈更像是自我的麻醉,而非事实,人类平常可以高谈阔论,但是地球的一个小小的抖动,就是人类的巨大灾难,更不要说太阳和宇宙的灾难。

也许有一天,人类真的能发展的更好,但是要达到那个目标,一定是发现自然的规律并顺应自然的规律,违背自然的苦战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只能是一个灾难紧跟另一个灾难。

人类最伟大的力量是生命延续性,而不是个体的爆发力和强悍,再聪明的个体也只有有效的几十年生命,于是也才有了学校,学校的根源是人类的知识的不可遗传性,人类生命的有限性,通过学校,来保证人类知识的生命个体的学习延续,从而保证人类整个种群的总体的缓慢前进,当然,这个前进,对于宇宙和世界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无意识的自然和宇宙,既不需要人类的科学,也不需要人类的所谓进步(当然,有神论者也许不这样认为,那是宗教的范畴)。

战天斗地,作为口号唤起点斗志还好,如果真把这个当作事实,并以为人类有多强悍,可以改天换地,以为自然会和人类屈服,尤其今日,那真是太可笑的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