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好心犯的错误”

也谈“好心犯的错误”
付明泉
2011年5月

邓小平在面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的提问对自己如何评价时说,“我对自己半开就不错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讲,我问心无愧。 我犯过很多错误,但是都是好心犯的错误……”。邓小平是不是问心无愧我们就不去评论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邓小平的历史,包括打击右派领导小组长和批判粟裕,浮夸风时期,站在一个号称亩产几十万斤的稻田里微笑的大照片。我们在这里仅仅说说他的最后一句,“好心犯的错误”。

红色高棉是柬埔寨共产党的组织,臭名昭著,执政期间,杀死了100万人。而当时的柬埔寨只有600万人。

红色高棉(Khmer Rouge)也是严格按照社会主义大生产和消灭阶级敌人的理论建立起来的政党,领导头子波尔布特拥有古代大奴隶主的全部权力。

红色高棉在执政期间,进行了党内清洗,连干部家属的儿童也不放过,最得意的处决方式据说是把儿童两只腿拎起来丢在树上摔死。而其实集中营不计其数,一个古国柬埔寨,被一个号称是“共产党”的以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建设乌托邦国家的政党,折腾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成了人间地狱。

但是让人吃惊的是,最后的红色高棉的领导人乔森潘和波尔布特等都曾说,他们是“好心犯的错误”。因为当时怕美帝国主义的攻击,怕城市饥荒,所以把金边300万人全部三天内强制到乡村劳动,而这一次行动,路上就死亡2万平民。

好心犯的错误,多么美丽动听的借口,只要说是为了保存实力的好心,那么对最后北洋舰队提督丁汝昌下令全军不准对日本抵抗,李鸿章就可以掩盖其对洋人的软骨;好心犯的错误,只要说自己是为了”保存祖宗的宗庙和大清江山”的好心,慈禧太后给进入北京的“辛苦的”烧杀奸淫的八国联军送去冰块西瓜表示慰问,并对洋人提出了“量中华之物力,结于国之欢心”。

现在的中国各级官僚,每当出现问题和贪污腐败,奢侈建设工程时,都以好心犯的错误为理由,“出发点是改善民生,仅仅是因为方法不对,都是好心犯的错误”。 是不是杀人放火强奸勒索暴政,都可以被说成是好心呢? 这样的好心,还不如坦陈自己是恶心更实在,更真实,更自然。

错误出现了,问题产生了,不论是好心还是恶心,是没有区别的,况且今天的人类幼稚的科学也无法准确测量和显示此人当时是好心还是恶心,这好和恶,没有办法度量,不论如何,赔偿银子无数丧权辱国的条约都是李鸿章签署的,他游历了欧洲,被各国政要大礼节会面了,回来八国联军就进北京了,怎么看出李大人的割地赔款都是好心犯的错误?

好心恶心,犯了罪就要惩处,没人管什么心,因为有时这所谓的“好心”造成的后果和黑心毒心损人利己心杀人不眨眼心本身是没有区别的,甚至更严重的。

好心犯错,依然是不可原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