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行为绝不等同正义的反抗

犯罪行为绝不等同正义的反抗

付明泉

经常看到有些犯罪分子,在案发后,以各种社会不公平为理由,找借口为自己罪行开脱,比如说“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比如说“自己处于社会下层被剥削”等等。但是可笑的是,他们杀害的,往往是妇女,儿童,老人和弱者,而且侵害手段残忍,对这样的犯罪,总是用弱者的同情和以为他们是被压迫者而给与宽大,是绝对的错误。

任何社会,总有犯罪行为,这样的犯罪,和民主,正义,反抗,坚持真理都没有关系,对于拐卖强奸妇女,绑架勒索,杀人放火,不论是什么会,什么党,什么帮,什么组织,政府必须予以坚决彻底全面毫不手软的打击,对这些敌人的仁慈,就是对民众的残忍。

正因为如此,贫困的马加爵杀死了同学是不值得同情的,而药家鑫不论多年轻,炸死情妇的人大主任段义和不论多有才华,都必须被依法枪决,他们的杀人行为是不可以被以任何理由给与减刑缓刑或者给与宽大处理的,杀人者必须死,尤其是这种手段极其残忍的,心里扭曲变态的,必须处死,任何国家的法律,对这些人的仁慈,就是对全体民众的亵渎和不公。

不论魔鬼装的多么仁慈和可爱,魔鬼就是魔鬼,有人天性就是魔鬼的血液,这种人必须被全体民众合力处死,不可有丝毫的含糊。

过去有个笑话式的故事,说幼儿园的条幅上打出了“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左拐是政府”。正是对以“政府不公”就去残害儿童强奸妇女的犯罪分子的讽刺和鞭挞。如果一个人真的觉得社会啥不公平,可以直接去找暴力机构反抗暴力机构而死,虽然不能算个英雄豪杰的事业,也至少像个壮士猛士勇士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佩服几千年前的陈胜吴光等九百民夫,因为他们发动了直指大秦暴政的起义,而没有把斗争指向妇女儿童和弱者。而西楚霸王项羽以江东子弟击败秦军主力章邯的大军,也让传为英雄,但是,人们是无法佩服以正义为借口的街头流氓和残害普通民众犯罪集团的。

想做英雄,就去做,做不成,不要勉强,挂着正义的旗号,去欺凌社会比自己更弱的弱者,是典型的挂着羊头自私的卖腐烂狗肉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犯罪行为,是必须被坚决彻底全面干净的消灭的,而对这样的犯罪分子,必须用更残酷,更严厉,更全面的方式将其从肉体和精神全面消灭。

犯罪行为,绝对不能体现出任何对公义和真理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