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服那个叫“王丹”的人和1989年夏天千万个叫“王丹”的人

佩服那个叫“王丹”的人和1989年夏天千万个叫“王丹”的人

付明泉

1989年初夏发生的学运过去了21年了,21年了,无数御用文人,软骨文人用无数文章为邓小平的铁血政策辩护,21年了,他们用稳定压倒一切,用学运上台后果更惨来恐吓民众,用不能回到毛泽东时代来回击左派对现在社会腐败乱象的辩论,总之,他们的阐述就是现行的政策都是最优化的,最可靠的,要一百年不动摇。

1989年,我还在初中三年级,对那次运动印象不深,但是过去21年了,我也步入中年,我逐渐知道了那个叫王丹的人和他当时参与的事业,不论媒体如何攻击他们是”美帝国主义的帮凶“,我依然认为那清瘦的身影—-王丹—和其他学生的出发点是为了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为了实现孙中山先生100多年前的那个梦想–民主自由和共和。那次学生运动让邓小平终于停止了黑猫白猫的鼓吹,说出了”要反腐败”这样的话;这次运动,让利益集团第一次看到了民间的巨大力量,不仅仅是他们做什么都是被拥护再拥护,被万岁万岁再万岁,让利益集团第一次决定必须让民众远离政治,必须用色,财,花边故事和堕落来引导民众。

我记得那个叫王丹的人,为了他的政治理想,几次被投入监狱,最后流亡国外,一直到今日当权者依然不允许他回国。我记得广场上那些学生,他们的出发点是真诚的,有人说他们是为了发财当官的私心,我不相信,我相信他们是对于真理的期盼,对国家的赤诚的负责心,让他们走上广场,我相信,他们和当年解放全国的志士一样,和当年那些在国民党枪口前就义的中国才子瞿秋白,方志敏一样,并非出于为自己的私心和受什么人利用。

我记得那个叫王丹的人,清瘦的面孔,大大的眼镜,那是那个时代大学生,营养不够好的普遍样子,我还记得他们在风雨中在广场上的讲话,他们有着一颗纯真的心,有着今天喝着小酒骂着学运吹嘘着利益集团拼命敛财的海内外有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和官吏所没有的东西–坚持正义和追求真理的良心。

我记得那几个学生代表的声影,那个炎热的初夏,在人民大会堂前,在全国人民对最高领导者的队伍面前卑微的跪下,向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者呈上他们代表民众的要求民主,惩办官倒的祈求,而领导者们则绕着溜走。

我记得那个叫王丹的人,他在历史上会留下他的名字,他的地位,他不是仅仅被称为民运分子,也是不会永远仅仅是被官方以及奴才文人泼污水的人,如果中国很多知识分子一直有那样顽强的精神,中国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我记得那个叫王丹的人,我也记得那个吾尔凯西的人,大汗淋漓的他嘶哑的声音,劝告其他同学闪开道路,靠到广场的另一侧,不影响来访的外国领导人,显示和平请愿,他用他的勇气打断了打官腔的当时庸碌的总理李鹏,说“他的同学在广场挨饿”,他做的也许不恰当,但是他内心是有良心的。

我记得那个叫王丹的人,有这样一次运动,有这样一次为了中国未来的正义的呼喊,他,王丹,和他的同学,就已经足够。

我不是民运人士,不是毛泽东左派,不归属任何政治组织,但是我记得王丹,记得那因为同情学生而被剥夺播音权利的风度翩翩的男播音员薛飞和美丽的女播音员杜宪,记得万千学生和他们的热血和汗水,就如亿万有良心的中国人一样,不论多久,我依然记得他们,记得那个炎热的夏天,那样一群肩负民族重托的学生,那样一群跪在人民共和国最高政府前和在广场绝食请愿要求治理腐败的青年学生。


1 thought on “佩服那个叫“王丹”的人和1989年夏天千万个叫“王丹”的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