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国人民争取基本公民权利和民主的黎明的曙光

1989年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国人民争取基本公民权利和民主的黎明的曙光

付明泉

2011年4月13日

从1989年4月北京大学生开始的学潮运动已经过去有21年了,而1989年学生运动所高举的要民主要人权要公民权的影响却越来越巨大,六四的反对者和当初把六四定为暴动的执政者都在回避六四这一话题,或者不断发表日记和回忆录来撇清自己作为镇压学生运动的罪责。而六四运动的正义性,进步性和民心支持是不言自明的。

当初的学生领袖王丹、吾尔凯西等依然流亡在国外,而六四的同情者著名作家刘宾雁等已经去世,在六四后依然前赴后继抗争的中国抗争者如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博士等则依然在铁窗中服刑。而接连不断的要权利要公正反腐败的民间抗争则依然如火如荼的进行。当然,政府的打压一刻也没有停止,最近被抓捕的作家艾青之子艺术家艾未未则说出了当今中国政治的事实:“如果你开始关注这个国家,你就已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1989年的民主运动只是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执政期间尤其是1986年全国学潮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和其高潮。而这次运动造成了两任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先后非正常下台。而在文革后高呼要法制治国的时任军委主席后来自封为第二代领导核心的邓小平则更直接说出了“总书记不合格,我们就换”的话,真是道出了中国权大于法,枪杆子出政权的实质。

1989年的学生运动,是以胡耀邦的去世为导火索的,这位号称党内最开明的总书记,在执政之处高调平反了文革很多冤案和解放了许多遭受冤案的知识分子,得到了全国知识分子的拥戴。而他的非正常下台和后来的去世,则使得全国知识界陷入空前的悲痛,并对执政者邓小平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产生愤怒情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改革初期的严重社会分配不公,大量官吏和子女的贪污和中央的严重包庇纵容视而不见的情况,被全国民众所痛恨。

这场运动被后来的执政者开始定义为被境外敌对势力操纵的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反革命暴乱”,之后逐渐悄然修改为六四风波的政治事件,实际上这场运动的失败恰恰是因为没有组织没有计划没有预谋造成的。学生和知识界的抗争得到了全国工人,农民,各行各业的全面支持。而这个事件的最后处理因为牵扯政界,军界,商业界,新闻界等各行各界人数众多,已经无法全面惩处,当局者只能采用只抓大部,胁从不究的原则,这也充分说明了这个运动的全民性广泛性和普遍性。

我们无法比较出1989年的学生反腐败运动和1919年54运动哪个更有进步意义,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1989年的学生运动的进步意义和社会影响是可以和五四运动相比的,1989年的学生运动更清楚的把矛头指向了民主权利和公民权利,更清楚的把斗争矛头指向了腐败,官僚和特权阶层,更清楚的剥掉了“为人民服务”和“全国人民选举执政者”的当政者的虚伪掩饰和特权法制的虚伪的面纱,把一个真实的中国和社会状态,把中国人民的心声展示给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爱好自由的人民。

尽管最后当政者向这些学生和学生领袖抓了很多辫子,泼了很多脏水,开足宣传喇叭向全国人民诋毁学生和学生领袖。但是公道自在人心。谁能忘记广场上几千名为全国民众争取基本公民权而绝食请愿的学生,那个高高的瘦瘦的青年王丹在风雨中拿着喇叭嘶哑的声音,谁能忘记吾尔凯西在和学生大声呼喊,“让开一点,让国家领导人能为到访的戈尔巴乔夫举行欢迎仪式”;谁能忘记三个大学生代表身后的几万名学生在胡耀邦葬礼上跪在人民大会堂前向庸碌的总理李鹏和垂帘听政的邓小平高举请愿书的情景?谁能忘记当时的总书记赵紫阳在广场上真实的人性的让人感动的讲话?谁能忘记当时的中央新闻播音员薛飞和杜宪的对学生运动支持的默契配合和宣读戒严令的不情愿的语调?

1989年的六四运动是一面旗帜,这面旗帜,随着坦克和机枪最后用学生和无辜者的鲜血画上了句号。而六四的影响力却远远没有结束。邓小平再也无法垂帘了,他不情愿的交出他视为命根子的权力,而这六四运动让当年被邓小平审判的文革左派前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张春桥的话得以验证,那就是“我无法看到你们(当权派)的灭亡,但是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而这次运动也让无数人得以觉醒和清醒,那就是所谓“人民子弟兵”的枪口是可以对准广大的学生工人农民和善良的一切人们的。

1989年六四后,在鱼目混杂的民主派中,真正的争取民主自由的人们并没有退缩和逃避,他们依然在顽强的努力和抗争,从国外的王丹魏京生到国内的刘晓波艾未未,从知识分子到工人领袖,他们在真实的艰苦的和一个庞大的武装到牙齿的自诩为“精英阶层的”执政者抗争。他们的身影并不高大,他们的言论在国内被封杀,他们在国内的人士肉体不断受到摧残,但是他们的声音,正被国际社会听到,正被全国民众听到,并传播开来,他们的队伍也正在逐步扩大开来,只因为他们说出事实和真相。

不论中国的环球时报如何对民主和自由人士造谣污蔑,不论国内宣传部如何封杀,不论人民日报等党报和执政者喉舌报纸如何胡说八道,但是真相就在那里,事实就在那里,真理和正义就在那里,人类进步的事业就在那里。

千年来,中国人怕这怕那,怕官怕吏,如牛如马,依然告状无门,投诉无人处理,随时有杀身之祸。而1989年后21年,这样的情况也愈演愈烈,当政者对民众的基本权利或故作姿态,或麻木不仁,或掩耳盗铃,或瞒天过海,但是这依然没有挡住无数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工人,农民以及其他社会各界有良知的人们观察和发声。

“红日初生,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而1989年的六四民主运动,正是黎明前的红日,正从那时起,开始了撕开黑暗的铁幕和荡涤当权者愚昧全体中国人民的污水之程。

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是中国人民争取民主的黎明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