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中国公民维护基本权利的星星之火必将燎原”

也谈: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中国公民维护基本权利的星星之火必将燎原”

付明泉
2011年4月13日

1930年1月5日,毛泽东写出了一篇对后来中国影响深远的文章:《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这本来的自然现象被毛泽东引申到了社会生活和革命斗争中。毛泽东的这篇文章,给当时的处于劣势的革命者以极大的鼓舞,驳斥了一些人弱小不可以战胜强大的论调,使得很多疑问革命是否能成功的怀疑论者逐步而坚定的站到了当时的“共产革命”的革命者一边。

从改革开放起,更确切的说从1949年毛泽东建立的政权开始,民主党派和很多民主人士开始了追求拥有真正人权的斗争,从早期的留英哲学博士罗隆基等在民主党座谈会上提出的“党天下问题”一直到后来很多民主人士提出这个新生政权没有兑现40年代提出的民主理念,到上个世纪80年代魏京生开始的西单墙民主运动,到1989年的要民主要基本公民权利的反腐败反官倒的学生运动,一直到1989年后坚持斗争20年的刘晓波被捕入狱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事件以及越来越多的维权运动者如胡佳(因关注艾滋病并对官方提出质疑而被捕)、艾未未(因关注民间不公正司法和维护民众权利”被逮捕)事件的出现,都已经在证明,中国维护公民基本权利的斗争正在从星星之火呈现燎原之势。

犯革命的急性病是不行的,说中国很快要实现民主和人权是不够现实和不够理性的。但同样,对中国人民要维护自己权利要求民主的光明未来看不到或者悲观看待也是不对的。事实已经清楚的表明,中国的民主运动和全体公民要求做真正公民的呼声正在中国全社会逐步形成共识。

多年前,中国官老爷还习惯于直接的大声对“百姓”训话。他们拉着长声,摆着官谱,甚至敢在最公众的场合对所谓的“百姓”“群众”呼来喝去,现在任何一个中国的明智的官吏至少知道在公众场合有所收敛,他们或者表示对公民权利的尊重,或者要“仰望星空”或者对人民受苦的自然和人为灾害而“痛苦流涕”“痛心疾首”,这官员公众场合的形式的上的收敛和变化,也正是中国人民的逐步觉醒并为维护自身权利的努力斗争的结果。

“人人生而平等”,而要通过后天的辛苦努力来取得自身的成就,从而跨越自己的人生高度,这已经逐步成了世界人民和当代善良各国公民的普遍共识。而中国执政当局在1949年建国后,却没有与时俱进,更没有逐步实现中国人民普遍呼吁的基本权利,沉浸在党国幻梦中: 要千秋万代的实现从始皇到万代的专政,这不能不说是绝对的不明哲。而这不明哲显然是执政集团的政权家族化世袭化的绝对的私心所致。这也正如王震说的“老子们的天下是脑袋换来的,你们想要,拿脑袋换啊”,但是他忘记了,这天下不是一个集团和一个党派存在既得利益者和“精英”拿脑袋换的,而是当时亿万中国公民的付出千万人的牺牲推翻国民党统治换来的,他们付出了,他们牺牲了,但是他们的后人没有享受到这“革命”的成果,哪怕基本的权利。当时四大家族和资本家的财富被更小的利益集团和他们的红色贵族占有和瓜分了。

中国近年来的人民的觉醒体现在,一个小小的官吏的丑陋事件,会成为全国人民声讨的对象,而当初“共产党员”的金光灿灿的四个字,已经招来嘲笑和冷讽,这充分说明这个陈独秀李大钊创立的毛泽东等发展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已经在中国人民心中形象的变化。从做高尚的人(毛泽东语)到做先富起来的干部(邓小平语),这个政党从一个让民众向往能带领实现民主的集团堕落成了一个只能让少部分权势者通过不正当手段来“闷声发大财”(江泽民语)的集团。

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在于,任何时代,都会有前赴后继的人们为了真理和真相而讲真话,而做真事,而敢于付出和牺牲,胡佳刘晓波艾未未只是这其中的代表人物,而广大的人民的整体觉醒和要求做真正有基本权利的公民不要官老爷的星星之火正在呈现燎原之势。

毛泽东曾经说:“我们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 如果用当年毛泽东的话来形容,那么中国公民维护基本权利的斗争绝对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幻梦,因为这是孙中山先生讲的“世界形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世界形势的正道。这中国公民维护基本权利的事业也正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