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又一个被逮捕者

艾未未—-又一个被逮捕者

付明泉

2011年4月 

“当你试图了解这个国家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艾未未

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我写了那篇关于刘晓波的文章中国的伏尔泰–刘晓波和他选择的荆棘丛生的道路》。在那之后,我本是不愿再去写中国的人权活动家、民主倡导者或者维护民众权利的人物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内容的文章,这并非有更多理由,只是这对民主人士反复的逮捕和压制已经已经让我深感疲惫。但是当艾未未2011年4月3日在北京机场被逮捕后,我实在无法忍耐的提起笔,再写下这些文字。

艾未未是中国著名作家艾青之子,他的气质狂放不羁,很有中国典型艺术家的风格,然而这样一个看似狂放不羁的纯粹艺术气质的人,确有着对国家的责任心,对同胞的爱心,对民间维护权利的活动关切和热心。

然而这样一个人再次被逮捕了,而逮捕他的国家和政权机构至今也没拿出他的罪责,估计一切都在商讨中。当年的胡佳是这样不明不白的失踪的,后来的刘晓波也是这样不明不白的失踪的,都是在非法软禁多天后,被当局忽然宣布一个罪名而入狱的。

胡佳仅仅是因为关注艾滋病群体而影响了很多中国一些“朝廷和地方大人的政绩和升官发财”,就先被限制居住,后被监听看管,然后则是莫名失踪,最后是以莫须有的名义被宣判和入狱。同样,文人刘晓波也是典型因言获罪,在失踪了1年多后,被重判11年。而刘晓波则写了那篇著名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的文章。更过分的是,当局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对其家人妻子则采用了严格的看管限制人身自由,并对内严格禁止报道,任何博客媒体都不允许出现任何刘晓波这样的字样。

我是满族人,我清楚的记得历史上记载,清帝国建立初期只因为汉族知识分子写了“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就以此以为讽刺清国而杀人无数。这样的文字狱居然一直延续到了21世纪号称建立”没有剥削没有压迫建立最民主富强的国家”的中国当代政权。

中国社会几千年来,只有主子和奴才,只有老爷和下人,只有大人和草民,没有任何有权利的公民一直没变。历朝改朝换代都没有也未曾解决这个问题。而当当代的几个知识分子仅仅是关注一下蔓延的疾病,丛生的社会问题,关注一下基本的不公平事件,马上就被官方和执政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要除之而后快,这真是中国人民的悲哀,中国国家的悲哀,千年古国的悲哀,一个民族的悲哀。

广大的民众俯首做奴隶,没有任何基本的人的权利,同时还要仰视主人和各级老爷的脸色,这是中国民众真实的生活现状,一个很小的该正常办理的事情,你就要磨破嘴,跑断腿,低声下气,而任何一个微小的不敬和闪失,都可能导致杀身之祸。而一旦你遇到不公平的事情,试图击鼓鸣冤,上告上访,马上被“北大某教授”等人说成说“精神极端不正常人群”。

在受到不公正对待告状无门铤而走险的青年杨佳表达“这是一个警察控制的国家”,这并非愤激之语,警察系统只是其中一个工具而已,更重要的是,其他武装力量,这些武装力量被上层官僚集团牢牢控制,不仅要防民之口,更要挡民之口,钳民之口,做到一切都消灭于萌芽之中。

毛泽东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话被当政者理解的十分深刻,任何企图同情民众的自下而上的民众组织和个人都被迅速的以”危害国家安全”和“国外敌对势力”被清理。只有当奴隶并微笑的仰望大人和权贵的人才能生存和被称为爱国者,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社会。

从清朝末年开始的民主科学运动以牺牲了无数人的代价,最终获取的是更加集权的腐败集团统治,一党治国,党国不分,不爱党就是不爱国的现状愈演愈烈,主流媒体不断忙着奴化教育,不断忙着歌颂臭名昭著的萨达姆,米洛舍维奇,卡扎菲。我相信如果有一天,只要党国需要,主流媒体会忙着去歌颂历史上日本的东条英机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和德国的希特勒。

一个知识分子刘晓波就因为谈了点中国民众该有集会自由表达和选举权利,就被判刑11年,而任何一点对民主民生的表达,都被示为大逆不道和叛国反革命,这是何等的荒唐和恐怖,这样一个完全违背历史潮流的“精英集团”不论如何用什么主义和思想理论来掩盖,都是徒劳的。

我不相信那个德国书生卡尔.马克思就是要建立这么一个政权,如果说卡尔马克思说中国现在这样一个毫无自由民主的社会是一个理想的人类社会,那么,这个德国人卡尔.马克思的思想真是对人类的极大侮辱,对人类的极大讽刺,对人类文明的极端亵渎,如果他真要建立这样一个“理想社会”那卡尔马克思真侮辱了他的先人,他的师长,他的德国祖先和人类的一切自由思想和科学精神。不论执政当局媒体如何宣扬胡佳刘晓波艾未未他们是外国敌对势力代表或被国内外敌对势力利用的走卒,不论腐朽的当局集团媒体如何往他们身上泼脏水,我依然对关注艾滋病事业的胡佳,对1989年后一直在北京努力宣扬中国人需要民主和言论选举权利的刘晓波,对维护底层民众权利的艾未未肃然起敬。

当我在国外图书馆看到“毛泽东选集”“圣经”佛教书籍甚至某些被当局称为“绝对反动”的法轮功的书籍摆放在一起的时候,我深切的感觉到言论和思想的自由有多么的重要。人类不需要邪教式洗脑的疯狂和精神灌输与控制,人类需要独立的自我思考和独立的思想的自由,这也是人类文明的精髓所在。

布鲁诺被宗教裁判所烧死了,德国的哲学家康德被政府要求停止发表任何关于宗教的言论,但是最终我们不记得那个政府和他的愚昧的统治,我们知道的是这个社会正沿着追求真理的道路前进。

言论是控制不住的,真相是遮掩不了的,中国的以党治国,党国不分,民众告状无门,没有人权的状态是终究要改变的。而中国的腐败的统治群体已经被证明是毫无进步意义的绊脚石,他们思想僵化,私心极大,张口是西方制度不适合中国,闭口中国“特”“色”,而自己的孩子则或经商,或发财,或定居西方,自己则在拼命敛财,试图积累几代几十代家族挥霍不完的财富。而官官相护,民众面前做秀,当面做人背后做鬼则被中国当代的官场和官员演绎的淋漓尽致。中国只须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状态没有一点改变。

然而幸运的是,中国盗火的普罗米修斯已经出现,他们试图点亮民众的灯火,试图打破当局“主流媒体”愚昧的洗脑“教育”,试图让中国人民了解事实真相。而现行的封疆主义王朝的式的制度和体系,必将会在民主和进步的大潮中被洗刷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