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才文人丑陋表演的舞台—中国的环球时报

奴才文人丑陋表演的舞台—中国的环球时报

付明泉

在北京工作期间,知道了环球时报,这个报纸的名字挺吸引人,不像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党的喉舌,党的报纸,官方媒体。于是买来看看,刚一看,貌似很客观的报道,接着逐渐发现,这报纸确实有点意思。

有意思之一是经常有这样的标题《布什请江主席吃烤肉》,里面极尽溜须拍马之词,肉麻的让人感到打寒战。比如,“布什绝少在农场请客,而且从不请外国元首,这次是破天荒”云云。

上次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环球时报又发了一文,什么“中国人民很生气”之类逻辑不通的话,我曾对此写了一文。全文如下:

可笑的空洞无物八股文式”的评论—-读《环球时报》批刘晓波获奖一文

付明泉

2010年10月9日

 

《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憋了一阵之后终于抛出了一篇批判刘晓波获奖的文章,读了令人觉得这真是空洞无物的典型八股文的典范文章,读来十分可笑。我们逐段看一看:

诺贝尔和平奖又砸自己的牌子 环球时报

  “诺贝尔委员会8日将世人瞩目的诺贝尔和平奖给了正在中国监狱里服刑的刘晓波,这个奖项再次把自己摆在了中国人民以及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对立面”。(环球时报)

按说,能写这评论的,该有点文采的人,而这评论开篇就两句话,用词就很有意思,第一句,相当于新闻广告,而且用了“世人瞩目的诺贝尔和平奖”,既然是“世人瞩目的诺贝尔和平奖”,那就说明还还是一个有很好的历史记录的奖,至少以前这个奖励的被授予记录还是有不错的,而后面是狂批这个奖就如西方奴役仇视中国人民的工具,那么这里怎么还说“诺贝尔和平奖是世人瞩目”呢? 下面更滑稽,说“给了正在中国监狱服刑的刘晓波”,这句让人看着迷迷糊糊,而且似乎很奇怪,还有是什么原因让得奖者刘晓波服刑的呢?这是每个读者都要问的问题,文中没给读者这个答案,刘晓波是流氓罪还是偷窃罪?还是诈骗罪?社论没说,估计环球时报这社论作者不能说不敢说,这也倒让读者反而产生了一种英雄主义的情节,那就是会想到这刘晓波坐牢是不是和那个曾经共产党的烈士的“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们愿把这牢底坐穿”的原因相似?而文章中的下一句又冠冕堂皇的用了“中国人民”这个词,这词汇可不得了,“谁和人民做对,那就是死路一条”,你看,“萨达姆不是也代表人民么?”人民和具体的人当然关系不大,但是一说人民不答应,那就完了,人民的敌人自然思路一条,但是关键的问题是?社论的作者做过民调?他就代表人民?是代表人民还是强奸民意?

  “诺贝尔奖总体上在中国是有威望的,但诺贝尔和平奖已成为借“诺贝尔”这个品牌强行塞给世界的西方意识形态的私货。上世纪的这个奖项多次颁给反对苏联的人,包括直接搞垮苏联的戈尔巴乔夫,这样的偏好并未随着冷战的结束而消融。”(环球时报)

这句更滑稽: 诺贝尔奖总体上在中国是有威望的,估计是为了模糊前面讲的不妥,还用了总体,这词汇超级模糊。后面顺便还批了句搞垮苏联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 苏联那已经失去民心的布尔什维克主政党是戈尔巴乔夫搞垮的吗?显然不是,这是睁着眼睛说胡话,那时的苏联千疮百孔,戈尔巴乔夫迫不得已改革,说他搞垮的苏联,估计现在的领导人都不会同意,那架有制度问题的沉重的破战车在赫鲁晓夫博列日涅夫时期都已经是气喘吁吁,怎么就成了戈尔巴乔夫搞垮的了么?在列宁时代,戈尔巴乔夫想搞垮苏联,可能么?
  “通过颁奖否定现代中国,成为诺贝尔和平奖新的偏执狂般的追求。中国迄今两人获奖,一人是达赖,一人就是刘晓波。前者是中国民族分离主义的代表人物,后者是鼓动把西方政治制度照搬到中国,并抵制中国现行法律的人。无论从外部看他们两人可以有多少个视角,但毫无疑问的是,两人都不是中国近年和平与发展的建设性力量,他们对中国社会的触动是通过示范对抗,他们没有在有着种种复杂问题的中国宣扬团结。把以“和平”命名的奖项颁给他们,是对大多数中国人的不尊重,是西方意识形态在中国人面前的一次傲慢展示。”(环球时报)

怎么颁奖就否定中国了呢?是否定党国还是否定中国呢?我看是否定党国,不是否定中国,当然,如果用这样的逻辑思维是对的,清帝国时期,“不爱大清,就是不爱中国”, “不爱慈禧老佛爷,就是不爱大清”, “不爱慈禧老佛爷的太监李莲英,就是不爱慈禧”,这么看来,和李莲英做对,就是不爱中国,从而和人民做对。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如果不爱党国,不爱领袖,就是不爱中国”,那刘晓波罪过是大了,他显然不爱党国,那就是卖国了。 下面,急忙把达赖也拉出来。为了批判一个刘晓波,先是弄出一个前苏联我们老大哥的总书记,接着批判一个佛教的达赖,看来,想找点论据,真挺难,这社论评论员是够费脑子的,说假话能不费脑子么?下句说:“两人不是中国发展的建设性力量”这句是一个很障眼法的话。其实,从本质上说,没有一个个体的人能是中国的建设力量,毛泽东不是说过,“只有群众才是历史的推动力量么?”,这么看来,一个人两个人都不是和英雄主义个人都不可能是什么决定力量,但是刘晓波就是破坏力量么?显然文章作者也没敢说。而社论下句说“这颁奖…就是对中国人的不尊重”,这句话更幽默,这里又混淆了主体,中国人这里指谁呢?我看授予这个奖励不一定是对“失去土地的拆迁户”的不尊重,不一定是对有冤无处诉的“访民”的不尊重,不一定是对吃毒奶粉病倒死去孩子的不尊重,对特权官僚的不尊重,这个倒是真的。其实,对评论员尊重不尊重也无所谓,他也是为了混个饭吃。他自己也心知肚明。

“由于热比娅、胡佳、魏京生等“异见人士”也都进入过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名单,更加剧了中国人对这个奖项的反感。善良的中国人有理由怀疑,诺贝尔和平奖已经沦为服务于西方利益的政治工具,评定及操纵这个奖项的人,不愿意看到中国的和平、团结,很希望中国社会因政治分歧陷入无穷无尽的纷争,直至走向苏联式的分裂。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用和平奖给中国社会撕开个口子。

 刘晓波去年被中国司法当局判处11年监禁,西方多国政府曾因此出面干预,诺贝尔委员会8日的行为是这种干预的继续。西方对刘晓波案的争议不是对司法本身的探讨,而是希望中国现在就推行政治多元化,让中国的发展“西方化”。

  诺贝尔委员会选在刘晓波服刑时给他这个奖,与其说是对他个人的鼓励,不如说是对中国司法制度的蔑视和挑战。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感觉到这种故作的恶意,西方的大多数公众也能一眼看出这是故意做给中国看的,中国社会与西方的感情隔阂将因此加剧。根据诺贝尔的遗嘱,和平奖应该颁给“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和平奖委员会昨天却做了相反的事。”(环球时报)

这段更有趣,为了批评刘晓波,急忙再提几个,胡佳,为了艾滋病进监狱的,魏京生,就是因为想和小平一起摸着石头过河,结果,小平要自己摸被逮捕了,这些人有啥批判的呢?看来实在找不到什么人物可批判了,说苏联分裂?是不了解苏联的历史,苏联的很多加盟共和国当时都是当初俄罗斯直接进攻征服占领周围的独立的国家如立陶宛等,这其中争取独立斗争一直没停止过,和中国的各省是不同的概念。毛泽东说,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怎么就用和平奖就给中国撕开口子了?

社论接着说,“中国发展不能西方化”,这才是本文说的核心,那是必须的,作者的意思是,中国必须是封建政治专制+资本主义野蛮方式的特色运作,而绝对不能“西方化”,是啊,那多可怕啊。按作者意思,“我们一定‘既不能回到毛泽东的社会主义社会,也不能西化’,而必须必须永远‘特’和‘色’下去。

  “诺贝尔和平奖的反复非难,再次提醒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处境。中国的发展要获得西方的掌声几乎是不可能的,中国在选择发展道路时需要足够的坚强,西方骚扰我们判断的手段经常比我们可以预见的更多,更出其不意。

  值得一提的是,诺贝尔委员会及他们代表的那些人,终将拗不过中国发展的大势。他们只是让中国生了一回气,却同时又砸了一次自己的牌子,但世界生生不息。那几个少数人终究不能评判世界,过于傲慢的西方也一次次误判中国人民的意志,以及中国的走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诺贝尔奖也没有这个道理大。”环球时报

最后一句更可笑,中国生了一次气,作者又开始欺骗读者了?谁生气了?中国生气了?这次也不是中国人民了?中国是个国家,怎么忽然生气了?至少也是中国人民生气了吧,作者也觉得不好写中国人民。但是中国生气了?至少我没生气,很多中国人也没生气?那么谁生气了呢?看来是官僚特权阶层人物生气了,我相信这个是真的。接着作者说,“那几个诺贝尔委员会的人绝对不能评判世界”,但是,似乎也不是几个官僚显贵就能评判世界的代表中国人民的,不是这样么?最后一句说的我相信,那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是问题的关键是,这话谁说都行,社论说了,就以为自己和说的人就是“实践”了,就是真理了,是这样么?那我现在说了?我也代表实践了?邓小平是靠这个口号上台的,让全国人民认为邓小平就是实践,魏京生刘晓波也想实践,就被迫流亡和被投入监狱了,这实践看来是主体的,说说了算谁就是实践,也许还是那句说的对?“强权就是真理”?如果如此,那就承认了吧,至少这次获得诺贝尔奖的实践被刘晓波先生实践了。也就别那么多废话社论了。

整片社论,连拼再凑,是毛泽东评价的典型的“空洞无物,像个瘪三”的可笑的荒唐的自我矛盾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残次文章。

环球时报这次在维护民众权利的艺术家艾未未被无故抓捕后,又抛出一篇无比低贱的文章《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弯曲》,让我看的惊叹,特立独行者,这个艾未未除了外形有艺术家的特立独行,其他做点维权工作,没看到哪里特立独行,倒是很多高官显贵游离于法律之外贪污腐败搞特权包小三特立独行,这是不争的事实。而环球时报每次都要搞这样逻辑不通,貌似讽刺特权执政阶层的文章,当时环球时报本意是拍官方马屁,做官方的隐形喉舌,不想每次都让全体中国人民清楚的看到了真相。

环球时报的可笑之处还在于,当湖北的前省长李鸿忠怒斥记者,大骂夺取记者笔的时候,保持沉默,在不公平事情屡屡发生的时候,保持沉默,在中国大地出现毒奶粉时保持沉默,而在几个民主人士被抓捕的时候或者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环球时报就要跳出来,大肆鞭挞。

奴才报纸《环球时报》还经常挟洋自重,用西方某某教授总裁的话来表明自己的正确,真实奴才到极端的报纸,当外国人没有说的时候,恨不能抓几个西方流浪汉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或者干脆造谣惑众,弄的外国教授纷纷发表声明辟谣。但是环球时报也顾不得了,反正造谣造过了,混淆视听和欺骗中国人民的效果达到了,还怕什么呢?

如果说人民日报是胡说报道,那么环球时报则是绝对的奴才报纸,其奴才嘴脸暴露的如此典型,谁想看奴才报纸和奴才文人,谁尽可去看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