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毛泽东–中国实质上的最后一个帝王

我看毛泽东–中国实质上的最后一个帝王

付明泉

2011年4月

毛泽东死去有34年了,对他的争论还远没有结束。被关押多年的著名文人聂绀弩评价毛泽东是:”‘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众叛亲离’,等到一切真相被揭开,他还要‘遗臭万年’。” 而建国初期和毛泽东有过著名的“雅量”之争的梁漱溟则在晚年感慨的说“毛主席晚年是皇上了,皇上了”。而被枪决的北大才女林昭讽毛泽东为帝王的诗词则是:《血诗题衣中》双龙鏖战玄间黄,冤恨兆元付大江。蹈海鲁连今仍昔,横槊阿瞒慨当慷。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汗惭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沧桑。
 

毛泽东到底如何,尽管天安门城楼上还高悬着毛泽东的画像,但是对毛泽东的话题已经基本成了官方的一个禁区,这是因为官方担心毛泽东和他的思想会被很多被压迫阶层当作一个思想武器,而现在的政策和毛泽东的很多思想也是有很大不同甚至是绝对不同的森严壁垒。而当今的当政者只不过是用毛泽东装点门面来保持这个国家特殊的政权以达到财富和权力的变形世袭形式而已。

有人依然高呼毛泽东伟大帮助穷人拯救穷人,有人说毛泽东是个混世魔王瞎折腾造成了中华民族千年的灾难。毛泽东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到底是想做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拯救中国还是想登上权力之巅,做一个新一代君王?

毛泽东到底做了那些贡献和功绩,这留给历史学家来考察。我们仅仅谈一个毛泽东的侧面,他的斗争哲学用于权术之战,而这两者清楚的标明,不论如何,毛泽东都是最后一个帝王。

中国封建王朝从秦始皇算起,有两千多年。毛泽东也一直念念不忘记秦始皇,他对秦始皇的提及要远远超越对他利用的德国人马克思的招牌。在中国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那个复杂的历史时期,有马克思主义是不够的,很多理论还不如哥老会的几把大刀来的快捷。而毛泽东在这个时期,要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的人斗争,和党外的斗争,和所谓的各种敌人斗争,所以也正因为如此,斗争贯穿了毛泽东的一生,成了他的一个哲学的重要方面。

毛泽东最初的斗争依然是来自党内,和理论家的斗争,不论是军政委还是军代表,毛泽东都强调了要中国共产党独立于国民党,独立于任何党派,要有枪,要暴动就要有武装,毛泽东提出了枪杆子出政权,其实,很多人未必不了解这点,只是他们希望通过和缓的,其他谈判的方式或者妥协合纵的春秋时代的方式来解决中国的问题,但是毛泽东看到了武装斗争的重要性,武装斗争的彻底性,武装斗争能成就真正的胜者为王。他利用孙子兵法而不是马克思的工人罢工理论,利用中国古代左传的以少胜多斗争思想而不是工人纠察队的所谓无产阶级思想。而显然,他这一套更实用,但是也遭到了党内理论家的压制。从此开始,毛泽东开始了要执掌最高领导权的斗争,这场斗争,在中国共产党人才聚集,云波诡秘的组织结构中,也是最难的。
毛泽东在江西,基本实现了抓枪杆子和成为这个地区所谓中央的最高领导者,但是在名器上,他依然要归属苏联的共产国际指派总书记的领导,而全国依然有最高中共在指挥他,他不过是和张国焘,陕北的刘志丹等并行的众多工农割据势力的一只而已。反围剿失败后,红军一方面军被迫长征,和有几万人张国焘率领四方面军会师的毛泽东等领导的红一军队伍只有8000人,但是这时的毛泽东占据了将多兵少,而名器是中央的名义了。毛泽东的第一个生死敌人是张国焘,张国焘是北大毕业生,他在中共一大上和陈独秀李达已经是三个领导人之一。兵强马壮而性格也咄咄逼人的张国焘很快和毛泽东矛盾激化,毛泽东选择了北上,张国焘则另立中央,选择了西进四川。最终在名器上失败的张国焘只能撤销自己的“中央”北上延安,可想而知道,等待他的是何等的命运。

“陕北出来个刘志丹”,当毛泽东到达陕北,他才发现,刘志丹在陕北的力量有多大,在陕北人的心中有多重要。刘志丹热烈迎接了毛泽东和他的队伍,但是不久,刘志丹就死在抗日前线,而这段案件也扑朔迷离,因为后来很多证据表明刘志丹死于他的保卫干事的手中,这保卫恰恰是毛泽东为首中央派遣的。

张国焘率领几万人的第四方面军到达陕北后,毛泽东为首的中央则派遣四方面军西征新疆。张国焘的部下陈昌浩和徐向前率领的四方面军在中央一会进攻一会不动的奇怪而混乱命令下,在缺乏任何后援下,被新疆马步芳的骑兵全军覆灭,而最悲惨的女兵军团被马步芳土匪军俘获后,则出现了最惨杀奸杀暴虐的人间悲剧。

毛泽东借国民党之刀杀第四方面军之人的方式,最后依然嫁祸于张国焘的机会主义和盲动主义错误。毛泽东甚至对张国焘的玩游戏的小孩子说,“你适合演坏人”。当张国焘斥责毛泽东无耻时,刘少奇大骂张国焘,让众人瞠目结舌。四方面军的将领之一徐向前在无力写出真相,表达了是四方面军的现有军史我都不看”的话。

毛泽东的另一个大的斗争对象就是项英,项英在江西时作为主席和毛泽东并驾齐驱,并表现出了对毛泽东的不驯服,后来的新四军在国民党统治区内,依然因为中央的混乱指挥和中国共产党私下将情报透露给国民党军阀而使得新四军完全被歼灭。毛泽东则迅速用陈毅重新组建了新四军,当然,这时,他没有忘记用饶漱石作为政治干部去辖制陈毅,从此结下陈毅和饶漱石的矛盾。

毛泽东开展了延安整风,这次整风将毛泽东团队正式组建起来,刘少奇等也因为绝对的高唱毛泽东思想,树立毛泽东有功被提拔几乎为二号人物。1949年建国后,毛泽东则先意会高岗清查刘少奇的历史问题,试图取代不听话的刘少奇,当刘少奇和周恩来联手后,毛泽东则把罪责推到了高岗身上,高岗最后自杀身亡。而毛泽东也让陈毅清查他的老对手饶漱石,并有资料显示毛泽东通告了当年饶漱石对自己谈到的陈毅的问题,陈毅得知毛泽东放弃饶漱石后,联合其他老干部对饶展开彻底批判,饶漱石最后的结局可想而知。

毛泽东深切感到这次斗争的失败,他开始酝酿更大的斗争对准刘少奇和周恩来,但是他这次采用了各个击破的方式。1959年彭德怀的提意见,让毛泽东决定先行把一直“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的彭德怀打倒,而毛泽东借助其他人,对当时战功赫赫的国防部长彭德怀一下打倒,并让贺龙继任国防部长,当然,贺龙也不是他所信任的,贺龙被打倒后林彪继任了国防部长。

毛泽东在20世纪60年代已经决定打倒刘少奇,他这次联合了林彪等,对刘少奇打倒,顺便打倒了邓小平,因为觉得邓小平是毛派人物,毛泽东这次吸取了高岗自杀的教训,保留了小平的党籍,并给与了生活出路。小平最终得以幸存。而刘少奇则在绝对的幕后指挥下在1967年迫害而死。

毛泽东把矛头对准了林彪,在对林彪表达不信任后,林彪之子铤而走险试图谋杀毛泽东,失败后林彪被迫出逃死在蒙古(一说死在中南海),至此,毛泽东的皇帝地位已经彻底稳固,毛泽东唯一疑虑的就是周恩来。林彪死后不久,毛泽东一方面从上海提拔了造反派王洪文做党中央副主席二号人物来限制周恩来和他集团的权力,一方面调来华国锋做公安部长。在这些都不足以对周恩来形成牵制,毛泽东再次启用邓小平来做总参谋长和副总理控制周恩来,在小平对周恩来说出了“你和主席的权力只有一步的距离”周恩来大受刺激,小平也再次得到毛泽东的信任。

毛泽东最终还是没有相信邓小平,他任命华国锋为接班人,并安排了文革左派张春桥王洪文等为根基薄弱的华国锋接班护航,但是庸碌的华国锋最终还是在老干部在毛泽东死后的联手中下台。

毛泽东善于在斗争中团结一部分人,斗争少部分人,他会利用A,B,C 来斗D, 再利用B,C斗掉A,最后靠新提拔的E,F处理掉BC,从这点看,毛泽东确实是斗争的高手;毛泽东也是善于利用历史中的个人矛盾,利用革命中的一个人冤家对手去清查此人,使得要被批斗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在国际舞台上,毛泽东也试图用这样的斗争哲学搞统一战线,不过,由于国际问题的复杂性,由于他对其他国家领导人已经远不如他的战友那么了解,也因为这不影响他的皇帝之位,他已经没有那么大力量和投入了,这使得毛泽东在国际舞台上的斗争远远没有斗争他的身边人那样得心应手。

毛泽东的翻来覆去的本领是很强的,他可以今天说彭德怀“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明天说彭德怀是彻底的反革命头子,他可以昨天夸奖谭震林“有几十年党龄经验丰富”,今天说谭震林“你还这么幼稚,让我怎么办”的话。而林彪之子林立果形容毛泽东的革命和斗争就如同一个绞肉机,毛泽东一个人在摇动,谁都可能被绞死,也算一个中切之语吧。

翻开毛泽东选集,矛盾和掩盖真相的地方比比皆是。国民党抗战时期毛泽东发电祝贺国民党抗战的胜利之战,抗战结束后则在写“国民党啥都没做,现在来摘桃子”真是矛盾百出,类似这样的矛盾在毛选中有很多。

不论如何,毛泽东是近代中国影响最大的人物,他的思想对中国文化,知识分子,中国民众如同双面刃,有批判传统文化糟粕的准确之处也有摧毁传统文化精华之笔。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君王,他的雄心壮志,更大的实现是在他的权术和他的一统天下的大天子之心和他试图改变中国和世界的雄心的展现,而他的性格,他的经历,他的教育,他的时代影响,也使得他不会成为一个民主主义者,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领袖,他更像一个有着矛盾思想的封建君主,图谋进取而又被权力羁绊,试图拯救中国而力不从心,他的几十年的哲学,是一部哲学历史,更是一部残酷的斗争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