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下的受害者–《永不瞑目》中的肖童

制度下的受害者–《永不瞑目》中的肖童

付明泉

作家海岩有部出名的作品《永不瞑目》。这部作品曾被拍摄成电视剧,红遍大江南北。而其中扮演肖童的陆毅,更是由此成为一线影星。这部作品影响之深,有多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正是它反映出了一种体制的弊端,一群体制下的受害者。

故事很简单,一个年轻的大学生做了警方要抓获的毒品贩子中的卧底人员,后来被毒枭的女儿爱上,在最后抓捕毒枭时,被毒枭女儿打死。而这个主人公肖童,一方面在形式上和毒枭家族在一起,和毒枭的女儿欧阳兰兰谈恋爱并即将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一方面又爱上了让他卧底的女警官欧庆春。

可以说,正是有着“上下五千年,英雄千千万”这样的正义心和青年人的报国心,以及对女警官欧庆春的朦胧的热烈的爱,才使得肖童愿意走入这个他不想去的魔窟,和一些毒枭和他认为的“绝对的坏人”在一起,为警方提供情报。而他在东躲西藏的状态下,他的内心是痛苦和煎熬的,他一方面和毒贩周旋,一方面和欧阳兰兰同居看似相爱,一方面又在幻想着和欧庆春的未来的恋爱和真正的光明正大的“健康的阳光的幸福的生活”,现实和理想是如此的矛盾的和纠结。

显然,不论是欧庆春还是肖童,都是在一种做好人做英雄抓坏人的精神世界中,这种世界如果在一个健康的体制下,也许会比这种体制下强的多,但是不幸的是,他们是在中国这样一种政治体制中,在一种人浮于事,办事拖拉,道德昂然的官僚体制下求得一种正义,这毫无疑问使得他们都成了上层社会立功邀功评赏的牺牲品。

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是特权阶层可以做到“无法可依,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在这样的官僚体系和法律体系下,一个没有警察身份的大学生的卧底,无疑是没有任何人道的同情和官方的保证的,官方人物更多把他当作一个牺牲品和一个自己向上爬官位的踮脚砖,而不会把他当作一个真正的己派人物加以保护,正是这样的背景下,年轻的有着报国心的肖童和同样年轻但有些功利心的欧庆春就必然都成了体制的受害者。

从个人感情来说,相比欧庆春的所谓“高尚的,居高临下的,朦胧的甚至有些利用性质的”的对肖童的”喜欢和爱”, 欧阳兰兰对肖童的爱则更加真实和实际,在她的观念中,世界不是肖童那样的黑白分明的有好坏之分,她任性,娇气,挥金如土,但是欧阳兰兰爱她的父亲,父亲的朋友,她在爱情上则爱着肖童,她虽然在肖童看起来刁蛮,但是在灵魂与肉体上则是真切的去爱着肖童。以至于在最后阶段,当她看到肖童带着便衣在抓捕自己和父亲的时候,她彻底崩溃了,腿软的要人搀扶逃走,这也使得最后她把全部的恨都倾泻在肖童身上,她也亲手开枪杀死了肖童。

肖童死后,这个体制的官僚忙着爬官争功,没人去理会肖童的死后荣誉和后事了。而欧庆春这时才开始想为肖童做点什么,买了贵一点的西装,大哭一场等等,努力想为肖童申请烈士称号,而这一切也许反映出了欧庆春的矛盾和反思,对自己的反思,对某些体制的反思。

有句话说,“体制不好,可以让好人变成坏人”,这也许说出了一个根本所在。永不瞑目中肖童的悲剧,不是其个人的悲剧,是中国千年封建社会文化思想的悲剧,是中国现在本质依然是封建制的体制的悲剧,是中国千年文化搞简单脸谱化人物搞简单的冲动的爱国主义不求制度建设的国家体制悲剧。而中国当代的非资非社的腐败社会—这个除了奴才就是主子,除了群众就是领袖,而没有承认任何个体的有尊严的人的社会,这个没有任何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公民的存在的社会,这个做人难,做好人更难的社会,是造成这个悲剧的所有根源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