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困守首都孤城 时间不多了

卡扎菲困守首都孤城  时间不多了

付明泉

2011年2月28日

在中东开始的民众示威浪潮扩散到卡扎菲统治的利比亚的时候,也许没有政治评论家和政治家能预言到利比亚今天的状态。相信卡扎菲自己也是信心满满,相信自己依靠军队和铁血政策完全可以扑灭这次民众的所谓“骚乱”。然而局势越来越不是卡扎菲的想像,先是部分军队拒绝他铁血镇压民众,而雇佣兵,火箭弹,坦克炮弹导弹似乎都挡不住民众的抗议浪潮。这也正形象生动的阐述了中国那句古语,叫“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卡扎菲的不聪明还在于,面对一直试图制裁他的西方政权,他居然高谈他“要如邓小平在天安门事件那样武力处理这次利比亚的抗议”,可以说让中国政府有说不出的尴尬。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中国执政党当时也是在多天抗议下,在邓小平要稳定的政策下才解决的。和卡扎菲的几天之内迅速用最暴烈的方式镇压残杀民众还是有所不同。 而卡扎菲的所谓“要战斗到最后一人”的说法,是在和利比亚的民众的宣战,是为自己的权力宣战,不是为了民族而战,所以一点也得不到任何同情。随着利比亚驻外大使纷纷辞职;随着内政部长辞职和公开呼吁军队不要为卡扎菲屠杀民众;随着利比亚前司法部长组建新政府;随着部分军队哗变;随着国际社会难得空前一致通过制裁利比亚政府的决议;可以看出,卡扎菲已经失去任何信誉,失去民心,失去任何国际盟友,卡扎菲的已经形单影孤,很难支撑了。

不论雇佣兵如何声称保护卡扎菲,我一直不相信用钱能买来真正的忠诚,雇佣兵是为了钱,在重金收买之下必然抛弃卡扎菲。而其他的所谓效忠力量,也很难在压力面前真正能保护这位独裁者。

卡扎菲目前的状态很像当时春秋时被强大的秦国要灭亡前的几个诸侯国;虽然不同之处,是当时要被灭亡的六个诸侯国面对的是强大的秦国军队兵团,而现在的卡扎菲面对的是利比亚内部民众和站在民众一边的军队,相同之处则是卡扎菲的控制面积和控制的势力已经越来越弱。

卡扎菲本可以在民众开始抗议的时候采用对话和身退,然而他在独裁的权力欲和附着的金钱家族利益的双重迷恋下变成了真正的“疯子”,他对民众采用了铁血政策,结果导致了全民的反弹的内部的分裂。而卡扎菲自己则被国际社会彻底抛弃。他完全违背了中国古语的“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精髓思想,成了历史和利比亚的垃圾人物 。

和任何顽固到死的独裁者一样,我深信,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既不会翻身,也不会光荣,他只能是权失身死,众叛亲离,被人唾骂。这不是凭空的设想,也不是简单的牢骚和诅咒,而是历史的规律,历史的必然。

卡扎菲,采用了最愚蠢的方式对付民众的正常抗议和诉求,他用他的残暴的行为,把自己曾经领导利比亚和发展利比亚的一点贡献都亲手彻底抹去,从而把自己正式推到一个彻底落后的昏庸残暴走向历史反面的统治者的行列,自己也走到了一个孤家寡人的绝路。

卡扎菲对民众的暴行,正可应了那句中国古语:“天作孽,尚可活,人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