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的明天和卡扎菲的两条道路

利比亚的明天和卡扎菲的两条道路

付明泉
2011年2月

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被国际社会称呼为狂人,而他的华丽鲜艳的服饰,他的张扬的个性,他的“把独裁进行到底”的行动,都让国际社会不断被震动。卡扎菲”不按套路出牌”的打牌方式,也使得当代其他政客和政府束手无策。

卡扎菲到底会何去何从,这是个问题。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军队在打败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军队已成定局的时候,毛泽东曾在讲话中说,要防止蒋介石逃窜,此人极可能逃到美国。然而,毛泽东没有想到蒋介石最终还是撤退到台湾,并一直保持独裁到死。同样,卡扎菲这样的政治强人和独裁者是不甘逃亡到国外做个贵族的,不论他贪污了多少国家的财富。这主要是因为独裁者把权力视为生命,视同为一切,所以,在失去权力的情况下,他们自我感觉一般和死亡也不遥远了。

伊拉克的前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就是一个例子,当时海湾战争打响后,国际社会一直估计萨达姆会走上流亡之路,但是实际上,萨达姆一直在国内兵败,直到大权无法在握,其内心是否依然寻求东山再起我们不知道,但是总之,失去权力对萨达姆来说和生命的结束已经毫无区别。

这样看来,卡扎菲只有两条路,一是维持控制利比亚部分地区,控制住最后死守他的卫队和精锐部队。一是兵败被擒,如萨达姆一样被审判处死。他不太可能如西方政治家估计的那样,流亡非洲其他国家或者南美洲委内瑞拉,当然,除了他的权力欲,他也很清楚,他的历史和他的罪行是不可能让他后半生做一个富家翁的。

而明天的利比亚,由于各种势力的角着,是不可能马上平静的,也很难一步进入民主政体的状态。很可能出现一段时间的割据状态和部落民族分裂。但是不能因此说41年统治的卡扎菲就不该下台,不能因此说这次民主浪潮不是进步的,更不能因为担忧利比亚的明天就让这个利比亚的独裁者和暴君继续他的统治,独裁下的稳定没有意义,做奴隶的和平不是真正的和平,严重社会不公体系下的秩序不是真正的秩序。

利比亚,不论明天如何,抛弃独裁者卡扎菲,是历史的必然,也是利比亚人民的选择。这个势,是不可抵挡的。

1 thought on “利比亚的明天和卡扎菲的两条道路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