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了魔鬼的盒子—谈邓小平和他的所谓“理论”

打开了魔鬼的盒子—谈邓小平和他的所谓“理论”

付明泉

2011年2月

改革开放32年来,邓小平一直做为“第二代领导核心”和“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一直被反复宣扬和鼓吹。这种洗脑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国人把中国32年的一些发展完全归于邓小平和他理论的功劳。“文化大革命十年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邓小平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某某方面取得了迅速发展”成了一些固定的语法和句式。

随着高官的腐败数额的日益巨大,随着高官腐败的日益普遍,随着腐败的高官日益接近权高位重最高阶层,人们开始疑问和思考邓小平和他的理论;随着倒塌的高楼,倒塌的立交桥,倒塌的学校校舍,人们开始疑问邓小平和他的理论;随着毒奶粉,毒大米,毒药品,人们开始疑问邓小平和他的理论;随着“躲猫猫”“俯卧撑”等严重司法不公,人们开始疑问邓小平和他的理论;随着中国对外不断退让,不断失去国格和尊严,随着西方国家继续在中国领海附近耀武扬威,人们开始疑问邓小平和他的理论。

我们这里不谈邓小平在红七军最艰苦的生死存亡的战斗中脱队跑到上海,我们这里不谈邓小平隐匿淮海战役粟裕的战功,我们这里不谈邓小平打私人报告汇报中国党内最会搞经济的高岗并使得高岗最后被定性为“搞独立中央”的罪名自杀; 不谈邓小平在50年代领导批判和他一起工作的司令员刘伯承的“单纯军事主义”;我们也不谈邓小平当“全国抓右派领导小组组长”将55万无辜者打成右派; 不谈邓小平开始投向刘少奇后来写信批判刘少奇; 不谈邓小平和毛泽东保证的自我认罪永不翻案,不谈邓小平和华国锋的表红心表忠心表决心希望复出做点“工作”的事件;不谈邓小平老人执政,两次不合法的更换“总书记”,不谈邓小平用武力镇压民众的反腐败反贪污反官倒。我们在这里只谈邓小平和他的所谓理论。

邓小平利用国家在毛泽东时代大力发展重工业和军事工业,忽略发展轻工业的做法;邓小平利用很多老干部私心膨胀都想子女享受发财的想法;邓小平利用人们普遍的对“革命”的厌倦心里,邓小平利用很多人普遍的私欲和家庭作坊心里,邓小平利用人们希望发财的发财梦心里,提出了“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提出了“干部先富起来”。邓小平提出很多话正是造成中国全民乱象的重要原因。邓小平很多话似是而非,很具有迷惑性,比如他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乍一听,让人理解为他希望全国民众富裕,但是,中国历代革命和斗争,一百多年风起云涌的革命和斗争,难道不是为了建立一个公平公义公正的共同富裕的国家么?如果仅仅是“有权多占,少权少占,没权不占”式的发财,需要牺牲如此多的人建立一个1949年的新政权么?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是人人都知道的,但是“富裕就一定是合理的么?”,“富裕是全民富裕么?还是少数人的富裕,多数人的奴役呢?”,这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但是邓小平忽略这些,仅仅提出了所谓“不要贫穷,要富裕”。 从此中国官吏开始了横征暴敛,贪污腐败,而邓的“发展才是硬道理,胆子大一点,步子大一点”,又使得这些官僚长期可以以此为借口,能人主义盛行,在邓小平时代,长期以来贪腐问题是领导的个人小问题而不予追究。

邓小平推倒了中国的一切道德基础,用发财梦使得中国大地陷入无序。中国社会出现了在不公平起跑线上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权钱交易,对内侵吞国有资产,对外转移资产,跑官卖官买官成了官场潜规则。邓小平把共产党员最初奋斗的思想理念和价值观以及这个政党的初衷和社会理想丢的干干净净,踪迹全无,让中国社会出现极大的道德真空和道德缺失。诚信和奉献,付出和吃亏都成了“傻子”才做的事情,而能人则靠坑崩拐骗等一系列背后交易,获得极大的财富和名声与社会地位。中国社会出现了没有封建社会道德,没有资本主义社会法制,没有社会主义道德的全面道德缺失状态。

在民众对此心存异议,提出或者建立“资产阶级的社会”或者建立一个“纯粹社会主义社会”的时候,邓小平再次用“稳定压倒一切”,“不要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所谓“理论”来欺骗世人。在一切都暴露后,在人们发现官员用权力进行商业活动的官倒行为进行抗议和抗争时,邓小平先后解任了忠心耿耿执行他的“官僚资本主义和当权派资本主义”政策的两任总书记,并指责他们犯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错误,而后开始任用那些遗老和封建思想严重的所谓“无产阶级元老”来为维护他的封建政治统治制度服务。

在民众的觉醒和愤怒之火指向邓小平和他的理论的时候,邓小平不惜武装的军队来对付人民群众,他用稳定压倒一切的理论来血腥完成了他的所谓“改革大业”和“一百年不动摇”政策—-这本身就是违背辩证法和客观变化而要调整的“政策”。

邓小平铁血镇压之后,中国权力阶层开始更加疯狂的敛财和“致富”,他们积攒起了几代几十代几百代都消费不完的财富,他们时刻准备资产转移,不断外逃,而盘根错结的关系网则成了他们安身护命,升官发财的护身符,当然,邓小平理论和坚持邓小平理论的国策,也使得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步子大一点,胆子大一点”。

豆腐渣工程,毒奶粉,判决不公,告状无门,无故下岗,被抢占土地,不发民工工资这些表面看起来都是老板和个别企业的行为,而本质则是社会缺乏监管,政权对“能人阶层”放任自流任其游离“法律之外”的结果。而一个社会不是热带雨林弱肉强食,政府的最高职责就是在法律的框架下执行和保证社会的基本公平公义,而邓小平理论,无疑是对“能人特权阶层”的保护,而对“普通民众”的剥削奴役听之任之。

‘干部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动后富”已经证明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无耻最卑鄙的谎言,先富起来贪污腐败的官僚第一件事情就是构建关系网,对外转移资产,争取爬到“刑不上大夫”的最高阶层或者和最高阶层找到靠山,而他们每天算计的不是带动后富,而是如何更残酷的更精细的占有农民土地,提高房市价格,更加残酷的赤裸裸的剥削。

邓小平理论,使得中国千年的封建道德,中国百年来引入的西方民主科学的资本主义道德,中国几十年来浴血奋战无数人争做“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而构建的社会主义道德都荡然无存。

邓小平理论,打开了魔鬼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