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那些事

邓小平的那些事

付明泉

1931年, 龙州起义后,邓小平任政治委员,在红七军转进过程中,损失惨重,到达湖南广东边界时,只有2个团。黄埔一期的李谦在战斗中牺牲。部队到达江西南部后,邓小平要离队去上海汇报工作 。当时的形势十分紧张,邓小平没必要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回上海去汇报工作,当时前委中的多数同志认为不妥,但苦留邓小平不住,“邓小平一定要去上海”。后来中央再来电阻止邓小平,可邓小平已经走了。(红七军前委1930 年1月给中共中央的报告)。

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要党内党外人士向党提意见。

毛泽东提名邓小平担任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的组长。

在查右派的运动中,中央党校负责人杨献珍汇报说:“仔细查了,一个右派也没有。”

刘少奇批示:“杨站在右派的立场,怎么能查得出右派呢?”

邓小平则批复说:“抓不出右派的人就是个右派。”

全国在邓小平主抓下,55万人被定为右派。1980年,胡耀邦在全国的呼声中领导平反,最后只有90多人没有平反,据说主要是为了显示这个运动的正确。

邓小平在80年代则说,这个运动是对的,仅仅是犯了扩大化的错误。但是你在他的文选中再也找不到他在反右中慷慨激昂的讲话文稿了。

20世纪60年代初期,刘少奇曾对毛泽东说,“明天是国务会议,主席是党的主席,就不用去了吧”。

邓小平说,“主席岁数大,我看就不用去了吧”。

毛泽东坚持要出席第二天的会议,他带了一本党章,一本宪法,说,“我是公民,我是党员,一个说我不要参加会议,一个说我岁数大了”。

文革开始后,邓小平作为刘邓路线的二号人物被批评,他在1966年刘少奇被打倒后,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亲自提出、亲自领导的。这是一个兴无灭资,保证我国永不变色、避免修正主义、资本主义复辟危险的伟大革命运动。这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壮举。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1967年6月邓小平给毛泽东的信中说:

“对于我本人来说,文化大革命也挽救了我,使我不致陷入更加罪恶的深渊。”

我入党40多年来,由于资产阶级世界观没有得到改造,结果堕落成为党内最大的走资派。革命群众揭发的大量事实,使我能够重新拿着镜子来认识我自己的真正面貌。我完全辜负了党和毛主席长期以来对我的信任和期望。我以沉痛的心情回顾我的过去。我愿在我的余年中,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努力用毛泽东思想改造我的资产阶级世界观。对我这样的人,怎样处理都不过分。我保证永不翻案,绝不愿作一个死不悔改的走资派。”

1972年8月3日,邓小平给毛泽东的信中说:

“我同全党全国人民一道,热情地庆祝在摧毁了刘少奇反革命资产阶级司令部之后,又摧毁了林彪反党反革命集团的伟大胜利!

  关于我自己,我的错误和罪过,在一九六八年六七月间写的我的自述中,就我自己认识到的,作了检讨。到现在,我仍然承认我所检讨的全部内容,并且再次肯定我对中央的保证,永不翻案。

我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是在一九三一年初不该离开红七军,尽管这个行为在组织上是合法的,但在政治上是极端错误的。”

邓小平1976年10月10日给华国锋的信中说:

“我衷心地拥护中央关于由华国锋同志担任党中央主席和军委主席的决定,我欢呼这个极其重要的决定对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意义。不仅在政治上思想上华国锋同志是最适合的毛主席的接班人,就年龄来说可以使无产阶级领导的稳定性至少可以保证十五年或二十年之久,这对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来说是何等重要啊!怎不令人欢欣鼓舞呢?

我同全国人民一样,对这个伟大斗争的胜利,由衷地感到万分的喜悦,情不自禁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我用这封短信表达我的内心的真诚的感情。

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万岁!”

邓小平1980年对华国锋取而代之后。提出了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干部先富起来的理论。他对来访的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说,“毛泽东(选集)思想大家都做了贡献。” 法拉奇说,你也做了贡献? 他说,“革命者还能不做事?” 当法拉奇问他对自己如何评价时他说,“我犯过很多错误,但是都是好心犯的错误,不犯错误的人是没有的。”

 八

  1989年6月4日,邓小平命令正规武装的军队解决了反腐败反官倒的全国运动。而邓小平则因为这次镇压,使得他失去民心,他自己也不得不仓促选定新接班人后真正下台,辞去军委主席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