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国农民真苦 农村真穷 农业真危险”

谈“中国农民真苦 农村真穷 农业真危险”

付明泉

2009年9月10日, 李昌平成为“中国最著名的乡党委书记”,他在给当时的中国总理的一封信,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描述农村的现状:“ 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

几千年了,在中国这个农民为主体的国家,农民确是最不重要的人,甚至不被当作平等的人。古代被封万户侯做奴隶主是很多贵族平民的追求。而就是靠农民鲜血夺取胜利的毛泽东和他的战友建立的政权,在建国后,民主党派著名人物梁漱溟提出解决农民问题,并说不该对农民”忘恩负义”时,毛泽东也大怒,并爆发了那场梁漱溟说,主席道个歉,我就觉得你有雅量,毛泽东则回答,我没有这个雅量的话,也因此,梁漱溟被批判为资产阶级分子代表人物。

多年来,中国农村一直被看作贫穷无知的地带,而二元的户口制度则把中国农民死死拴在土地上,甚至在改革开放初期有个嘲笑农民的话“山炮进城,腰捆麻绳,喝个汽水,不知道退瓶,看个电影,不知道啥名”,之类的话。进入90年代,政策有宽松后,中国农民开始进入城市打工,他们建立起高楼,修起了桥梁,他们没有户口,没有安全保证,在最危险的地方做最辛苦的工作,他们吃的差,住的糟,他们却拿不到他们应该拿到的薪水,在一个地方建立的富丽堂皇后,他们就必须离开这和他们陈旧服装和风霜脸庞“不和谐”的处所。

而在中国农村,则靠那些留守的妻子和老年父母在耕种,还要面临经常的豪绅土地商的掠夺圈地运动,他们如果抗争,很快不是成为了暴民就是访民,这就是中国农村,这就是改革32年中国农村的实际情况。

叶圣陶写过多收三五斗的故事,写1949年前的社会农民丰收也苦,不丰收也苦的现状,而今天这样的状况依然没有改变。而中国每个毛孔都渗透着血和肮脏东西的精英和权贵却依然在拼命算着这一本万利的农民土地。

中国32年的改革,是私有化和培养新权贵和类似南北朝时期腐朽士族的改革,不是为了广大民众的改革,更不是为了广大农民的改革,中国32年的改革,是一个财富从多数人耕耘到少数人收获的改革,中国32年的改革,是从一个革命时代一转身变成富人发财真实梦的实现,中层阶层梦想,农民梦魇的改革,中国32年的改革,就是一个富人权贵对美国和西方国家无限崇拜幻化了软骨病的改革。

“中国农民真苦 农村真穷 农业真危险”,这依然是中国今日农村的实际状况。

1 thought on “谈“中国农民真苦 农村真穷 农业真危险”

  1. Pingback引用通告: 谈“中国农民真苦 农村真穷 农业真危险” (via 付明泉文集–“我们的全部力量就在于思想。”) « Sting's Hom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