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列国人物谈—智慧过人的秦国统帅王翦

东周列国人物谈—智慧过人的秦国统帅王翦

 付明泉
2010年1月3日

 东周列国时代,是英雄豪杰辈出的时代,也是计谋计策兵法战法运用和实践的历史时期,而其中的人物,性格迥异,经历不同,但是却各个独特而非凡,这英雄人物之一就是秦国始皇帝时对秦国统一做出巨大贡献的秦军统帅王翦。

战国时代,秦国在商鞅变法后,据有地势之险,经济和军事日益强大,到嬴政时期,国力已经超越其他诸侯国,但是楚国,赵国齐国等依然强大,而且他们也互相结盟,共同对付秦国,以图寻找机会,击败和重损秦国主力,挽回颓势。 所以,这个时期,也成了秦国统一中国的关键时期,每个决定和战役对于秦国也是至关重要的。秦国也开始了对各国用兵,分化瓦解,以图各个击破,连绵不断的用兵和战事就在秦国和各个诸侯国之间发生了。

历史记载:“秦王复谋伐楚,问于李信,‘将军度伐楚之役,用几何人而足?’ 李信对曰;‘不过用二十万人。’ 秦王显然不太放心,于是复召老将王翦问之,翦则对曰,‘信以二十万人攻楚,必败。以臣愚见,非六十万人不可’。秦王私下则认为,老人固宜怯,不如李将军壮勇。” 然后后来李信被楚军大败。 秦王亲自拜见王翦求其统帅,并配以全国的精兵六十万人。 而统帅六十万人是其前诸侯国之间战事从没有过的,这让秦王疑惑,其中有段对话,十分生动而经典, 其中秦王说,“春秋五霸王威加诸侯,其制国不过千乘,以一乘七十五人计之,从来未及十万之额,今将军必用六十万,古所未有也。”, 而王翦回答说,“古者约日而阵,皆阵而战,步伐俱有常法,致武而不重伤,声罪而不兼地,虽干戈之中,寓礼让之意。故帝王用兵,从不用众。今列国兵争,以强凌弱,以众暴寡,逢人便杀,遇地则攻…” 。其中可看出王翦对之前诸侯相争的形式上的称霸和目前惨烈战事不同和政治形势不同的清晰的分析,秦王听后,叹曰,非将军不能透彻至此,于是拜王翦为大将,以六十万军队授之。但是王翦在出征前,恳请索要多处美宅,秦王同意赐给。一直到了军队行进,没出秦国边境,王翦看到好的土地依然求要,秦王欣然应允。部下蒙武也十分不解,问是否求的太多了,王翦说,秦王倾秦国的所有六十万精兵给我统帅,是空国而托我,必然疑心我,我不停索要田产,在秦国立子孙(田产)业也,是让秦王安心。蒙武十分折服。

从此两件事情,可以看到王翦用兵的谨慎,对楚国依然的国力军力客观形势估计的准确,对秦王的了解和政治险恶的了解。他知道他的危险并不在于前面的前线战事,更在于后方的君主,而这事件和他的行为,也对后世的将军统帅和君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王翦出兵楚国,一直保持了他高度的军事敏感性,和谨慎的性格特征,他或坚守不战,并体恤下属,使得下属组成敢死之壮士兵团,在关键时刻以一当十,作战十分英勇,王翦最终灭亡楚国,在回国后,对性情多疑的秦王,则及时做到告老回乡,而秦王则赐其黄金千镒。可见其对古代君臣政治的兔死狗烹了解的十分透彻。

人,在一定的安定的环境下谈天说地并不难,看别人处事也不难,而难就难自己本人身处险境能沉静异常,真正能做到透彻理性和克制,真正能建功立业,全身而退,不骄不躁,如苏轼所说,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能做到收放自如,力排众议,这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从这点说,王翦,确实是勇者和智者的化身,是一个智慧过人的军事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