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列国事件谈—由荆轲刺秦王想到的

东周列国事件谈—由荆轲刺秦王想到的

付明泉
2011年1月1日

东周的历史时期,是中国少有的复杂时代,诸侯争雄,中原逐鹿。而强秦则是各国的头号敌人,在这样一个大舞台上,演绎出了许多生动的画卷。而这段历史,也成了中国后来历代君王和将军们借鉴的一段军事政治宝贵经验。

荆轲是其中一个特别悲剧性的人物,他受燕太子之恩,前往秦国行刺,然而天不保
佑之,最终丧命于秦,头颅被烧毁,而也未能拯救燕国命运,反而最终加速了燕国之灭亡。

荆轲为了接近秦王,建议燕国太子丹杀死来投降的将军樊於期并提他首级到秦国,知道太子丹不忍心,则亲自劝说这位降将,为报家仇,可否献出头颅,并由自己去行刺亲王。樊於期也是义士,况且在他国苟延残喘,也为报仇雪恨,大呼,“此臣之日夜切齿腐心而恨其无策者,今乃得闻明教。“于是拔剑自刎。 而荆轲则带地图和头颅,与秦舞阳一起,抵达咸阳,接近秦王。

后面的故事是失败的故事,荆轲刺杀秦王未成,也最终使得自己和秦舞阳被杀,头颅被焚,而燕王太子也是身死国灭。

这样一个故事,如果抛掉唯物主义谈的历史必然性和所谓荆轲违背历史大潮流而动的所谓那种空泛观点外,我们可以看到其中一些实际因素:

第一,秦舞阳开始的胆怯,使得秦王生疑,这个十几岁就在闹市杀仇人的人,被太子丹看重从死牢救出来辅助这个刺杀计划,但是在秦王殿堂外就已经“面白如死人,有振恐之状’。这种情况也最终使得秦王生疑,而下旨仅许荆轲一人上殿,使得最终秦舞阳未能在关键时刻帮助荆轲。

第二,荆轲以前从未见过秦王,被秦王和秦国宫廷威严所威慑,在真正行刺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手软,在只有寸步之距,却未能抓住机遇,这种情况,往往都是行刺者手软和不果断造成的。至于后来秦王绕柱行走,秦国群文臣上来帮助,(秦国不允许武士在殿堂上),则荆轲更不可能行刺成功,这样看来,丧失那次最近距离的刺杀后,荆轲实际上已经丧失了任何刺杀秦王成功的可能。

第三,荆轲在心中的“义”和“士为知己者(燕太子丹)死”的心结恰恰局限了他的这次行动,他更多的重义和名声,而不是成功和成效性,因为不论成功于否,他最终都是要死,所以这也使得他和大将军那种征战的成则万户侯凯旋,败则身亡被杀不同,后者更渴望的的胜利,因为只有胜利才和他的名誉息息相关。而荆轲则在义(行动本身)完成后,结果对其并不重要,这点,成了他刺杀(也是历次后来刺杀行动)的大忌。而只有如是施剑桥为报父仇,刺杀孙传芳,才最终可能把胜利作为最终目标,这么看来,刺杀秦王只为报答知己的恩,完成自己的义,而不是真正的国恨家仇,成了荆轲这次没有成功刺杀秦王的死结和障碍所在,换句话说,在刺杀的目的,动机,动力和意义上,他和太子丹还是有不同的,这种潜在的无意识的东西恰恰成了荆轲刺杀失败的关键因素。

历史就是历史,不能重复也无法重复,荆轲的悲剧只是他个人和燕国的悲剧,和历史进步与否没有关系,他走前高渐离击筑荆轲自己高歌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也正成了很多重名节的后来的“义士”的写照,也成了后来很多刺客行动前就断定后来是失败悲剧的心理起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