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普遍的纠结之问–“我的选择错了么?”

 

人类普遍的纠结之问–“我的选择错了么?”

付明泉

2010年12月23日

1976年45天安门运动后,重病的毛泽东在听了华国锋等关于天安门的混乱状态后,说出了“不要急,慢慢来,你办事,我放心”的话。而1989年64后在接见军以上干部的讲话时,80多岁的邓小平则说出了“我们这些年的政策错了没有?我这些天也在想,我认为还是没有错。”的话。这些话虽然有一定的权益和政治考虑因素在其中,但潜在则能看出了执政者对自己和领导集体作出决策的反思过程,也看出了人本性对自己行为决策的疑问和思考。

“到底错了没有”,这是很多政治家被他人和反对派问的问题,也是人在生活中做决策中经常会问自己的问题,人对自己行为的判断依据,往往根据之后的结果,周围的舆论民意,自己的道德法则,一个时期的法律规范等等。当这些是良好的时候,人会保持充足的自信,当发现一切混乱的时候,大多数人则会疑问,即使少数在人看起来的超级政治强人,此刻也被周围疑问甚至更严重的,是自身的困扰和自己本身思想的纠结。

很多人一生走不出自己当年选择的纠结,那个当年的爱国青年,称要”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的汪精卫,后来长期在国民政府被认为是名器最高领袖,两袖清风,孙中山总理遗嘱的起草者,蒋介石长期的国民党内的竞争者汪精卫,在越南发出彻底投靠日本军政府的“艳”电后,从此一生没有走出世人唾骂为卖国的名声,更没有走出自己是在“卖国”和“救国”的困惑。

“我当初的选择错了没有?” 很多人是用一生在辩护,但是他们的内心是否真的没有纠结,真的那么理直气壮?低气十足?林肯在签署黑奴宣言时发言说,“先生们,我用我的笔签署了这份宣言,或者为它我名垂青史,或者因之我遗臭万年,我签署这份宣言,我的手在颤抖,但是我知道我必须签署它”。 林肯不能颤抖,他签署了这份宣言,也因此受到了美国历史民众和国家的尊重。但是谁能知道当时的林肯是否为之犹豫过和纠结过呢?

从广西起兵,势如破竹攻克占领清帝国半壁江山的太平天国的天王洪秀全,在最后被清军围攻天京(今日南京)时,对忠王李秀成要求放弃天京,保存余力,以东山再起时,这个定都后长期昏庸沉迷酒色的农民领袖,忽然表现出了一种当年起兵时的精神,尽管固执而鲁莽,但是不乏当年的骁勇和豪迈之气,他说,“朕铁统江山,尔不扶,有人扶”。但是,他真的没有反思过,“从起兵到定都到沉迷酒色,我错了没有?”这样的问题么?

冯友兰说,“历史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任由人打扮。” 而一切的过去,都变成历史书上的符号和文字,不再鲜明和生动,而这些昔日鲜活的故事的历史书甚至压着厚厚的灰尘,无人问津,但是在那个时代,那个时期的进行状态,在那刚刚成为过去的时候,当事者是如何扣心自问过自己那个问题“我错了没有?”谁又能知道呢?

明朝末年的名将和明帝国的重臣洪承畴兵败后面对清帝国皇帝贵族的利诱,曾想做历史上第二个文天祥,但历史让人唏嘘,他不仅没成文天祥,反而恰恰成了其相反的人物,他投靠大清,跪拜了清朝的入关前的皇帝皇太极,并成了清灭明的马前卒,被爱国汉族文人和臣子唾弃,而洪承畴对皇太极写下“君恩似海,臣节如山”的时候,他是否如后人讽刺他的,他对曾给他极高权力和荣誉的明帝国的君主是否有“君恩似海矣,臣节如山乎?”的疑问呢?他是否有不被信任,并在听到了那清帝国贵族说的“不忠于大明者,必不忠于我大清”时,曾产生过“对自己名节俱毁的投靠另一个民族清帝国这个选择”的疑问呢?

“我当初的选择错了么?我真的错了没有?”这个人类普遍疑问的问题,也许正是任何人不能挥去的哈姆雷特之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