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韬光养晦”30年 中国已经没有退路

“韬光养晦”30年 中国已经没有退路

付明泉

2010年冬

从自封为第二代领导核心的邓小平开始,中国除了有邓小平为了在国内军队权力的稳固,开始有一段对小国越南侵略战争的自卫反击战以外,就开始坚定不移的实行他的所谓“韬光养晦”政策。即所谓的“不出头”“不表态”,“一心一意搞建设,一百年不动摇”等等。中国开始模糊朋友和对手的概念,做到打不还手,君子动口不动手的策略。这一作法得到了很多权贵阶层的拥护,终于找到了一条发展的路成了这些人口头禅,而似乎这和过去对手的西方国家的礼尚往来,经济合作,就可以把对手变成朋友,从而可以杯觥交错而高枕无忧了。

前朱镕基总理刚刚从美国访问返回北京,中国在南斯拉夫的使馆就被“误炸”了,而江泽民的访问美国还刚刚结束,中国南海的飞机就被撞掉了。在北美刚刚出版前总统布什的新书在回忆录中写出了南海飞机被撞后,美国赔偿了中国34567元,这到底是赔偿还是一个对中国的讽刺?而中国每次在这些事件发生后,几乎都是发出了软弱无力的外交抗议辞令,难怪有网络戏说,“韩国是你打我,我就演习,美国是你打我,我就让你亡国,中国是你打我,我就骂你”,这样的说法了。

“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政策,本质上是自己先模糊了朋友和对手的界限,用表面的经济发展的道理来迷惑自己,就如掩耳盗铃和鸵鸟把头钻到沙堆中,而对手并没有因此而模糊自己的视线。有精英大谈经济发达了,一切都好办。然而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宋代,那个王朝并非经济不发达,也并非没有军队,然而,在经济绝对落后的契丹辽国,西夏,金国女真族,蒙古族的进攻下却两次亡国。而大明王朝的GDP是占到了世界的四分之一,然后却亡国于北方刚刚完成从原始部落到奴隶社会转化的清帝国。

没有人否定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对人来说,一个彪形大汉未必就一定会有血性,可能骨子里十分懦弱;而一个瘦小的有着顽强斗志的人却往往令对手胆寒。那么,政府同此理,认为一个政府和国家仅仅经济好了,就会变得强大和有力,这是十分片面的想法。

我们不是物质虚无主义,但是改革开放32年,1949年中国给世界的曾经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铮铮铁骨的骨气已经丧失殆尽,我们看到的不是一只新生康乾时代的强国,而是一退再退的清帝国的道光咸丰同治光绪时代的弱国形象。

日本已经公开宣布钓鱼岛是自己的领土,我们的渔船能被日本扣押。美国的军舰在我们的领海边缘公然演习,并警告中国禁止出海,这是多么的荒唐。 而1949年,中国新政权的领导者毛泽东在对英国丘吉尔说派几艘军舰到远东中国实行报复时候,在新华社的社论中说:”我们怒斥战争贩子丘吉尔的狂妄声明,中国是长江的内河,英国人有什么权利开进来。”, 而对于西方国家的谣言说中国解放军希望西方军舰帮助渡江,毛泽东则说,“我们从不需要西方的援助,恰恰相反,我们要求所有西方国家的军事力量离开中国”。

中国在艰苦的条件下,进行了抗美援朝,对印度反击战,对苏联的珍宝岛反击战,81岁的毛泽东依然亲自指挥了西沙保卫战。然而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上进行忍耐,已经拿出了打了左脸,伸出右脸的精神,结果是我们的南海被瓜分,美国实行了全面的战略包围,而几乎所有的边缘小国外国的海盗盗贼都已知道,中国除了发出外交辞令和对内严厉外,对外是十分软弱的,也许他们已经把我们的国庆阅兵和演习当作是展示维持国内治安能力的演习而已。

韬光养晦32年,每当有和西方的矛盾,为了缓和,中国都将进行一笔大的购买送礼,中国越来越接近慈禧太后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于国之欢心”的外交政策,中国也越来越接近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外交政策,也让我们感觉到了汪精卫的“曲线救国”政策。

韬光养晦32年,中国已经没有退路。敌国的军舰在再次出现在满清英法联军舰队的海岸,而我们依然不断请求对手谈话,并对对手给我们一个笑脸欢笑多日,我们还依然用韬光养晦和和平共处来掩耳盗铃的欺骗自己,这是何等的悲哀。

当战争无可避免,当奴隶的和平不是真正的和平,奴颜婢膝绝对不是韬光养晦,没有血性没有骨气的强大不是真正的强大和繁荣。

韬光养晦32年,中国已经无路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