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张春桥 ——–惨败后的坚韧者

历史人物张春桥 ——–惨败后的坚韧者

付明泉

我看不到你们(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指邓小平等)的灭亡,但是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
                                                                                  —–张春桥  1980年被审判唯一的发言

人不遇到事情的时候,是看不出真实性格的,而纸上谈兵和真实的率领千军万马哪怕在战场上率领一个小分队都是完全不同的。正因如此,张春桥,才显得如此特别。

张春桥,中国除了十分年轻的一代以外,对他的名字都不陌生。这个戴着金丝边眼睛的山东文人,被外媒评价为毛泽东晚年的“宠臣”。他主抓过上海的经济,在文化大革命中叱咤风云,做过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最重要的是,他被普遍认为最理解毛泽东晚年思想的人物。看到现在很多中央老一代人和子女一边经商发财一边写出《一生紧跟毛主席》(或《我父亲一生紧跟毛主席》)来粉饰自己一直很有能力的文章,就在想,他们一生到底见过毛泽东几面呢?是不是有紧跟的可能和机会呢?而张春桥,从他晚年的经历,谈话,工作环境,倒不难看出,他确实可以称为紧跟毛泽东了。

张春桥的早年历史和后来在上海工作,文革中的故事,可以找到很多,这里我们不再多谈。关于张春桥的一些发展和建设思想,我在另一篇文章《理想和利益的较量–张春桥和邓小平》中谈到一些。 而张春桥在1976年后,除了对他80年审判消息,他的个人行为很少见报了,而通过支离破碎的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逐渐拼出了一副关于张春桥个性和晚年的图案。

1976年的张春桥,依然是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和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委员。而被毛泽东选择为接班人的时任国务院总理,党中央主席,军委主席的华国锋在老帅叶剑英等的鼓动下,发动了宫廷政变一样的行动,用非正常方式,以开会的名义,逮捕了和他一样在文革中受益并同属左派的时任“党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主观宣传工作的姚文元,毛泽东的遗孀江青和张春桥。

张春桥等被逮捕后,在1980年邓小平重新执政大权后,开始了形式上的审判,而加给他们的罪名是十分有趣的,甚至是滑稽的,不是我们现在谈到的左派和左的祸患,而是称呼他们为“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老资产阶级分子”,“反党”,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党中央副主席,主席的夫人都在主席死后反党,这也算是这个政党的伟大发明之一。而党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的罪名之一居然是“反对邓小平同志”,更是显得十分滑稽和让人啼笑皆非。

和被劝说急忙认罪希望立功减刑的王洪文不同,也和据理力争咆哮法庭大叫“主席死了,你们很多人参与的事情,所有的账都算在我头上了,都来审判我”的毛泽东的遗孀江青不同。身为毛泽东“革命”团队晚年最要的人物,也是对毛泽东晚年决策知情最多的张春桥在法庭上却一言不发。据传言说,他曾说过,“我没什么说的,到你们手里了,我动手晚了”的话,但是不足为信。尽管彭真等老一代人物急忙自告奋勇跑来“和善的劝说”张春桥要识时务为俊杰,张依然是保持了一言不发。所以张春桥到底想什么,无法得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后来公认张春桥唯一表态的一句话:“我看不到你们(指走资派—邓小平等)的灭亡,但是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从这句话可以看到他始终没有打算和邓小平等元老悔过,也没有任何想法去“交代自己的罪行”。而邓小平后来和自己同样也不和的元老彭真的话也能看出此点—-注重实际的邓小平对彭真说“不要劝他(张春桥)认罪了,他这个资产阶级分子不会和我们无产阶级认罪了”。

当庸碌的华国锋以非正常手段逮捕了和他一样的左派的时候,他在等待大翻身的老谋深算等待复仇的元老面前的螳螂捕蝉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华国锋以后每年必定会去毛泽东纪念堂三鞠躬,不知道他作何感情,也不知道这躺着的亲手提拔他的“中国军队和党的缔造者,中国1949年建国团队的领袖人物”如果真有灵魂,是否可以原谅华国锋逮捕自己的家人和跟随者,并让邓小平等人的复出。

张春桥活到了2005年,这已经是足够的幸运,因为毕竟他没有在1976年或者1980年被直接枪毙和处决,而他也是“四人帮”中最长寿的一个,从这点和所有不多的资料来说,我们不能不大胆的猜测,也正是一种精神,即,张春桥坚持认为自己的理想和主义的想法,坚持不认同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邓小平的治国方式,坚持不认同元老挂着社会主义的旗帜走特权权贵和封建式的资本主义经济的制度,坚持不认同元老复仇式的对毛泽东晚年防止腐败的治国思想和他本人发展思想的全面否定的修正理论,正是这些坚持,使得他的精神支柱始终未坍塌,使得他始终认为自己可以有一天再次被民众认识到他思想对中国社会长远发展的价值,才使得他坚持在声讨,遗忘,冷落,惩罚,铁窗中熬到生命的最后时刻。

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千秋功罪,自有后人评说。然而,到了今天,我们抛开所有的理念不谈,我们能看到的,就是张春桥,这个出生在山东的曾经中国的执政者之一,在被逮捕后的30年内的生命,这是一个失败者的坚韧,他至死保持的沉默和那唯一的正在被中国当今权贵验证的语言:“我看不到你们(指走资派—邓小平等)的灭亡,但是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