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谈谈当代中国最高领导权的“禅让制”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谈谈当代中国最高领导权的“禅让制”

付明泉
2010年10月22日

上个世纪70年代,1949年建立的政权的开国者毛泽东对来访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说,英文中successor是继承人,继承人一定都是成功的么? 这幽默的说法体现了毛泽东对接班人问题的思考。实际上,这也是困惑毛泽东甚至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巨大的问题和难题。这样一个没有太多以往实践的按19世纪的德国人马克思的理论建立的执政党,掌管着一个现实的巨大国家,如何选定继承人,如何产生继承人,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20世纪50年代 毛泽东主席视察海军)

在几亿中国人和几千万党员的党内,毛泽东没有选择,他必须个人面对这个难题。他在这样的体制中,逐步实践了那个十分古老却在这个严密金字塔组织体系中十分实用的制度–“禅让制”–最高领导者看来最有才能最能掌管国家继承自己意愿和执行自己的政策的领导者作为继承人。毛泽东有时会形容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尽管他借用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取得革命,但是他一点也不怕甚至愿意从前人那里汲取最多的智慧和方法为今天所用。熟读历史的毛泽东对孙子兵法的发扬光大和发展,形成的游击战运动战歼灭战的毛泽东军事战略思想;从古代的政治和政权斗争中,他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从中国农村的广阔和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他提出了不是用工人阶级,而是工农联盟依靠农民夺取政权的战略思想。所以在继承人和接班人问题上,在这样一个大的党内,他提出和采用这个禅让制也是在他看来最有效最直接最可能的方法。

然而,人的复杂性和法制的不健全性,人的主观性和隐蔽性,都使得毛泽东很难发现和识别真正的人才和他认为真正的治国者。毛泽东开始选定了刘少奇,但是和毛泽东几乎同龄的刘少奇是很难作为毛泽东的真正继承者的。毛泽东是否选择过高岗,林彪,邓小平做接班人,这些都是各有说法,有后来执政者很多吹鼓手的歌颂,对他人的诋毁和接班人自己脸上贴金,所以也众说纷纭。但是国际上比较公认的,比较直接能看的出的是毛泽东40年代对刘少奇曾经的信任,毛泽东50年代到60年代对林彪的提拔和接班人的说法,毛泽东在70年代对华国锋和王洪文的提拔。

当然后人有人评价这是毛泽东的权力之术,他们认为毛泽东从未想过真正的接班人问题,而是仅仅为了自己权力的制衡,我觉得这是不够全面和有失偏颇的。毛泽东作为这个一个开国者和最高领导者,他对这样一个接班人和继承人的问题是不可能没有考虑的。毛泽东根据自己的革命和斗争经验,他一直赞同找到一个“工农兵学商”兼备,同时又能执行自己政策,保证国不变天,党不变质的人来做自己的接班人和这个国家的掌舵人。

不论如何分析和评价,毛泽东最后选择了王洪文–这个长春出生的志愿军退役战士,上海的工厂的保卫干事,文化革命中的工人领袖做了接班人之一,也同时选择了从湖南老家湘潭一步步提拔起来的在他评价为“老实人”的华国锋做了接班人是历史的事实。当然,这两个接班人一个成了老干部的阶下囚,被斥为“资产阶级分子”被逮捕判为无期徒刑,一个则被那些翻身的老干部说了犯了坚持两个凡是(坚持毛主席路线和方针)的错误,需要干部年轻化而离开核心政治舞台去闲居了。

(20世纪70年代曾经震动世界的被视为毛泽东选定的新接班人当时39岁的党中央副主席王洪文在中共高层会议上讲话)

这样在当时短暂春秋事实的第二代领导的“英明领袖”50多岁的华国锋时代之后,70多岁的邓小平成了中国这个大党和枪杆子的领导者,邓也自封为“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开创了一个改革事业,现在也是众说纷纭,争论不休,但是目前的中国也正按照邓的理论,在惯性的前进,而到底行进到何方,似乎没有人能够预测。


(20世纪80年代初复出掌权的自称第二代领导核心的邓小平在军方将领陪同下出席检阅军队)


(1977年,被称为“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和英明领袖”华国锋在叶剑英等陪同下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群众)

然而领导人问题是现实的,80多岁的邓小平和当年的毛泽东一样,更多的提出的还是接班人问题,他在几次全会上和老人们提出了,要让年轻的上,我们要下去的说法。但是权力是有诱惑的,不放心也好,恋权位也好,总之,小平最终没有把他的接班人选定在最初的盟友和晚辈—胡耀邦和赵紫阳上。这个一个做过总书记,一个做过总理后做总书记的人曾被国内外看成是邓小平接班人的最佳人选。然后在1986年到1989年两个总书记的下台,标志着邓小平时代的结束,也标志着最初被看好的接班人不会被禅让给最高位置了。

邓小平从上海提拔了江泽民,这个国内外知名度并不高的当时地方领导人。但这就是中国的政治的特点,秘而不宣的迅速进阶,如同尧舜时代可以从乡间找到一个贵族而作为接班人一样。江泽民的迅速升迁和进入最高领导层当然是这种体制的结果,甚至江泽民自身都不能控制和掌握,一个电话,可以让他迅速服从组织安排而进入最高管理层。就如当年的王洪文,离开上海,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在书房中见到凝重而紧紧握住他的手的毛泽东并在交谈后,被迅速提拔为党中央副主席的二号人物,而在周恩来之上。

(20世纪90年代被邓小平亲自指定并被国内称为中国的第三代领导的核心–江泽民)

江泽民没有选择第四代领导人,这个是公开的事实,因为有邓小平隔代制定的胡锦涛,从这个意义说,邓小平晚年在中国和中国执政党中的地位和权力甚至超过了当年的毛泽东,尽管没有山呼万岁,没有万民崇拜,但是80年代末期邓的实际权力,和他后来的做法,都绝对不逊色于毛泽东70年代在党内的地位和行为。

(21世纪初第四代领导集体总书记 胡锦涛 在军方将领陪同下讲话)

(被国内外视为第五代领导集体的接班人 习近平在军方领导陪同下视察)

习近平升任军委副主席,已经表明在党领导枪的今日中国,已经确定了其接班人地位,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未来的路如何,在这个还极端缺乏法制的一党治国的国家中,中国依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政党和这个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人品,性格,个性,魅力,感召力和思维。而这种禅让制的接班,每次都让人感觉有那种毛泽东去世前的毛泽东发问的“我死之后,中国会如何”的血雨腥风的变动的担心,不过,还算得以安慰的是,似乎这种禅让制也正有走向正规和和谐的状态。但是中国的一朝天子一朝臣,每次变革都让人有几分担忧的政治状态却一直没有改变,这在现在和将来也依然会是困惑中国从最高领导层到民众的重大的政治难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