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治民主和变革 第五代领导集体不能回避的问题

中国政治民主和变革  第五代领导集体不能回避的问题

付明泉
2010年10月26日

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多次谈到政治改革后,在因言获罪11年的知识分子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被封锁没有前因后果的官方批判之后,也是在习近平正式成为军委副主席之后,中国的官方报纸党的喉舌的<人民日报>终于推出了一篇《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这标题显然决策层智囊团和笔杆子是深思熟虑的,政治体制改革前面加上了积极稳妥四个字,积极就是不消极,不被动,主动出击,跟随时代;稳妥则是说明要稳定妥善(妥帖)。这两个词汇使得整句话固若金汤,滴水不漏,如何解释都可以,也就成了语言的不倒翁。

随便在网络查查,中国共产党在四十年代的新华日报,曾经发行到国民党的重庆,提出的最激动人心的口号就是民主和共和,参政议政,国家不再是党国。 而正是这点,使得全国的知识分子无党派民主党派热血沸腾,也使得中国共产党逐步彻底的征服了全国的民心。从被国民党称为的“共匪”反而变成了可以称呼国民政府为“蒋介石匪帮”。从此“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成了人们最热门的语言,传遍了华夏大地,而这新中国,一个核心不是仅仅吃饱喝足,不是仅仅打土毫分田地,不是仅仅没有压迫,而是有着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了。

后面的岁月无需累述,一切的民主开明的语言都显得暗淡无光,尽管胡风在开国大典后写出了《时间开始了》这样让知识分子和全国各界人士激动的标题和文章(激动话语的含义是:在‘新中国’以前时间都是不存在的),然后依然没有遮掩住以后知识分子被打倒,没有掩盖住全国民主大倒退的时代,一直到1978年知识分子不再是老九(文革中知识分子排在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等后面),知识分子再次感恩戴德的从牛棚走出来工作并感谢华主席,感谢邓小平,感谢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而开始了中国大地的改革开放。

毛泽东说,我们允许民主党派发表自己的观点。邓小平修改为,”民主党派有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利”。而实际上,民主党派的花瓶地位一直没有改变,很多政协会议也被成为图章会议和附庸会议,中国最高领导权的禅让制到各级领导权的上级指定制一直没有改变。

邓小平开始掀起的经济改革已经32年了,这32年来,尤其1989年全民反对腐败运动的21年,中国大地出现了对政治的极端回避,对民主的极端恐惧,民主自由没有大的进步,全国充斥着情色,花边,绯闻和腐败。而任何人的言行都要经过审查,哪怕总理温家宝和之前领导人的开明的讲话,如果不合乎主旋律,也一律被删除和秘而不宣,整个国家出现了一种历史的大倒退,明代清代和更早时代的文字狱和防民之口的现象再次成为这个古老大国的政治特征。

一个从寒冷乌苏里江到炎热的南沙群岛的国家,一个从东部海洋到西部大漠的大国,一个有着5000年文明56个民族的国家,一个从隋文帝就开始不论出身,实行科举选拔官员的国家,一个在20世纪初从皇帝到军阀都认可的中国未来要实现民主自由科学的国家,一个签署了人权宣言的大国,一个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在21世纪的今天,还依然可以因为几句话而把一个知识分子判刑11年,依然可以把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公民的名字设置成禁忌字,还依然可以剪掉总理的关于普世价值和民主自由的讲话,这是多么让人感到遗憾和荒唐。

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政治是经济的上层建筑。改革几十年了,精英和特权阶层总是鼓吹“稳定压倒一切”,鼓吹“经济发达了一切都好办”,然而共产主义社会不是吃喝嫖赌抽的社会,而人的尊严绝对不是仅仅吃饱喝足就可以实现的,尊重人民必须从尊重每个善良的个体和普通守法的人开始,否则一切的为人民服务和所谓民为天的话都是胡话、梦语和欺骗。

从古代的原始社会的禅让之制,到奴隶封建的世袭制,到今天世界普遍的民选制,世界的形势正在走向开明和民主,借口中国特殊国情,中国特殊政治,中国特殊人文,就把持政权而实行几千年前最古老的原始社会带有很强主观色彩的禅让制而回避中国的进步和变革,试图用稳妥来保持不动和障眼甚至欺骗民众之法术,是十分短见的行为。政治改革,甚至政治革命,是第五代领导集体不能回避的关系中华民族未来发展的政治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