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中国前进途中不可避而不谈的人物

赵紫阳–中国前进途中不可避而不谈的人物

付明泉
2010年10月12日凌晨

曾经有一段时间,赵紫阳的名字在中国大地传遍,而也曾经有一点时间,赵紫阳的名字从中国大地消失。这种“奇状”,也只有当代中国的社会才会发生。文革时消失的人物还要作为反面人物被批判,而当代的中国,会让一个人忽然彻底的消失,“一声令下,某个词和某个人物可以在960万平方公里销声匿迹,鸦雀无声,不论你是普通百姓还是总书记”这就是当代中国的“奇特现状”。


(图:80年代初的赵紫阳)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而政治则是不流血的战争,在一个人治的还缺乏自由的体制下,一个政治人物的起落是很很快和很自然的,这完全取决于最高执政者和最高权力者的一句话,一个暗示,甚至一个招呼。和胡耀邦一样,赵紫阳不是自诩为“第二代领导核心”的邓小平的政治敌人,在面对当年的毛泽东左派和国内邓小平的反对者们和不赞同邓小平的某些政策的人来说,赵紫阳甚至还曾是邓小平最坚强的政治盟友和属下。他的上升有着邓小平绝对的“伯乐识千里马”的“功劳”,而他的黯然下台也绝对是邓小平亲自决定的。

赵紫阳出生于1919年,由于年龄关系,在抗日时期,他也仅仅是参加学生运动,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而1939年也仅仅做到一个类似地下工作的中共县委书记。1943年才改任中共豫鲁冀边区第四地委宣传部部长。综合来看,他在解放前仅仅是很底层的领导者, 而在中共建国后几年,在光彩夺目的开国元勋和领导人中,他只是做底层工作的年轻一代领导者。而从1952年到1960年,赵紫阳作为华南分局副书记,兼分局农村工作部部长,主要是主持农业方面的工作。而在60年代到文革前,赵紫阳则作为广东第三书记主管农业工作,这时,他的很多思想更多的有偏向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的适当个体经济方式的思想。

1966年到1975年赵紫阳被打倒,1975年10月他开始任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兼成都军区第一政治委员。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他开始尝试进行农村经济的体制改革。赵紫阳真正的上升是在1980年4月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9月任总理,1981年6月任党中央副主席。


(图:80年代中期任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
在总理的位置上做了将近7年之后,在1986年的学潮之后,胡耀邦因被邓小平指责为“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处理不当的错误”被迫辞职。1987年1月赵紫阳被邓小平指定为中共中央代理总书记,同年11月成为中央总书记,并任中共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而其国务院总理职务由李鹏代理。 1988年4月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副主席。

到此刻为止,国内和国际已经确定了邓小平选定了赵紫阳作为自己的接班人。然而仅仅在1年以后,赵紫阳则从中国第二号人物和邓小平接班人的位置跌落,并从此从公众视野和媒体消失,这次引发赵紫阳跌落的就是1989年春夏之交的全国反腐败反官倒的学生运动。

在这场学生运动的起初阶段,作为改革的领导者和邓小平的接班人,赵紫阳是全国反腐败的声讨对象,爱国学生和全国工人和社会各界一致声讨这些领导人子女和亲属的“官倒”和“腐败”等利用特权和体制的二元化而发生的中饱私囊的腐败行为。赵紫阳开始阶段和党内的意见是一致的,但是很快,他发生了一些变化,他认可了学生运动的合法性和腐败问题的实际存在,并逐渐开始趋向他改革时期一直提倡的必须进行政治改革观点,也只有这个时候,他和当年的胡耀邦一样,作为中国的具体工作的执行者,认识到中国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的密切联系,认识到中国不进行政治改革会产生的严重倒退和腐败问题。有后来的赵紫阳的反对者认为,赵紫阳是趁机想夺权(夺实际掌舵人邓小平的权),这个不能说没有这个因素,但是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拿到权力之后,他要进行怎样的政策,他想实现怎么样的建设理念,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任何一个领导者,在中国的体系下,要有推进自己的政治理念,则必须先具有中国式权力,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我们也只有客观的历史的分析这个出发点和起源,才更有意义,把这理解成一场普通的谁做一把手的问题,则是毫无意义的。而从这个时期赵紫阳对这个运动的不反对,不支持到转而同情,可以看到他这个时候的思想,更多的倾向于思考甚至同意以知识界和学生为主体的全国各界的要求政治改革的民主诉求。

然而矛盾爆发了,作为实际掌舵人的邓小平是不能同意的,类似晚清时代慈禧太后对维新派的反对开始了。赵紫阳–这个78年改革初到80年代经济改革中邓小平的最得力助手,开始和邓小平的理念产生了根本分歧。邓小平在其他元老和庸碌的时任总理的李鹏的鼓吹下,终于全面和赵紫阳决裂。赵紫阳也拒绝了邓小平的武力解决天安门广场的要求并拒绝参加会议。他后来在当时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等陪同下,利用自己的总书记身份,包括全部的政治资本进行了一次赌注,他和全体广场学生进行了讲话。讲话如下:

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不管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的。不是的,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食时间长了,对身体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这是有生命危险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知道,你们绝食是希望党和政府对你们所提出的问题给以最满意的答复。我觉得,我们的对话渠道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有一个过程。你们不能在绝食已进入第七天的情况下,还坚持一定要得到满意答复才停止绝食。

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都忧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况一天天严重,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

总之,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意。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会!你们所提的问题,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问题的认识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同时说一说我们的心情,希望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很难想清楚的。大家都这么一股劲,年轻人么,我们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我们也游过行,卧过轨,当时根本不想以后怎么样。最后,我再次恳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


 
(图:1989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第一军委副主席的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和学生讲话)

尽管后来党内媒体攻击其分裂党分裂组织,从赵紫阳的讲话的前台幕后和他的内容,能看出其是用良心和其利益和私利决裂,能看出这是他的肺腑之言。这在台上赵紫阳的政治观点最后表态也成了赵紫阳下台的绝对罪证,成为赵紫阳的邓小平在公众前的分道扬镳的标志,成为作为总书记赵紫阳晚年抉择的分水岭。

赵紫阳从此从公众前消失了。从此开启了权贵和特权阶层更加撕下虚伪的面纱更加肆无忌惮的盘剥中国民众的绝口不提政治改革的经济改革时代。从此开始了权贵资本主义和封建专制制度的中国特色的更深化的”改革”的时代。而赵紫阳最后的消息则是2005年1月17日赵紫阳逝世的消息。在这则暂短的稿件中,只说他做了一些优益的工作,而依然在稿件结尾处表明了他曾犯了“重大的原则和方向性错误”。

但是在民间和海外,赵紫阳曾做出的64讲话和他的最后决定,使得他脱离和64暴力结束的决策,使得他成为人们同情甚至赞扬的对象。据说邓小平曾后来希望赵紫阳检讨错误并恢复其一定的职位,但是赵紫阳拒绝了,他并没有和文革时期的邓小平一样,不断的变换着写检讨而求的复出和东山再起。在这点上说,他和当年审判时一言不发的张春桥一样,不论其当时观点如何,他们都保持了自己一贯的政治观点和政治抉择。他始终认为中国那次民主运动是正确的,中国是必须实行政治改革的,甚至中国的8090岁也依然要执政或者垂帘听政的老人政治是必须要改变的。


被邓小平解除职务后在家软禁中度过晚年的赵紫阳)

在赵紫阳去世几年后,很多当时的64的党内决策者和64既得利益者纷纷出书和日记,想撇清和64运动的暴力决策的关系,而把责任都推到邓小平身上。但是混者自混,清着自清,做了就是做了,什么日记也是无法撇清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赵紫阳和他的后人倒是无需出什么日记来撇清,这是因为,历史就是历史,云雾散去后必然会露出其本来的面目。

(图: 赵紫阳病危,前国务院副总理,赵紫阳的老部下田纪云前往最后探望)
赵紫阳既是一个中共曾经的总书记—一个庞大的执政党的领导者,也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和中国人民的儿子,他最后的决策,实现了从脱离人性的怀揣私利的党性到有着普遍同情心的人性的回归,他的决策不是幼稚功利和犹豫不决的,而是深思熟虑和下定决心的。而这个决策,使得他失去了总书记的职位,失去了上升的机会,失去了更大的利禄,然而他得到的追求自由民主和进步的善良民众的普遍尊重。

尽管谈论赵紫阳依然是当今中国的禁忌,但是我和很多人一样坚定的相信:中国要有更大的进步,中华民族要实现真正的腾飞和发展,中国民众要有真正的自由和尊严,那么,赵紫阳—-就将必然是中国前进途中不可避而不谈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