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伏尔泰”–谈刘晓波和他选择的荆棘丛生的道路(下)

 “中国的伏尔泰”–谈刘晓波和他选择的荆棘丛生的道路(下)
付明泉
2010年深秋

对于刘晓波最多的攻击是在爱国和卖国上,中国有很多“疯狂的爱国家”,林语堂先生早就分析过这些爱国家,他们爱之切,爱之深,对于任何国人随便一点对政府和政策的批评意见,马上加以卖国走狗的大帽子。当然,稍微看看,就能发现这中间有他们个人的私利和狭隘嫉妒的心灵于其中。对此,林语堂先生多年前曾说“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她的伟大超越她所有卑微的爱国者”。”。

什么是爱国,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晚清末年,面对腐败的清政府,无数既得利益和特权阶层,满清王公贵族高度宣扬爱大清就是爱国,爱慈禧太后就是爱国,他们就差一点直接说,爱专制制度爱他们就是老百姓的爱国了。中国的历史进步,正是在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和人民尊重的互动,而绝对不是靠一些疯狂的誓死捍卫政权和既得利益虚伪的“爱国家们“;更不能是靠一些趋炎附势,吃官饭对自己说的话毫无历史责任感的腐败贵族和势力集团人物和代言人。 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话,之所以几百年远远流传,经久不衰,正是他道出一个巅灭不破的真理,天下兴亡的责任在每个时代的人的身上—那么这个责任就绝对不是仅仅的对现有政策和制度的歌功颂德和一律拥护。

在平常粉饰自己,对现有政权高度歌颂和吹嘘的把爱国喊的口号最响的人,往往在外地入侵卖国的时候也是最积极的,这在历史上已经出现多次。一个真正的爱国者,是敢于捍卫自己认为正义的事业,是敢于把自己的荣誉和利益放在一边,而把国家的真正责任和利益放于首位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刘晓波在1989年以及其后的20年所选择和走过的道路,正是这样一条荆棘丛生的,对个人有损害甚至是有生命危险的道路,他为追求这条道路所付出的努力和代价,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说他孤独,不是因为这个社会上民众不懂不知不爱民主和自由,也不是人们不喜欢他从事的民主自由的事业,而是因为很多人敢怒而不敢言,敢想而不敢做,敢暗中表达而不敢明面呼吁,敢于暗中同情而不敢明面支持,从这点看来,刘晓波是少见的富有勇气的斗士。

力排众议需要勇气,而在一个一片唯唯诺诺环境中敢于坚持和捍卫并表达自己的观点是需要绝对的勇气。在哲学家康德被宗教势力警告后,也不得不表示,他将从此不对宗教有任何评价,而自己表达为“说真话是一个人该有行为,但是有时不得不保持沉默。” 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曾写过一本书《当仁不让》(又翻译为勇气的力量), 在这本书中,约翰.肯尼迪列举了在美国历史上富有勇气力排众议的美国总统和著名人物,他们的观点在当时遭到激烈的反对,甚至到死也不被理解,比如美国总统亚当斯的坚持不与法国开战的决定,当时甚至被攻击为不爱美国和卖国,但是后来证明是极其富有远见的决策。在这点上来说,刘晓波能在20年中国一片经济情色能人主义的社会环境中,保持其掉念六四,坚持不间断的发表赞扬民主,抨击专制的文章和呐喊,就是一种最好的富有勇气的力量的行为。

有人总喜欢用个人的狭隘的心灵和貌似公正的语言来另一面理解来分析一个事件,就如在1989年64时期,在学生绝食多日,总理李鹏等高官避之不及的时候,当年的总书记赵紫阳走上天安门广场,用最朴实感人的语言和全部的政治生命做赌注,进行了那个人性战胜党性和个人私利的富有良心的讲话,依然被某些人恶毒的狭隘的攻击为“想夺权,想占领民主高地,想对邓小平取而代之”。那么今天的刘晓波更被有些“疯狂的爱国家”评价为“想出名,想获得利益”,这就不难理解了。

从刘晓波的所有文集和他表达过的一些政治观点看,刘晓波的视野是有局限的,有时甚至是不够开阔的,更是不完备的,甚至是有些偏激的,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讲出了一些真理,关于民主的自由的而反对专制主义的符合历史方向的真理,正如有人所说,说出皇帝新装真话的小男孩是否是完人是否能当皇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赤身裸体的皇帝游行,所有人唯唯诺诺出于私心和利益恐惧的时候,敢于说出了一句“皇帝什么也没穿”的真话。那么刘晓波说出了这句话,那就是,在浮躁的喧嚣的粉饰繁荣的经济上两极分化的,政治上形如晚清时代的当代中国社会的实话—中国目前最缺乏的对社会公平公义最重要的民主和自由的元素。

我在想,如果真的把所有的信息公开,有良知的中国民众是不是真会如媒体所说“听到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很生气”?中国民众真的会如有些“疯狂爱国家”所说的那样的“缺乏理解能力”的总是“不明真相”么?他们是否也会用他们直接的但是清晰而朴素的观点来分析所有的前因后果和事情经过,他们是不是也不会被任何人鼓动和怂恿而客观的作出评判呢?就如64时工人们所说,“如果学生真是对政府没事找事,我们工人就出来揍他们了,不用当兵的”。那么今天的刘晓波和他从事的事业,是不是真的如中国主流媒体老生常谈的就是仅仅是被“外国利用”和“外国操纵”么?

我们媒体在总是拿出不忘记邓小平在1978年复出时的口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打击任何敢于和政府意见不保持一致的人,似乎谁说出这句话谁代表了实践,而实际上,当代的刘晓波和千千万万个刘晓波正代表了这个实践—那就是世界将走向民主和共和,将走向自由和法制,国家不是几个元老国家,国家不是一个党的国家,国家不是任何集团的私人玩具,国家不是任何铁血统治下的毫无普通个体的尊严的监狱和牢笼,当代的国家更不是只有奴才和主子而没有民众的的奴隶社会的城堡。

俄罗斯终生歌颂自由的伟大诗人普希金在他的伟大诗篇《自由颂》中写道“不论是法庭,还是监狱,不论是祭坛,还是军队,都不是沙皇的护卫,而只有人民的幸福和安宁,才是宝座永恒的卫兵”。 那么今日刘晓波用他全部的生命力量–他全部的勇气汗水泪水甚至鲜血—所不间断的提倡的民主和自由的理念,也会是,也将是,也必然是一个现代国家政权和社会的稳定的永远不可或缺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