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伏尔泰”–谈刘晓波和他选择的荆棘丛生的道路(中)

“中国的伏尔泰”–谈刘晓波和他选择的荆棘丛生的道路(中)

付明泉
2010年10月10日凌晨

尽管中国执政者对很多信息包括这次刘晓波获奖采用全面封堵的治水方式,但是和国内朋友聊天,发现几个人还都是知道这件事的。看来今日的世界,和“慈禧老佛爷”时代还是略有不同,和毛泽东时代也有不同–那时毛泽东只要打开当日人民日报,就知道中国的笔杆子还抓在谁的手中。世界形势,看来还真就如孙中山先生所说,看来是“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至少消息是不可阻挡的。

面对不断暴露起家族事件的令其不愉快的媒体,60年代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说,“媒体尽管令我们不愉快,但是是我们国家权力的第四种力量”。 有人说,在任何国家,没有绝对的自由,只有相对的自由,这个我完全相信,然而今天,我们中国大陆的媒体还一如既往的在高度管制之下,一声令下,鸦雀无声,这样的事实就足以让任何鼓吹中国很自由很民主的人汗颜。

晚清王朝的统治中国44年的慈禧太后在俄罗斯和日本在中国东北–也是满族的发源地和家乡进行日俄战争的时候,慈禧太后竟然能宣布保持中立,这“韬光养晦”的功夫绝对是超过后来的邓小平的。据记载, “而在《中俄密约》的内容公之于众后, 全国人民群情激愤,纷纷斥责清政府的卖国行径。慈禧太后下令将记者沈荩 “着即日立毙杖。”  “杖毙”–活活打死。原因很简单,就是这消息被全国百姓知道,引发社会的不稳定,毕竟,“稳定压倒一切”。后来这记者几次求速毙,也未能如愿,还是被慢慢敲打折磨而死。

有“疯狂的爱国者”马上说,这么看来,中国经过了将近150年的发展,比慈禧太后时代是有进步了,你看,这获得诺贝尔奖的刘晓波也没有被杖毙,这么看来,还真是进步了。但是如果让当年提倡民主科学的20世纪初期的中国最早提出社会主义和布尔什维克的陈独秀李大钊回来看看,让为中国革命牺牲的方志敏回来看看,让那个面对国民党枪口的说“这里很好”的曾经中共总书记的文人瞿秋白回来看看,让那致电祝贺中共长征胜利“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中国的未来和希望”的鲁迅先生回来看看今天被关押的刘晓波和他写的东西,他们会是怎样的感慨?

如果你网络查查刘晓波,除了他的文集和被“疯狂爱国家”称呼为所谓的“海外反华势力”的媒体外,国内主流媒体“汉奸走狗”之声到处都是,当然,如果你在国内论坛发表一篇对此持不同观点的文章,发现很快被删除了。这时你在知道封锁的巨大现实作用。而对刘晓波的打击和批判丝毫也不让我吃惊,如果你查查任何一个名人和世界做过点事情的人,没有什么人你看不到被批评或者被攻击,这是人类那种不可爱的嫉妒狭隘私心的本性的必然。这也许应了那句戏说之语“没有新闻的领导算不得领导,没有绯闻的明星那不是明星”。

有人对中国腐朽的现状视而不见,看不到历史进步的方向,用“民主人士上台,中国更差”这种没有发生的子虚乌有的推断来攻击这些提倡民主自由的人士,其实这种迷惑法一点也不高明,你翻开历史,你会发现这声音和满清王朝时代如此相似,那时曾国藩等很多满清臣子都曾高谈,没有皇帝和君君臣臣大清国则中国一定就完了,中国文明完了,老百姓没有主子了,世界都会混乱了,中国就灭亡了。称帝的袁世凯和搞皇权复辟的辫子军首领张勋当年也用行动和语言告诉过中国要民主的人士,中国那时和未来没有皇帝是万万不行的。

刘晓波提倡民主和他要上台管理国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正如丘吉尔终生宣扬的民主让丘吉尔最终黯然下台,这本身和他捍卫和支持民主制度本身没有任何关系。丘吉尔并没有因此拥护前苏联的制度,相反,他坚持自己的终生反对布尔什维克和的民主理念直到去世。

刘晓波所从事的事业,不是一个上台下台功名利禄的事业,尽管他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奖对普通的中国民众来说,既不会和官方媒体说的“让中国很生气”,也并没有让中国普通民众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但是这绝对如同当年中国共产党讲的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尽管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不会让中国老百姓马上衣食无忧,但是民主和自由的制度的实现本身却可以从根本改变中国的社会结构,从而极大的释放社会的活力,并在一定范围内减少和扫除几千年的世袭的腐朽的盘剥人民血汗的腐朽士族势力和新旧官僚特权阶层—–中国千年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

中国的民主和自由的实现也许很快,也许十分漫长,刘晓波和他的荆棘丛生的事业是这项事业的一块砖石而非全部,甚至未来看,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历史长河看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这是重要的,因为开始的燎原之火,和在黑暗中点亮的一丝微光,比黎明和清晨的再点燃的亮光更为重要和宝贵。从这个意义说,刘晓波和他的事业,也正如法国大革命前夕欧洲的良心伏尔泰的行为—-对自由民主的不间断的呐喊和对专制不间断的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