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鉴赏和美的判断–读康德的《美的分析》

美的鉴赏和美的判断–读康德的《美的分析》

付明泉
2010年秋

康德的美的分析一文,旧本从德语翻译为“美的判断的契机”。后来逐步被理解为是康德对美的鉴赏和美的判断的一些分析。

在文章中,康德论述了“判断一个对象为美”所要求(具备)的四个因素。即因为美必须从分析鉴赏判断才能发现,他分析了美的鉴赏力的四个要点:质(内在)的因素,量的因素,一致性关系,对象所感到情状。康德给出了21个细节来对美的发现,美的鉴赏力,美的判断进行了分析。这篇论著很长,我单单说其中几个很有趣的论点,也许对我们的思考很有启发。

首先,比较有意思的是康德对感动和美的关系的描述。他说:“感动,这是一种感觉,当快适之由于瞬间的阻碍和接着来的生活力更蓬勃的迸发素所引起的,它完全不属于美。”, 也就是说,康德认为,感动,也许会有快适的感觉,但是并不一定真正属于美。

其次,对于“快适”和美的关系,他在之前也有很有趣的解释,康德认为:“快适,每个人之需要知道他的判断只是依靠他的个人感觉,而且当他说某一个对象令他满意时,也只是局限于他个人的范围内,那就够了。” 比如,一个人说,‘这种名酒(名画)是让人快适的’,更精确的描述是‘这种名酒(名画)是让我快适的’。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他独自的‘感官’的鉴赏”。

康德认为,如果把这种快适就急忙推广到了美的范畴,就是愚蠢了。“许多事情在他或她看来觉得快适,这是没有别人管的事;但是如果他把某一事物称为美,并要假定别人也感觉到这种愉快;他就不是为自己这样判断着,他也是为别人在判断着(这个美),好像这美就已经是这事务固有的属性。如果别人和他或她鉴赏力不同,他或她就会说其他人没有这样的鉴赏力,但是这是很荒唐的。也就是说,审美权利是没有权利要求人人都同意的。”简而言之,在这里, 康德强调了主观个体的美的鉴赏力–甚至仅仅是无逻辑的个人意向的快适–和美的本身是完全的两回事。

当然,康德也认为,人们运用美的名词的时候都想到一点–那就是一种普遍性的要求,但是往往人们在真正鉴赏美的时候,就转变成个个人主观愉快快适,而忽略了这种普遍性–共性的美。而每个人对快适都有自己的独特的自己的一套看法。康德将个人的该判断成为感官的鉴赏,而把主张具有美的普遍性成为反省的鉴赏。 而个人感官的鉴赏,不是普遍有效的。这就需要反省的鉴赏,才能真正达到美的鉴赏力本身的标准。而这些不经过细密的分析是很难以察觉的。

康德关于美的“纯粹性”的描述和分析也很有趣,他把美划分为“自由美”和“附庸美”两种,第一种是不以对象为前提,–即不说明对象是什么;第二种却以这样的一个概念并以按照这个概念的对象的完满性为前提。我理解为,其一是没有目的和无需描述的,无需分析的,但是具有普遍性的美的感官的。康德进一步也举例说明,比如花朵,鸟类,不是单独的生物学家,很少去研究其构造,他们没有一定的概念和目的,这种是自由的美。而另一种则是隶属一个特殊概念下的美,如男子,女子,儿童的美,建筑的美,我们对于这些有一些标准的概念甚至规则,比如什么样的人是美的,什么样的教堂是美的,什么样的学校是美的,等等。

对于我们经常谈到的幻想和距离产生的美,康德分析也是妙趣横生,他不认为其是严格的美的范畴,他用“美的(也是我们主观美的鉴赏力?而且属于第二种美?)”语言概括如下:”我们要区别美的对象和对于对象的美的眺望。这对象常常因遥远的距离不再能认识的清晰。在后者里面似乎鉴赏力不单是抓住想象力在这视野里所把握到的;而更多的是在于想象力有机会去做诗,也就是说,它在把握着真正的幻想:心意保持着这些幻想,当它经由冲击着眼帘的多样性连续地唤起来的时候;就像看见一个壁炉火焰的流动不停或者一个小溪流动的形象,两者并不是美,但是对于想象力却带来一种魅力,因为它们保持着它们自由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