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围城》中的几个女性人物看部分中国女性的婚恋观

 

从《围城》中的几个女性人物看部分中国女性的婚恋观

付明泉

2010秋

最近看西方媒体评价中国女性在婚恋和选择配偶上“有野心”和“很实际”。让我想起钱钟书先生的《围城》,那部经典的作品, 其中不仅思想深刻,语言精炼,而且刻画人物也十分传神。寥寥几笔,就把一个人物鲜活的勾画出来,而且很多人物很具有代表性,确为大家之作。我曾写过三篇关于《围城》人物的文章 这篇文中就单谈谈《围城》中的几个女性人物。

最先出现的人物要算是鲍小姐了,鲍小姐皮肤黝黑,但是不仅穿衣火辣,(被留学生们形容为“局部的真理”–因为真理总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非全裸,所以修改为局部的真理)而且她的恋爱上也是火辣,澳门有个一直供她去欧洲读书的医生未婚未,在欧洲她确也一直没闲着,书中带过的话是“幸亏鲍小姐是学医的,所幸也没弄出什么事了”,说的妙趣横生。在回国的船上,有几分小聪明无任何情场实战经验的方鸿渐完全不是鲍小姐的对手,甚至只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仅是鲍小姐说了句“你真的像我的未婚夫呢。”,就让方鸿渐自作聪明的以为“自己可以完全享受未婚夫的权利,而不必履行她未婚夫的义务了”。不仅使得最后船上的服务生很敲了一笔他的竹杠,而且使得自己临近香港时完全被鲍小姐冷落,船一靠岸,看到的是鲍小姐扑向一个黑矮胖子,方鸿渐不仅心凉,“我就像他?”。可见鲍小姐在婚恋上还是超级现实的,而且可谓情场老手,拿捏得当,收放自如,完全坚持了自己“一路游山玩水,野花采遍,精神身体两不误也绝不耽搁婚嫁”的绝对原则。

而文中的一个女主人公则是苏文纨了,不论是到欧洲研究中国文学还是法国文学或者其他,她总是拿了一个真的博士,但是几年寒窗下来,苏小姐的恋爱能力确实不见长,除了愈发的清高,很多书中的学问都在此处派不上用场。“当初的苏小姐把自己的爱情看的太名贵了,不肯随便施予。现在呢,宛如做了好衣服,舍不得穿,锁在箱里,过一两年忽然发现这衣服的样子和花色都不时髦了。有些自怅自悔"。"从前她一心要留学,嫌那几个追求自己的人没有前程,大不了是大学毕业生。而今她身为女博士,反而觉得崇高的孤独,没有人敢攀上来。"苏小姐理想自己恋爱中的形象是”内热外冷,居高临下”,但是可惜“这种冰欺凌”作风完全没有用处。但是有一点,那就是,苏文纨在婚恋上也绝对是清醒的很,她选定方鸿渐是看到觉得“他家境应该还算不错”,而“方鸿渐也是留学生中少有坐二等舱的”。从年龄,家庭出身,海外留学背景,苏文纨是选定了方鸿渐,而她个人觉得靠自己的条件,方鸿渐肯定会很容易拜倒在其裙下,可惜,几个回合下去,从苏小姐船上要为方鸿渐洗手绢,到后来苏小姐聚会上叫着”鸿渐“的亲切的袒护,一直到约方鸿渐出来用法语说“吻我”,都让方鸿渐愈发甚至一生觉得自己和苏文纨是绝对走不到一起的,也是不合适的。而方鸿渐觉得苏小姐的表现就如小狗抓自己尾巴(而非小猫)一样的不合时宜。

当然,苏文纨在婚恋上还是很实际的,在方鸿渐告知她不合适后,她迅速采取行动,告诉了对方鸿渐还有好感的表妹唐晓芙方鸿渐那“归国船上和鲍小姐的不光彩的情史”,以及后来自己杜撰的“追求不成鲍小姐又来追求自己的始爱终弃的闹剧”,最终使得唐晓芙对方鸿渐一顿直逼内心的询责,形势直转而下—方鸿渐在雨中站了几个小时—也表明了方鸿渐这段追求唐晓芙的全部情感彻底结束。苏文纨后来嫁给了又矮又胖(在方鸿渐赵辛楣看来)如四喜丸子的曹元朗(似乎有草原狼的谐音)–一个蹩脚的诗人,书中似乎描写是曹元朗喜欢吹嘘苏小姐,使得苏小姐动了芳心,实际上,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其中依然是苏小姐的绝对实用主义的婚恋观造成的,曹元朗经济状况的稳定,人对自己的关心等等因素,而苏小姐认为自己虽然拿到博士学位,但是人已回国,而自己现在的身价远也不比几年前,从而使得苏文纨在被方鸿渐拒绝后很容易的选择了曹元朗。这点看来,苏文纨的婚恋观是一致的,而曹元朗也使得了“她等待被那些有绝对经济实力的男人追求而同时表现冷酷的冰激凌作风”得到全面的保持。这个状态一直到她婚后,也有表现,比如书中描写,当她见到方鸿渐的后来夫人孙柔嘉的时候,和她握手,仿佛“伸手试试水温”一样的具有礼节性,而对方鸿渐则是十足的冷漠,相反,对一直追求她的还没有女朋友的赵辛楣和赵母,则是依旧热情,而“她依然希望赵对她保持一生的好感”,按现在的话说,则是希望赵做她一辈子的铁杆粉丝了。

孙柔嘉则是另一种类型,她没有出国读书的条件,也没有那样的机会。相貌也没有苏小姐那么秀美迷人,性格上没有鲍小姐那么大胆火辣,只是从一个大学毕业,千辛万苦的和男人跋涉千里一样去大学找工作。但是也到了婚嫁年龄的她内心也依然有着东方女性绝对的严谨和细腻。与其说方鸿渐追求了她,不如她当初和最后选择了方鸿渐,而在旅途上过铁桥时她说的“方先生是不是害怕了,要不,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这样看着不至于太空荡”,看似无心,实则有意,让方鸿渐觉得女人关心起人来,真的是让人舒坦的很。而在订婚之后,孙小姐则不再如此了,更多的则是冷冷的,很少到方鸿渐的地方来,而且更多的开始了给方鸿渐讲起“自己父母对自己如何看中,自己和方鸿渐是多么的不容易的选择”等等。这“洗脑术”还真的起作用,方鸿渐一直觉得自己让这位夫人嫁的十分委屈,以至于最后到了孙家,才发现她的父亲"把她供到大学,已经觉得尽到了义务",以后的事情都懒得管理了的那种冷漠。而婚后的孙小姐,则更是每天看着方鸿渐的事业”闹心“,和她的姑妈一起,都觉得是孙小姐自己找了个”窝囊没本事还不听话的”男人了。

《围城》中还出现了一些其他女性人物,这些人物刻画都十分传神,这“围城”二字的含义也全浓缩在这些男女主人公性格的刻画上,而其中的掩盖在爱恋之下的物质和现实追求,都能让然感觉到那表面的爱恋甚至真实的短暂的冲动的甜蜜也挡不住实用至上的现实生活的事实,以及以点带面的勾画出了部分(而非全部)中国女性的围绕物质的实用的婚恋观,这也是围城表达的众多主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