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异乡为异客–写给和我一样在异乡漂泊的人(1)

身在异乡为异客–写给和我一样在异乡漂泊的人(1)

明泉

记得很小的时候学过一篇文章,是思乡的,全文不太记得了,但是结尾给我印象很深,其中结尾的话是,“故乡的苍老的榕树啊,你还记得这漂泊在异乡的游子么?” 说实话,那时不是很理解,或者说基本不理解,印象深主要是觉得那文章表达出的一种感情,可能还触动了一下当时的敏感的少年的心灵。

当出国多年,离开家乡更长时间的今天,才逐渐理解了那种乡愁,那愁不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闲愁”,也不是“苦难的哀愁”,那是一种思念,一种关切,甚至是一种期盼,一种疲惫希望得到的安定的感觉,一种人普遍存在的怀旧的感情。

青少年时代,是如此渴望的走到五湖四海的看风景,"行万里路和破万卷书一样"成了人生的理想和期盼。当岁月流逝,当我们在异国的土地真的换的一个位置和一个空间一个安居地而生活的时候,我们才感觉如此疲惫,如此想回家,才开始认识自己如此漂泊的心,还依然悬在空中,就如还没降落的飞鸟。

多年的漂泊,才知道一种叫“累积疲劳”的感觉,那是一种随着日子一天天在异地而产生的心灵的疲劳,那种疲劳,不是一张飞机票回去探探亲朋好友可以解决的,不是雄心壮志可以抹去的,不是在喧哗和热闹甚至光环所能去除的。多年的漂泊,反而不会被那被普希金称为“灼人的怪物和火舌”的荣誉所刺激和激动,反而会在机场和家人挥别时洒下一滴泪,在最微小亲情爱情友情的最不轰轰烈烈的时候感动的泪流满面。

异地的游子,回国和回家成了一种奢侈,成了一种休憩,那家乡难忘的有着晨露或洒满夕阳的弯弯的小路,那公园或者小树林,和很多儿时的游戏地,如果还在,就是一种极大的享受和安慰。曾有朋友说,“本想追一种稳定幸福的生活,出了国,就是开始折腾,国内国外的,反而再也稳定不了了”。在国外,蓝天晴日,云卷云舒,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心灵的栖息之所更像是漂泊的小船,没有了过去的那片稳固的绿洲。

古代的客栈,住满了流动的人,急切的等待着回家,哪怕那家已经空无一人。今天的国外人,回国两个字的分量依然是那么的千斤之重,哪怕国内物价高涨,问题丛生,腐败污染,依然想回家,对这些青年后离开的人来说,那是我们祖先之所,是我们最美好的少年时代留下太多梦的地方。

有谁没有过那种体验,在异国旅游,忽然恍如回到国内的某地穿越时空后走神,那种忽然的亲切和忽然的忧伤,在异国清晨子夜,那种“随风入梦”的对乡土的思念和一种往事恍如回归浸入于心的温情。

身在异乡为异客,那乡土之情,不是朋友,喧嚣,荣誉所能替代,更不是财富画卷见识所能补偿,那漂泊的心,就幻化成一种期盼,一种凝重,一种温情,一种不能言表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