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情与爱的无奈–从《围城》中的方鸿渐到《非诚勿扰》里的秦奋

男人情与爱的无奈–从《围城》中的方鸿渐到《非诚勿扰》里的秦奋

付明泉
2010年9月

冯小刚导演过一部自己的小说《非诚勿扰》,小说主要讲里面有个男主人公秦奋(电影中葛优扮演),人到中年,征婚约会恋爱的故事。秦奋貌似聪明,经历不少,思维挺活跃。书中没说他以前的恋爱经历,但从后来情节看,估计这秦奋年轻时候也挺风流的,恋爱也谈了几打,应该也算情场的老油条了。但是显然,真的当他开始想”认真的找个“女的”(还有个过去同性恋的男同事来赴约)恋爱结婚的时候,他开始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开始遇到了形形色色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故事,读来看来很是有趣。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部小说,那部经典的钱钟书先生描写20世纪30年代爱情婚姻故事的《围城》。里面的主人公方鸿渐和秦奋还真有几分相似,两人都是留洋回来,都是“基本学无所成”,而两人则都有一种乖巧的聪明和对女人的自我理解,以及自我推断,生怕吃亏的心理。如果说在事业上,方鸿渐似乎比这秦奋还惨点,秦奋至少还搭上点当代中产阶级的边,基本还能衣食无忧,去日本旅游旅游,带着母亲回杭州老家等等。而这方鸿渐是事业温饱都难以维持了,按书中的赵辛眉的话说他是“人是好人,但是全无用处”。这两部书描述的时代和大环境不同,但都很有时代感,一个是20世纪30年代左右的战争中的中国社会,一个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和世界接轨的”改革中的中国社会。两个男主人公的情爱都是挺无奈,但是有很大不同。

从方鸿渐来说,不论是开始欣赏他的一起留洋女博士苏文纨,他喜欢的想恋爱的对象—苏的表妹唐晓芙,还是后来成了他妻子的孙柔嘉,哪怕在大学中给方鸿渐的介绍的刘小姐,这些从当事人和介绍人来说至少是对感情婚姻认真的,以情感或者婚姻为目的;而《非诚勿扰》就完全不同了,这里秦奋见到的女主人公要不就是推销(墓地)为目的女推销员;要不就是已经和他人恋爱同居怀孕的女子直接想找个男人(秦奋)快点结婚好给孩子直接找个爸爸的富家前卫女;要不就是聪明到极致把男朋友比作股票同时盯着预备买入好几支的恋爱经验丰富“聪明”女子;有就是只谈精神对肉体反感到了极端程度的“丈夫刚去世”毫无悲伤感的女子;也有就看物质条件只希望衣食无忧“物质条件好的男子尽可为夫”的女子。

两个男主人公在情爱上都是无奈的,方鸿渐是遇到虽然都是对情爱婚姻认真的女子,但是也在他的恋爱过程中,也典型的反映出了世界很多人普遍感觉到的“爱我的人我不爱,我爱的人不爱我”的无奈;而秦奋则“更惨”,按他自己的话说“怎么没有一个靠谱的,这历史清白点的,心地好能认真点的姑娘怎么一个都没有了?”的感慨。而《非诚勿扰》里对男人好色的状态描绘的也很精彩,说“在美色上男人算是功利到家了,女人年轻美貌的时候,男人们追的死去活来,剁手指头为情要死要活的都有,到了女人年老色衰,路上遇到唯恐躲避不及。”其实呢,自古以来,男人好色好像还真没改变过,不论什么形式,而更为有趣的是,其实,人们常说英雄是”难过美人关”,其实这还好点,正如张学良在他的自嘲中说“我本不是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而很多非英雄的普通男人则是“美不美的女人关都挺难过”,美的红颜知己和粉丝的关是过不了了,人到中年后,对不美的女人只要投怀送抱对自己表达爱慕的那就很多人也过不了关了,这是否可以概括为,“英雄难过美人关,男人难过女人关”了。

相比之下,方鸿渐还不错,还算走入了婚姻,找了个大学毕业生的孙柔嘉,尽管不那么让他想找到唐小姐那么满意,但是还算完成了“男大当婚”的任务。而秦奋干脆遇不到一个真心的靠谱的,为此,他是到处约会,最后不是被套了钱财,就是差点在孩子问题上“也不能自力更生一把”的稀里糊涂的成后爹了。但是,作者总算没让秦奋绝望,还出现了一个梁笑笑—–一个被描写的美丽的并不看重钱财重感情的空中小姐,尽管梁笑笑也依然被那个有妇之夫的男子情欲的追求而俘获并弄的心神俱乱而苦等多年,但是在小说中,让秦奋遇到了,还成了点知己,总算让秦奋还能有点“追得美人归”的希望。 不论梁笑笑是不是秦奋真能得到香气扑鼻的满意的好苹果,反正,秦奋总算看到了一个好苹果,按秦奋的夸奖,那梁笑笑(电影中舒淇扮演)在她情人非情人眼睛中都是西施了,当然,哪怕这苹果最后不属于这秦奋。这比生活中很多男人还强,他们是一生连一个好苹果也没看到过,不论是缺少发现还是自身“眼睛长在脑袋上”的要求太高太理想主义。

从某种意义上说,男人对女人的选择,标准倒是恒古不变,那就是,一个是温柔一个是美貌。女人这两点也是能打动男人的心。所以说,有句话说,“要得到一个男人,不管真的假的,就猛夸他崇拜(或者随便在他性格事业爱好上找个点装作崇拜)就行”,这被崇拜的感觉就是男人的死穴,而这点显然也需要点女人温柔的功夫。而女人择偶,则是时代感特别强的,这倒不是女人的功利,而是女人在某种程度上,是欣赏“成功”的男人,但是这“成功”二字,和时代紧密相连,如果我们建立一个数学方程,那至少要承认“时代”是“成功”的一个自变量,和成功这个函数数值和时代或者是有线性或者是有非线性的方程关系。所以有那种中国50年代女人要嫁老革命,60年代嫁军人,70年代嫁造反派,80年代初要嫁平反昭雪的知识分子和官员,80年代嫁华侨和暴发户,90年代嫁“财产能力体贴全面的精英男人”的说法…, 而如果男人跟不上这时代,不能站在金字塔的最高点的和保持领跑的”精英人物”而成为的过气中老年男子,那要想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一个所谓自己想像的“理想爱人”“红颜爱人”那就会如秦奋和方鸿渐,是难上加难了…

方鸿渐正在婚姻中擦着额头的被妻子打的伤口,而秦奋还在期盼那梁笑笑真的能从有妇之夫的爱恋中走出来投入自己的怀抱,这么看来, 爱的追求和放手,结婚还是离婚,同居还是分居,是两个主人公的哈姆雷特式彷徨的问题, 也是男性世界情爱的无奈和永恒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