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和婚姻的迷雾–我的心灵独白

爱情和婚姻的迷雾–我的心灵独白

 付明泉

我酷爱历史,如培根所说“读史可以明智”,我是不爱看一些历史人物的传记的,比如残暴的自相残杀的南北朝的刘宋皇族,做事荒唐残忍的南北朝高齐皇族,我觉得他们的故事也许更适合精神医生和心里医生去研究和分析,而不适合人读史的需要。

然而, 清帝国的摄政王多尔衮,30岁以后的我是不爱再读他的事,这个和我一个民族几百年前的贵族王室和我绝对没有什么家族的仇恨,也绝对不是他的庸碌,这个天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以绝对的统帅才华,在一生跨越的高度和走过的距离是让人赞叹和钦佩。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我欣赏又避开这个和我一个民族的几百年前的无冠之帝王呢?

爱情,多尔衮的爱情,从我16岁读到,就几乎粉碎了我对爱情的曾有的梦想,多尔衮和多铎的母亲是努尔哈赤的妃子,因为贵族倾轧,在努尔哈赤死去后,贵族要求他们的母亲陪葬,然而我始终相信,那是一个绝对智慧的母亲,不然,她的两个儿子不可能如此的才华横溢,具有那样的雄才大略。然而,事业的辉煌绝对没有一点让多尔衮幸福,当他的同父异母的兄长,第二个皇帝皇太极去世后,皇太极的妃子–多尔衮曾经的恋人庄妃下嫁给多尔衮后,就成了多尔衮的爱情悲剧。已经有了儿子的母亲所有的希望和思维在于儿子顺治的即位和大权在握,尽管后人评价孝庄皇后很高,但是我始终相信,在这个结合中,多尔衮更表现出了男人的思维—对爱的投入,他的对江山的努力,对社稷的尽心,都能看出他自己真真进入了家庭的角色,而孝庄皇后显然另有打算。

历史记载多尔衮是病死了,我毫不怀疑多尔衮身体的多病—多年征战和政治斗争的结果。然而,多尔衮的死是清历史中永远的谜团。我深信他的死和他的爱情是有关系的,这个让他甜蜜过和最终死去的感情,太多的史料显示了他的死和孝庄母子担心他夺权而直接被孝庄暗中指派杀死有关,尽管看不出多尔衮希望登基真正做皇帝的证据资料,然而历史却真切的在他死后削夺封号, 而顺治皇帝加给这个所谓他的“义父”的罪名是在乾隆皇帝(顺治的曾孙)才得以去除的。

从此,我怀疑和疑问爱情,尽管我不是帝王,但是我看到太多的脆弱的“爱情”,而人类的情感的悖论在于先有爱情产生的家庭,后有了孩子和稳固的亲情,即如一个朋友所说,“最稳固的亲情(母子,父子,母女,父女等)的源头是在这最脆弱的爱情上的”。在与多尔衮的爱情和其子顺治的亲情中,孝庄的天平是如此容易的倾向亲情,哪怕青年的多尔衮和曾少女时期的后来的庄妃爱的天翻地覆,死去活来。

我有很多好朋友的已婚男性,我看不到太多的婚姻的榜样,我倒是看到太多次他们开车深夜的郁闷的离家,胳膊上是深深的被伤害的痕迹”,听过太多的“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泪水的对背叛的倾诉,听过太多伤感的让我都遏制不住愤怒的背叛和无礼的,还有太多他们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家庭的纠葛和纷争。

爱情和肉欲有多远的距离,仅需要跨过身体这道线,尽管粉饰的无以言表,真正的需求也许就是一个计谋,一个需要。爱情和功利有多大的距离,也许仅仅就是一个虚假的掩盖对应一个相信童话的心灵或者一个恨嫁想娶的灵魂。爱情和伤害有大距离,也许就是一句“爱到极端就是恨”,所以还有人依然不怀疑普度大学的那个清华女子—-对一直爱她照顾她的因为矛盾而对丈夫后脑的黑枪的行为;或者那个来美国的博士留学生朱海洋,对女友在咖啡厅的砍头的手起刀落的行动中还有爱的成分,或者他们说,那至少是爱情引发的,是因爱而恨,然而这种爱情,真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这种爱,我相信世界绝大部正常人都是不想经历的。

肉欲的跨越后有时就是美好情愫的终结,而婚姻有时正是爱情的坟墓,这绝对不是什么人们的无病呻吟,而是千百年人血的代价。而“浓缩千古的格言,大都包含着人类丰富的智慧”。婚姻中的人常说,有了婚姻,就是亲情了,是爱的另一种形式,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无奈和自我麻醉,而多少人能否定自己不是梦想追求着爱情的常在心动的感觉,有多少已婚女子不是希望再次体验心动的浪漫,有多少男子不是在渴望一个崭新的被欣赏的感觉,或在婚姻中被对方践踏和不经意侵犯的尊严能在另一个女子那里重生?有多少女子不是在对方无奈的眼神中梦想希望对方还把自己当作昔日骄傲的白雪公主,而有多少男子不是在战火甚至背叛的婚姻中渴望对方能再次把自己当作大树和重温对方眼中白马王子的旧梦?

爱情和婚姻的迷雾,爱情是什么?但是我看不清她,也许,这是一个永恒的问题。而婚姻是什么?我抗拒她,就如很多抗拒而不言谈的人,因为太多灰暗给我灰暗的回答。

以上浅薄之见,仅当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