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毛泽东 (十四)

晚年毛泽东 (十四)

付明泉

尼克松在他写的回忆录中说,“当时大病初愈,已经很难站立行走的毛泽东在送别他的时候,忽然费力的推开两边的护理人员,和他挥手道别”。 尼克松谈起毛泽东是一个顽强的人,这种毛泽东式的顽强保持到了毛泽东生命的最后时刻。

不论毛泽东的政敌和反对派如何攻击他,毛泽东的顽强的毅力和不屈的精神是没有人能否定的。在毛泽东去世多年后,在元老派用多种方式否定毛泽东(邓执政期间,如在毛泽东去世的第二天定为教师节,把毛泽东提写的红旗杂志改为自己提名的求是杂志,任凭毛泽东的民间谣言四起并推波助澜)和淡化毛泽东的影响,实际上,毛泽东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没有离开过中国民众群体。当然,反对派再次说这是梦魇,需要全面否定等等,邓小平也不失时机的含蓄提出要再重新评价毛泽东,言外之意是他给的三七开(三分错误七分成绩)是照顾毛泽东了。

中国民众是有历史的封建主义影响,但是过于低估民众的智商是可笑的。实际上,当80年代有记者走访中国农村,依然有白发老人,对记者说,你从北京来,能见到毛主席么?他老人家还好吧。而毛泽东的接班人,华国锋到西藏,西藏人依然自发来迎接毛主席的接班人华主席,如果你在随便查查近年从军方到民间的自发的纪念毛泽东的活动,你会知道毛泽东在中国民间影响之深。

文革结束后,很多激进的元老,用复仇的情绪,希望“全面否定”毛泽东,但是其中清醒些的元老已经明白,“毛泽东已经成了中国近代的万里长城,成了中华民族图强独立的象征”,是不可以全面否定的,全面否定就将带来更大的灾难。而民间对毛泽东的纪念和感情是远远超过官方的描述的,从公开的保密资料,邓小平复出后,曾经9次被民间号称毛泽东战斗队等组织试图暗杀。

任何中国的执政者,尽管不能了解毛泽东的高远思维,都已经隐约或者直接的感觉到了毛泽东的巨大影响力。为什么毛泽东会有这样的影响力,这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10年文革的洗脑,也不是10年的个人崇拜的宣扬,邓小平执政和垂帘听政是从1978年到南巡左右,期间御用文人肉麻的吹捧也不少,文革前,对刘少奇的吹嘘更是铺天盖地,但是除了那些改革的既得利益者,民间到今天依然没见到多少真正邓小平的跟从者。

毛泽东尽管发动了一些脱离当时实际的情况过于提前的政治运动造成的失误,但是毛泽东的影响力,在于他的真正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为人民服务的作风,在于他的内心的端正。 他曾经努力的夺回大权,但是夺取权力的目的,依然是为了实现他的天下大同的政治理想,而不是毛家子孙成富豪的心里,有人说他送儿子去前线就是为了接班,和某个执政者相比,这纯粹是无聊的想象,东西方人本质对孩子都有“望子成龙”之心,但这不代表他锻炼儿子,培养儿子就是为了要接班,蒋介石让蒋经国接班好像也并没有让他直接去最前线,邓小平更没有把儿子送到对越反击战的前线,可见要接班不是非要到前线的。

尼克松曾说,“要做美国总统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要出大名的人,一种是要做大事的人。” 那么同样,曾要做中国领袖的毛泽东要是要做大事业的人。毛泽东绝对不是后来”改革派“和有些一心为自己孩子谋福利,为自己享受的“元老”所描述的“只为了权力,迫害老干部,搞平衡,搞封建主义“那样的狭隘,那样不堪。实际上,一些批评”毛泽东本质不是个马列主义者“的所谓后来的元老其实根本是没有任何资格和超越能力去评论这个培养提拔他们,并跟随了几乎一生的领袖的。

毛泽东培养教育的很多干部,很多人确实已经把为人民服务和做高尚的人作为人生指南,直到退休,而不是如后来的改革中出现的干部,腐败杀头依然前赴后继,说明思想深处已经有问题。不论政策如何反复,只要中国还要建设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的影响力就将持续存在,因为那是真正的中国社会主义的路线,是建设中国社会主义消灭剥削的真理性思想和不二法门,而不是什么修正的“封建集权政治+少量资本主义”的所谓小平式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当然,如果中国建设其他国家制度,是无需毛泽东思想和打着这个大旗,不论是复辟封建主义,家族统治还是资本主义,但是在中国,建设其他国家政权形式,对于10几亿人口,如果引发贫富差距的巨大,是否会产生巨大问题,依然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