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毛泽东(十)

晚年毛泽东(十)

付明泉
2010年8月27日

现在很多“改革精英”论述毛泽东在晚年善于利用两派之间的矛盾搞平衡,就如古代皇帝总是人为扩大大臣之间派系矛盾,从中洞察一切信息。那么晚年毛泽东真的如此么?

从凌乱复杂的历史资料和一些回忆录中,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这样的苗头,号称晚年最了解毛泽东的意思的张春桥说“他们(邓小平等)做事情,我们来抓辫子”似乎已经显露出了左派的分工。而比较经典的历史镜头则是,在文革高潮的接见百万红卫兵中,林彪的讲话中的“你们做的对(造反),你们做的好”。 而周恩来则一脸凝重的说“我们一定要抓革命,促生产”。而毛泽东对两个人的讲话都频频观看其稿,一脸凝重,从这点看起来,似乎毛泽东也同意两派各司其事的,也符合一些研究者的说法。

还有其他很多例子,比如毛泽东会批评张春桥管理全局能力差,小平绵里藏针,朱德和自己的朱毛不分家,偶尔又会对谭震林等老帅说“你这么多年党龄了,让我拿你怎么办? ”。 他时而高度赞扬革命元老,时而又高度鼓励文革干将,这似乎很耐人寻味,他是不是就是在搞这种古代君主的制衡?

我始终认为,如果偏颇的把毛泽东描绘成对权力没有感觉,绝对没有搞两派,而仅仅是尊重真理,是不够恰当的;而所谓一些“精英”人物否定毛泽东,把毛泽东仅仅描述成一个“老谋权术”“玩弄他人达到大权独揽”也是十分偏颇的。我们如果不割断历史的看问题,就如我在其他前面篇章中阐述的一样,毛泽东是深刻知道中国式领导必须具有中国式的权力,要贯彻自己的思想,在那种客观环境下,是必须拥有绝对的权力的,权力一旦失去,他的思想和政策是寸步难行。所以,他希望用某种方式控制住权力,尤其毛泽东熟读历史(资料显示,他晚年历史方面的书籍是他读的最多的类别),他是不难做到古代君王的控制大臣之术的。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我们必须深层次连续的去理解毛泽东的晚年对左派和右派的态度。实际上,这也正是毛泽东晚年治国方略和思想的一部分。那就是,毛泽东深刻知道和理解他称为右派的人的建设能力和思想,他也相信,这些人是有能力在经济,外交,工农业和人民生活改善上制定政策和作出成绩的,甚至这个理念和他的截然相反;但是这也恰恰是他不放心的所在,他也比他同时代的政治家更远的看到了这些政策可能使得中国进入官吏腐败,严重贫富差距,社会极端不公和特权集团把控的类似南北朝和任何封建王朝末期的腐朽状态的。正是如此,他才开始起用了左派,毛泽东本人也更倾向于左派,他甚至称呼自己为左派,那就是从思想和航向上控制这个发展的方向,使得这个发展和建设向着他认可的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前进。他利用左派,实际上,更多是从思想领域,从发展方向,从战略角度来控制把握约束革命和建设中出现的问题。

但是毛泽东也是深刻知道左派的问题所在,其彻底的革命性和苦行僧式的哲学理论恰恰是普通民众所不愿意接受和理解的,长远利益和短期利益之间,民众更倾向于短期的利益和获得,正因如此,他采取了全国的教育,强调和大运动的方式,同时,他也深知左派的偏颇和激进,这从他临去世前的权力交接安排也可以看到这一点,那就是,他没有把权力交给右派,也没有交给左派,而是还是交给了他认为和他一样,偏向左派但是可以用右派的领导者–华国锋,当然,庸碌的华国锋是没有丝毫毛泽东的能力,这是后话了。

邓小平70年代的第二次复出是晚年毛泽东批准的,那时的毛泽东俨如君王,是完全可以一句话左右其他任何政治人物的命运的,而当时的邓小平按照自己的个性,开始了所谓的治理整顿,清算文革,即开始大张旗鼓的进行右派的全面进攻和翻案,对张春桥等左派展开全面进攻。邓小平的治理整顿交通该铁路军队毛泽东并不意外,这实际上也正是毛泽东同意邓小平复出的原因所在,不然也不可能给他解放军总参谋长的位置。但是邓小平对左派的彻底围攻,让毛泽东不得不再次撤销邓的党内外一切职务,毛泽东看到了如果邓小平全面实现他的计划和建设方略,就会使得中国走向无序的封建特权的自由经济的奇特贫富差距的社会,并引发二次受苦和二次革命,引发中国的全面乱象。因此,毛泽东痛下决心,并对邓小平给出了“回击右倾翻案风,走资派还在走”的严厉批语。

毛泽东对邓小平依然采用了留党察看,他希望邓小平是那个能集成他思想(即偏左用右制衡)的领袖人物,他最终发现,邓不是,至少还不是。毛泽东没有把权力交给张春桥为首的左派,更不会把权力交给右派,这是毛泽东晚年的思想所决定的,当然,历史证明,不论是理解问题,时代局限,还是能力水平,他选择的王洪文和华国锋实际上在思维和远见上都是平庸的,是无法托起毛泽东赋予的历史重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