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毛泽东(八)

晚年毛泽东(八)

付明泉
2010年8月

文革开始后,全国的暴烈程度是难以描述的,这个,连最大的左派也无法否定,而这个文革运动引发的社会动荡和激烈程度是超过毛泽东的想像的。尽管很多后来的评价认为毛泽东是刻意发动这场运动,并推波助澜,甚至有评论说他就是想残酷批斗这些昔日的战友,但是显然,这样一个评价是有点偏颇的。首先,如果是想清洗这些他昔日的战友,毛泽东在延安整风运动甚至以前的运动中完全可以做到这点,在延安整风时他觉得他的政治对手王明不能可能当选,还十分不安,甚至要等到王明当选委员出结果后才离开。毛泽东在很多政治运动和他的历史上可以看出他希望对方能反思,检讨,达到批评教育的目的。

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多次讲到要文斗不要武斗,对于很多地方的冲击和残酷的械斗,他是不甚清楚甚至被蒙蔽的。他提出文化大革命,而没有提出和过去一样的整肃,清理反革命,或者镇压资产阶级,本身也说明他的根本出发点还是团结大多数,教育少数人的目的,如我在第七部分阐述的那样,他试图教育(或者叫清理改变)知识分子的思想是存在的(这个实际存在很大争论和疑问,这有帝王式的霸王式的改造思想的出发点),但是他并不是要置知识分子于死地。对于历史学家翦伯赞夫妇的自杀,他是很沉重的。同时,对于很多残酷的批斗,在他了解情况后,他表达了愤怒和反对,对于戴高帽子的问题,他态度是暧昧和模糊的,但是他依然表达了对这个的不赞同,他说,“这是康生(在土地改革中对地主)的发明”,说话表达了不屑和对此种方式的反感。(也因为康生的暴烈运动方式,在土改中,他曾将制造红色恐怖的康生闲置了很久)。

但是有三个高级领导人确实是不可否定的在这文斗之外的,其中之一是彭德怀,其二是刘少奇,其三是贺龙。毛泽东对彭德怀的感情比较复杂,这个被毛泽东称为“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的大元帅,实际曾是历史上毛泽东最坚定的支持者,他也被委以重任,曾在国共合作中任“八路军副司令员“(总司令是朱德),而众所周知,第八路军在那时是几乎全部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其他仅有新四军,前身红军,后来的解放军)加国民党军中番号而已。而在国共内战期间,彭德怀更是第一方面军的司令员和总指挥,后来又是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总司令。之后,彭德怀任国防部长。可见毛泽东对他的任用和器重,以及彭德怀在中共党内和军内的功劳和威望。彭德怀的个人是因为他忠城则高度拥护,有意见则骂娘的性格,但对于很了解彭德怀的毛泽东来说,这个还不足以让彭德怀彻底被打倒。但彭德怀的这个性格和他在庐山会议的牢骚在后来成了嫉妒痛恨他的党内其他将帅和政治委员(如刘少奇等)的把柄,并在庐山成功的利用毛泽东的对彭德怀的反感而打倒。但是毛泽东对其依然是批评,教育,闲置的方式,而不是彻底打倒,但是在1966年后,毛泽东对彭德怀的态度似乎有大的改变,这到底是什么造成的,还不十分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毛泽东是把局势估计的严重了,而把彭德怀算作了可能会搞资产阶级复辟和特权集团的人物中。

第二个人物是刘少奇,我觉得不论后人如何评说毛泽东对刘少奇的关心和教育,我读历史资料,始终认为毛泽东最后是要彻底想要将刘少奇置于死地的。后人搬出宪法和感情因素来陈述刘少奇作为国家主席,是如何没有被人道对待,这也成了毛泽东文革最大的罪状。实际上,在中国的政治环境,和西方法律框架内是不同的,毛泽东和刘少奇的斗争,实际上当时是生死之战,如果刘少奇真的上来,毛泽东也未必不会死的凄凉,只是历史没有假设而已。毛泽东对刘少奇的意见和愤怒,绝对不是历史上的问题,那些都是借口而已,实际存在两个原因,第一是刘少奇确实在50年代末到1966年前对毛泽东采取了反对的态度,这绝对不是后人说的刘少奇要为了全国人民搞经济建设那么简单,实际上,刘少奇是想通过一些意见扩大化,进入一把手的位置。第二个原因是刘少奇被毛泽东看成了既有理论,又有权力的试图走资本主义道路,搞特权和私有化利益集团路线的最高统帅,这样一来,毛泽东一定会用尽全部的力量将其打倒,并不会给他卷土重来的机会。

毛泽东和刘少奇从分歧到争执,从争执到直接的白热化斗争,到最后刘少奇失利,对毛泽东说自己要回湖南老家种地,这对毛泽东是不能给他的选择,那就意味着放虎归山,毛泽东是不会答应的。从这点看,刘少奇该是毛泽东一定要打倒并彻底打倒的人。而对其他人,如邓小平,毛泽东是绝对没有想彻底打倒,觉得依然可以通过教育,团结,回归到自己的路线上来。

第三个人物是贺龙。贺龙的被打倒,资料记录很少,说他有机会夺权,我觉得很不可能。因为贺龙虽然是元帅,建国后却只是管理体育等事务,他没有太多的政治谋略,不是一个政治人物,毛泽东在军队对老干部和将帅很少冲击,唯独对”二方面军的旗帜“贺龙反而很极端,确实是很让人费解的。而一起领导过南昌起义的周恩来试图保护这位就军阀出身的红军高级将领,没有保护住,也说明毛泽东对贺龙的打倒的决定和态度。那么是什么原因呢?从一个对话可以看出一点端倪就是在贺龙冤死后,周恩来和毛泽东的对话,周恩来提出贺龙不会反对党,毛泽东说,’但是他(贺龙)经常带着一把小手枪”。 毛泽东是不是把经常喜欢玩弄手枪的贺龙看作是隐藏在身边的定时炸弹和不安全因素,是不是毛泽东把他想成,在关键时刻就如忽然拔出抢对准自己(如苏联对准朱可夫元帅要求下台一样的赫鲁晓夫安排的苏维埃委员那样)?

实际上,毛泽东的文革,对大部分将帅,如刘伯承元帅,粟裕元帅,罗瑞卿大将,甚至后来的将军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等,政治委员,如邓小平,政治人物如陈伯达等,都没有采取打倒,而是批评教育暂停工作的方式,甚至很少开除党籍。从这点看,毛泽东的文革并不是如后人评价斯大林肃反一样的政治运动。但是这场运动波及民间,就造成了巨大的祸患,而冲击寺庙,批斗和尚,逼死教师,这些应该都是文革执行中的变形,而非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初衷。

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悲剧在于,他领导了一个被人推波助澜,而自己根本不了解太多下面情况的运动,他能估计出中国“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但是他没有预料到中国各级官吏执行他的政策依然可以形成”八仙过海的神通“,在一个口号,千奇百怪的解释中,中国陷入了空前的混乱。这也是毛泽东晚年最大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