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毛泽东(七)

晚年毛泽东(七)

付明泉
2010年8月22日

1966年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开始,全国各界忽然感觉冒出了很多思想和说法,这些思想说法的源头出现在什么时候呢?而这些思想到底是何时开始出现的呢?我们今天已经无法知道毛泽东这些的思想都产生于何时。毛泽东早年的很多思想,集中在军事,党的建设,共产党的政策上。而在没有正式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中,涵盖了毛泽东的建国后,也包括了他晚年的很多重要的对于知识分子,资产阶级等态度和思想,而其中有一篇重要的讲话,即毛泽东在1957年3月12日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表达了毛泽东很多对知识分子,对自由言论,对官僚特权阶层,对资产阶级的态度。

在这个讲话中,毛泽东讲了6个主要问题,中国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问题,知识分子的基本情况分析,知识分子的改造问题(注意,这个问题在反右和文化革命中被扩大和重点提及),知识分子和群众结合问题,党内整风问题(这个问题在文革中也被重点实施和扩大),片面化问题,发表言论界限问题,思想问题。其中很多方面涉及文化界和知识界,也涉及思想领域,这也可以看做是40年代毛泽东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后对知识界和思想界的第二个重要讲话。

这篇讲话,虽然其中所谓的知识分子的无产阶级改造是站在一个所谓“马克思主义”的特定角度说的,很多不同观点的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这篇讲话并非如后期文革时的那么偏激和极端,其中很多讲话还是反映了那时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央领导层对社会极力的客观分析。 而文革是他关于知识分子,党内整风等两个问题则推向了极端和完全的偏离了这个轨道,中国讲究度的问题。

 在这个讲话中,毛泽东说:“ 在我国,巩固社会主义制度的斗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斗争,还要经过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但是,我们大家都应该看到,这个社会主义的新制度是一定会巩固起来的。我们一定会建设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和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国家”。 可见其当时中共领导层要建立现代工业农业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决心,也看出其巩固中国当时的新制度–社会主义制度的决心,这些中央领导人当时确定,中国这样的制度,是可以改变中国千年来的王朝兴衰的周期律的。但是对于什么是现代文化的社会主义,甚至什么是社会主义,依然还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

而毛泽东关于第二点的知识分子改造,他则认为“中国大约五百万左右的知识分子中,绝大多数人都是爱国的,爱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愿意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的国家服务。有少数知识分子对于社会主义制度是不那么欢迎、不那么高兴的。他们对社会主义还有怀疑,但是在帝国主义面前,他们还是爱国的。对于我们的国家抱着敌对情绪的知识分子,是极少数。这种人不喜欢我们这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他们留恋旧社会。一遇机会,他们就会兴风作浪,想要推翻共产党,恢复旧中国。这是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条路线、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路线中间,顽固地要走后一条路线的人。这后一条路线,在实际上是不能实现的,所以他们实际上是准备投降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人。这种人在政治界、工商界、文化教育界、科学技术界、宗教界里都有,这是一些极端反动的人。这种人在五百万左右的人数中间,大约只占百分之一、二、三。绝大部分的知识分子,占五百万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在各种不同的程度上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的。在这些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的人的中间,有许多人对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如何工作,许多新问题如何了解,如何对待,如何答复,还不大清楚。”。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毛泽东对中国知识分子的分类和阶级划分,但是其中的很多数字确实充满了个人主观主义和武断的成分。比如百分之一的知识分子是极端反动的,我相信这是没有经过广泛的普查和调查的。而这样一个定义,是很容易犯对知识分子批判的扩大化错误的。这个是不容回避的。

 
而对知识分子改造问题,更是后来一个争论很大的问题,因为多种媒体的监督,多种意见的表达,本来就是社会进步的基本体现。肯尼迪说,媒体代表着第四种国家权力。 而伏尔泰则说: 我不承认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 但是毛泽东也承认知识分子的宝贵,他说“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文化不发达的国家。五百万左右的知识分子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来说,是太少了。没有知识分子,我们的工作就不能做好,所以我们要好好地团结他们。 ” 毛泽东认为知识分子的毛病是: “一些人很骄傲,读了几句书,自以为了不起,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可是一遇风浪,他们的立场,比起工人和大多数农民来,就显得大不相同。前者动摇,后者坚定,前者暧昧,后者明朗。” 。 基于这样一个判断,毛泽东认为: “如果认为教人者不需要再受教育了,不需要再学习了,如果认为社会主义改造只是要改造别人,改造地主、资本家,改造个体生产者,不要改造知识分子,那就错误了。知识分子也要改造,不仅那些基本立场还没有转过来的人要改造,而且所有的人都应该学习,都应该改造。我说所有的人,我们这些人也在内。情况是在不断地变化,要使自己的思想适应新的情况,就得学习。即使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已经了解得比较多的人,无产阶级立场比较坚定的人,也还是要再学习,要接受新事物,要研究新问题。知识分子如果不把头脑里的不恰当的东西去掉,就不能担负起教育别人的任务。我们当然只能是一面教,一面学,一面当先生,一面当学生。要做好先生,首先要做好学生。许多东西单从书本上学是不成的,要向生产者学习,向工人学习,向贫农下中农学习,在学校则要向学生学习,向自己教育的对象学习。据我看,在我们的知识分子中间,多数人是愿意学习的。我们的任务是,在他们自愿学习的基础上,好心地帮助他们学习,通过适当的方式来帮助他们学习,而不要用强制的方法勉强他们学习。”

而这一点论述,可能也是后来引发毛泽东在文化思想领域发动革命并扩大化,使得最终全国知识界受到全面冲击的根源思想起源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