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毛泽东(四)

晚年毛泽东(四)

付明泉

毛泽东早年的思想,即1949年前的思想,被总结成毛泽东选集4卷和毛泽东思想,其中包括人们所熟知的“为人民服务”,“统一战线”,“枪杆子里出政权”,“群众路线”“人民战争”等重要思想。那么从1949年,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到毛泽东去世前,毛泽东到底有没有形成新的思想和理论,他这段思想真的都是如后来所说,都是脱离实际完全不招边际的内斗和权力斗争思想么?

在外交上,毛泽东在1949年开始,一直试图和西方建立外交关系,他曾在七届二中全会上阐述了中国要和西方国家建立平等外交关系的主张。然而,经历过二战,不论是杜鲁门还是艾森豪威尔,他们的思想意识和冷战思维是不可能和红色的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而到肯尼迪总统时期,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更多的精力集中国力更加强大的苏维埃而不是红色中国。他们能感觉苏联更多的直接的竞争和威胁。然而随着赫鲁晓夫的执政,随着赫鲁晓夫要在中国建立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被毛泽东认为是要搞新殖民主义拒绝后,中苏开始产生裂痕并在谁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上开始了论战。在面对两个超级大国,中国的国际形势十分险恶,苏联一夜之间撤走了所有的专家和援助,而开始了催债,美国对中国依然是绝对的对手和敌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按后来的精英说的开放是不可能,但是毛泽东更深刻的认识到当时的苏联是中国更大的对手,因为中国的一切工业援助来源于苏联,苏联红军曾经进入过中国东北扫荡日本关东军,经过多年的友好,苏联对中国的北方和全国国民影响也很大,而在陆地边界线上,漫长的北方边界,可以让苏联陆军在空中支持下很容易的进入中国。在那时开始,毛泽东更强烈的希望打开和西方交往的大门,但当时的中国,还不具备这样的客观环境。在这样的情况下,毛泽东还是坚持了战略防备,即防止苏联和美国达成一致的牺牲中国,在今天公布的核武器防御工事上看,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层是预备一场大战和核战争的。而1969年,在国庆前,在和苏联最紧张的时期,毛泽东力排众议,依然决定在国庆登上城楼庆祝,并在国庆前没有宣布的核武器的实验。在毛泽东的有勇有谋的周旋中,美苏一直未能对中国进行任何形式的武力侵犯。毛泽东在这个时候进一步发展了他的“独立自强,战略平衡”的统一战线的外交战略。

在国防建设上,毛泽东很早提出要搞两弹一星,这个是遭到刘少奇邓小平等的反对的,而这个决定,历史已经证明,对中国后来的和平发展的环境是多么重要。毛泽东和林彪提出的“优先发展海军和空军,发展特种兵”的战略也是超前的,文革十年,中国在戈壁滩上依然成功爆炸了氢弹,保证了中国卫星的上天,这是中国人民很伟大的成就。

对于教育,毛泽东很早发现了教育冗长,效率不高,学习和实践脱节的问题,他曾说,教育的时间太长,作业量太重,而所学的东西又不能很好的应用,他提出的学以致用的思想,儿童课业要精简的思想,证实是正确的,有远见的。而毛泽东后来所说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很直接的容易被儿童理解的鼓励了几代人的学习进取的热情的。毛泽东发动的上山下乡,和工农学习的运动,后来被批判的一文不值,其实,这次运动,虽然不是那么成功,并在执行中走样,但是确实锻炼了一大批高中毕业生和学生,而那批人中也涌现出了很多了解工农生活的作家,科研工作者,实际上,这批人的吃苦精神也是很强的,他们成了改革后科研领域和全国知识界的主力军,这不能不和毛泽东的学以致用,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思想和锻炼活动有关。

实际上,从1966年到1976年,毛泽东提出并试图在全国进行很多次小型教育运动,涵盖了教育,经济,体质,为人民服务(如赤脚医生,消灭传染病对中国农村的医疗推进尝试),统一战线,军民共建,反对官僚和新特权阶层,反对历史老资格主义和经验主义,反对教条主义,消灭剥削阶级和试图让工人阶级真正成为领导阶层的运动。毛泽东反对计划生育,他始终相信,人多是大好事,人多力量大,是中国成为大国的基础力量。

当然,毛泽东的思想是有局限的,他没有也无力去消除当时的城乡差别,也没有能从环境保护的角度对新工业有充分的认识。但是毛泽东对殖民主义深恶痛绝,他深刻的了解保护中国的古老地下资源有多么重要,他提出,水利是农业的第一命脉的论断,并在全国各级领导号召组织兴修水利,在他的晚年,对全国的领导中,他深刻看到无政府主义,热带雨林的弱肉强食,新官僚主义和私有化会给中国造成的巨大祸患,他用为人民服务思想来作为共产党人全国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就是因为他知道,离开这一点,中国将问题频出,而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和私有经济则足以毁掉全部的工程,全部的安全,和造成全国的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