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毛泽东(三)

晚年毛泽东(三)

付明泉

中国官方论述文革有10年之久,实际上,真正猛烈的文革是随着1966年到1969年九大,这段时间,刘少奇被打倒,很多元老被以战争动员的名义下放到各个城市(如王稼祥等)。而全国文化界,科学界,宗教界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对于文革要搞多久,毛泽东是没有一个明确说法的,他到底有没有计划,从今天公布的资料是不清楚的。但是有一点的是,毛泽东是希望这次运动和每次整风运动一样,采用短平快的方式达到他的目的。

那么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在打倒刘少奇前,目标是似乎是明确的,就是“擒贼先擒王”的打倒混入党内的资本主义当权派。但是在刘少奇被打倒之后,就陷入了空前的混乱之中,谁是革命派,谁是革新派,谁是保守派,似乎都不重要了,而保卫毛主席,忠于毛主席在林彪的鼓动下,对毛泽东的崇拜,在元老的矛盾中,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升级。

被崇拜者未必不孤独,人的孤独与否和他的才华和能力的大小,他的权力的高低,他的金钱的拥有都没有正比关系。而高处不胜寒反而是很多位高权重的普遍现象。毛泽东的晚年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北京,他的“中南海”的宫殿中,他的视野开始极大的受到限制了,很多客观情况他不能完全掌握了,而在革命时代,杨开慧的牺牲,毛泽东长子毛岸英牺牲在朝鲜战场,次子毛岸青则精神有问题,三次在革命年代丢失了。毛泽东的亲人很少,后来任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的毛泽东的夫人江青狂热的迷恋权力,在开始阶段直到文革中依然能为毛泽东做一些“革命”的事情,但是显然,在延安时期跟随毛泽东的江青是很难理解多年革命和政治斗争中获得权力的毛泽东的心里的,他不具备毛泽东的战略思维,也不了解错综复杂的党内山头的复杂关系,更不熟读和掌握中国的古代史,近代史,革命史的真实状态,必然出现了经常不能理解毛泽东的心里而发动错误政治批斗。

从这个意义上说,毛泽东晚年是孤独的,他不像后来的邓小平(被人评价为重亲情,轻友情)有子女孙辈陪伴,也没有周恩来有邓颖超一样的忠诚的革命年代的心有灵犀的伴侣。林彪的叛逃,对毛泽东是巨大的打击,也让所有在革命运动开始时候就历次跟随他的老帅和将军心存疑虑,这样一个毛泽东亲密的战友和接班人为何会突如其来的背叛他,而林彪死后的中央文革小组领导的文革,再也不能掀动起更大的波涛。

毛泽东对他领导的这次1966年开始的革命,开始是信心满满的,他甚至也鼓励了冲击了几乎一切领域和部门,包括外交部甚至他的支持的军方,但是在武汉军方扣留了他曾支持的得力干将造反派后,毛泽东已经感觉到了军方对他政策的不满,而错误的情报让他以为军方会发生兵变,周恩来也紧急安排毛泽东到上海,并亲自到武汉处理此次事件。也是从这时开始,作为一个转折,毛泽东发现了他坚信不移的军方将领如果被批斗和施压,并不是能如他想的那样坚定的支持他的。

实际上,晚年毛泽东试图改造的是人的灵魂,他总是试图扭转人们存在的思想,他的习惯用语是:“做了检讨没有啊,深刻不深刻啊”,而改造和扭转人的思想,本质也是最困难也是最强权的事。就如毛泽东警卫局长汪东兴曾在文革时期批判谭震林要好好重新做人,而文革结束后,谭震林说,汪东兴让我重新做人,我都活了70多岁,怎么重新做人?由此可见冰山一角,毛泽东晚年,更多的人对他是敷衍,而不是真心,人们更多是唯唯诺诺而各有心事,这样的状态,也使得具有威权的被树立成神的毛泽东实际上愈发孤独。